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綁定系統後,直接獎勵一個億小說 第8章_一盾小說
◈ 第7章

第8章

林南的手機後台也被信息擠爆了。

猩紅色的99+,粉絲數直接從二十來個蹦到了十多萬,而且還在一直上漲。

應該是四個直播間的人都有關注的。

畢竟一口氣消費兩百來萬華夏幣屬實是大手筆。

你根本想像不到普通人對土豪的喜愛程度。

直播間陳責對耀陽做了個懲罰。

讓他表演了一個托馬斯全旋砸鍵盤。

而艾漫這小東西就不一樣了,陳責都沒想到他提出來的懲罰是讓西瓜姐姐給自己跳個舞。

此言一出,四個直播間的粉絲都懵了。

西瓜姐姐也不怯場,畢竟她擁有身高和體重等比的好身材。

再加上其魅魔般的臉蛋,誰看了不迷糊。

陳責也是火速留下一句,「不喜歡看女的跳舞」。

然後斷開連接。

惹的直播間都在說他虛偽,畢竟沒少連麥女主播,贏了pk讓人跳舞。

這個時候都已經凌晨兩點多了,陳責在直播間說了幾句就下播了。

雖然離兩點半還有十幾分鐘,但也無傷大雅。

結束直播後,陳責也是第一時間聯繫了林南,看看自己能幫上什麼忙。

「我做了個小程序遊戲,想讓你宣傳宣傳。」

聞言陳責不解,「這事不應該是宣傳部門該乾的嗎?」

林南苦笑,把自己被辭退然後洪姍跟自己分手的事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遊戲屬於自己一個人。

對於自己好兄弟的遭遇陳責深表同情。

不過現在也算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不但有錢了,還能自己做遊戲掙,將來洪姍和林南公司肯定後悔死了。

「林南你放心,別的不說,就算你做的是一坨狗屎,我和我的粉絲也一定是你遊戲中的一員,你把遊戲發給我吧!」

「狗屎不至於,遊戲名字叫《羊了個羊》,遊戲我已經上傳了,在微信和抖音上都能搜的到,你可以先試一試。」

掛了電話。

陳責點開了《羊了個羊》。

他本來就是靠直播遊戲出身,玩這樣的小程序遊戲自然是手到擒來。

聽到挑釁的音樂,陳責立馬點擊開始遊戲。

第一關,陳責只花費了五秒時間就全部消除完了。

這個時候的陳責覺得這個遊戲不應該是林南的水平。

不過十分鐘過後,陳責看了好幾個視頻 ,然後果斷的退出了遊戲。

這一會兒他就明白了這個遊戲是很好的圈錢遊戲。

只要玩家一個個的看視頻,林南那邊就會有源源不斷的收益。

雖然一個三十秒的視頻收益可能就幾分,但是幾十萬上百萬人每人看幾個視頻的話,那麼收益就會非常可觀。

陳責一個做過遊戲又直播遊戲的人都不能說壓制自己的好勝心,更別說普通人了,他們將會是最好的圈錢工具人。

睡之前陳責還給林南發了個消息。

「你的遊戲一定會火,等我把你的遊戲宣傳出去,下回直播打pk你可得嘉年華支援。」

林南也還沒睡。

「你放心,少不了你小子,嘉年華不夠了儘管要,我管夠。」

夜深人靜。

一處高檔小區裏面,女人坐在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大腿上展示着自己。

高跟鞋黑**配合職業裝,金框眼鏡好不撩人。

「周總,你說我真的適合直播這碗飯嗎?」

洪姍手指從男人胸膛一路上滑,然後輕輕的挽住男人的脖子。

整個身體也直接坐到了男人懷裡,身體都擠壓變形了。

男人對自己挑選的衣服和女人飽滿的身材非常滿意,開始回應。

「你放心,只要你給我伺候好了,我一定把你捧紅,到時候加上你的身材優勢,一天掙個幾萬塊還不是手到擒來。」

然後就上了,為了自己優渥的生活,洪姍也沒有反抗。

其實很早之前洪姍就干過主播了,畢竟他每次刷抖音都能看到比自己身材差的女孩扭扭腰,直播間禮物框框刷,所以很難不心動。

可惜的是整活不夠徹底,也沒錢投入買流量,自然而然沒人看她。

她很疑惑,不過疑惑總會有解開的時候。

例如這位傳媒公司的老闆,聯繫方式是昨天買車的車模小姐姐給她的。

那人說洪姍很有優勢,正好他老闆的公司需要人,推薦她去試試。

洪姍聯繫了一天,這才拿下這位老闆。

大床上,大戰結束。

男人意猶未盡,但是想到白天自己和洪姍都還有事,也就結束了。

要是直播的時候洪姍扭不動,可就白瞎了他的投資。

而洪姍這邊眼神雖然有些空洞,但是一想到自己再也不用為錢而發愁就釋懷了。

早上七點十分,盧苗苗準時醒來。

伸手揉了揉眼睛,打開手機,映入眼帘的是林南的回復,這讓她早上的心情很好。

本來想聯繫一下的,不過看到林南發信息的時間,盧苗苗就知道人還沒醒。

收拾了一下,吃個飯,今天有她的一節早八。

去辦公室拿東西的時候,盧苗苗給一個辦公室裏面另外一個女輔導員白麗琴打了個招呼。

兩人是這個辦公室僅有的異性,所以很熟悉。

只不過白麗琴已經三十二了,平時生活上很少有交集。

「苗苗今天什麼事這麼高興。」

「有嗎?」

盧苗苗很意外。

白麗琴也是直腸子,「都寫臉上了,不會是談戀愛了吧!」

「才沒有,我還有課,不跟你說了。」

看着盧苗苗離開,白麗琴變了臉色,憎惡道:「不知道裝什麼清純,還說自己最近沒有談戀愛的想法,拒絕跟我小叔子相親,我看就是想釣有錢人,拜金女。」

盧苗苗絲毫不知道辦公室里白麗琴的另外一副嘴臉。

畢竟才當輔導員,辦公室裏面的勾心鬥角還不太清楚。

盧苗苗剛走上講台,下面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

有人起鬨,「老師上回問你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

因為剛軍訓完不久,又放了個十一長假,這也是她第二次上課,所以學生都很關注這個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漂亮老師。

不過盧苗苗的研究生導師教過他,上課不能給學生好臉色,不然他們會上綱上線。

一念至此,盧苗苗立馬嚴肅道:「現在上課了,別問這些題外話,我上節課布置的編程題都寫了吧!」

「啊!」

哀嚎聲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