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救命:我的艦娘好像有點不太對第1章 你好~小寵物在線免費閱讀

救命:我的艦娘好像有點不太對第2章 卧底?墨逸:我卧這?零:卧這有用?在線免費閱讀

「嗯哼?小靈,」

在台碩大屏幕面前忙碌着的白髮幼女,瞥了一眼有些猥瑣的飄進房間,準備去往另一個房間的幽藍色水母。

小小的彎月眉,不自覺皺了起來,停下手頭忙碌的事。

好似長時間未曾開口,又好似網絡延緩般,頗為卡頓的道:「你是不是又把海里的東西帶回來了?」

空靈的聲音在空闊的房間當中顯得格外清晰,讓小靈已經摸到門的觸手嚇了一個激靈。

頭也沒回的解釋道:

「嗚~嗚嗚~嗚~(我..我沒有啊,我只是找到一個小寵物。)」

「小寵物?」

幼女聞言,幽藍色的眼眸中閃過一抹詫異。

瞥了一眼那被水母七個觸手全然包裹着,類似於人形的物件。

「….指的就是這嘛?」

對於水母那掩人耳目的觸手,幼女彷彿置若無物,目光直接投到了那被包裹之人的身上。

嗯~怎麼說呢…..

很正常的水平,都是一個腦袋,兩個胳膊,三條…嗯?(呸!長這麼長幹嘛?誤導人嘛!)兩條腿!!

不過要說具體一點的話,那還真是和以前她見識過的人有一點不同。

面容清秀,輪廓柔和,嗯~光從面相來看…是一個當寵物的好材料。

帶有些許肌肉感的身材,以及高挑的身體。

而除了這些細小的不同外,另一種最重要的不同就是:

這個傢伙,他好似自帶着魔法攻擊。

整個彷彿是被腌制入味的人,不停向外逸散着一股令人心曠神怡的氣息。

而且越靠近他本人,那股氣息就變得越發不純潔。

如同埋在在糖果中的毒藥,初嘗時欣喜,但是在不知不覺之間,便已然身中♥毒。

已然不是單純的欣賞這好似寵物的人,而是性福的,讓他徹底變成獨屬於自己的寵物。

不過好在幼女也是風浪裏面賣魚的大老闆,這點小毒,只是微微在其中纏綿了三秒。

對其表示相應尊敬後,消散的理智便重新佔領了高地。

拍了拍身前大了自己足足三倍的水母,伸手指了一個房間,便徑直走向了原先操作的屏幕。

至於水母小靈,則是看着幼女指着的房間,一時之間有些獃滯。

「嗚~嗚嗚~(這…這不是我先發現的嘛!!!)

嗚嗚聲剛落地,走到屏幕前的幼女瞬間轉過了腦袋。

「嗯?( ﹁ ﹁ ) ~→」

「嗚~(ಥ _ ಥ)」

最終的最終,小靈還是屈服在了幼女的**下。

將自己在海面上撿到的香香寵物,送到了自家老大的房間當中。

沒辦法啊!要是它不這麼做,那…..自家老大絕對會讓它有一個完美的人生體驗的啊!!!

別看現在人家說話有些結巴,但是….人家的真實身份可是海上兩大黑惡勢力之一的話事人啊!
。。。。。(這是一條完美的句號分割線§(* ̄▽ ̄*)§)

隔天,當昏迷的墨逸從柔軟的大床上睜開迷茫的眼眸時。

入眼那一片片純白,以及腰間傳來的綿軟舒適感,直接驚呆了他的cpu,「這?!我不是應該已經下地獄了嘛?」

畢竟在最後,可是他自己啟動的爆炸裝置。

看着那數十公斤的c4,交織着不同大小的煙花,在自己周圍翻湧來的。

(這個龍蝦是龍蝦亂編的,各位大大可不要當真哦~)

按道理來說,自己應該連個毛都不會留下。

為什麼,自己又會再度醒來呢?

還是….在這麼一個…帶着淡淡香氣的房間!

就在墨逸還在對自己未被爆破而感到疑惑時,腦袋卻不自覺偏向了床的一邊。

多年經驗積累出的第六感告訴他,這床旁邊空大的位置上,有什麼可以直接要了他命的東西。

隨着目光逐漸專註….

墨逸的眼睛中,突然出現了一位體型相當相當於三頭成年灰熊體格相加的水母。

雖然它沒有眼睛,但是墨逸總感覺它正虎視眈眈的看着自己。

僅僅只是一打眼瞬間。

墨逸那被訓練了十幾年的求生本能,便已然做出了舉動。

身體向前翻滾的同時,蓋在身上的被子便已然被他丟向了那隻水母。

而後下意識的向著,距離床大約十幾米的大門撞去,意圖逃離這個巨獸。

雖然不知道自己為毛會再度活過來。

但是人類心底對巨物的恐懼,這一刻無疑是佔據了高峰。

所以他用着生平所學,着急忙謊的沖向了大門。

隨着「咔嚓~」聲的響起,一道光從門口照射了進來。

就在墨逸以為即將可以逃脫的時候,一道巨力突然從他的腰腹之間傳來。

「這…什麼時候?」

低頭看着早已纏繞住自己腹部的黑色觸手,墨逸心頭一驚。

還沒等他有反應,整個身體便如同撞擊進了一枚巨大果凍,軟軟彈彈的觸感一下子鑽滿了墨逸的大腦。

接踵而至的便是那如同海浪般,令人窒息的觸手熱浪。

就在墨逸以為,自己會被這個水母分解的時候。

一道宛若天籟的救世之音突然響了起來:「好了,小靈;把他放下來。」

「嗚~(不要~)」

「嗯?!( ﹁ ﹁ ) ~→」

「嗚~」

最終,小靈還是頂不住考驗的將手裡喜愛的寵物放了下來。

隨着身體與地面的再度接觸,捂着喉嚨,乾咳着的墨逸,神智才勉強恢復了一些。

抬頭向著剛才出聲的位置看去:

小小的、好似一個半等身抱枕一樣,穿着一襲純白色的連衣裙的小傢伙正站在他面前。

精緻如瓷娃娃的面容,搭配着幽藍色泛光的眼眸,讓她整個人顯得無比清冷。

如同從雪山中,誕生出來的精靈,純潔而又不食人間煙火。

不過,當墨逸被眼淚呼着的雙眼,看清這位精靈的面容時。

原本正在被治癒的心靈,一下子被打落,摔在地上,碎成了八瓣。

因為這位精靈的面容他太熟悉了!

而且還是,朝朝暮暮,心求身祈的那種熟悉。

對於墨逸眼中毫不掩飾的驚異,幼女只是歪了歪腦袋。

隨後便言簡意賅地介紹了起來:「你好,我是零,你的主人。」

「???ˋ( ° ▽、° ) 」

「什….什麼玩意?我沒聽錯吧?!」

正當墨逸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一道清脆的咔嚓聲響起,徹底斷絕了他的念頭。

望着脖間突然被帶上的項圈,墨逸整個人都亞麻呆在了原地。

「不會吧,老大,你玩真的?」

瞥了眼撕扯項圈的墨逸,騎在小靈一根觸手上,被托起與他平齊的零,伸手拍了拍他的腦袋 ,「當然,小寵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