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救命:我的艦娘好像有點不太對第3章 墨逸:為什麼是我,零:你適合啊~在線免費閱讀

救命:我的艦娘好像有點不太對第4章 墨逸:我要乾飯,零:嗯~確實是時間投餵了在線免費閱讀

「棲….棲姬?」

感知着自己臉龐上,如三月春風撫細柳,輕柔撫摸的柔潤觸感。

以及從白巧克力般小手中傳出的,淡淡香氣。

一時之間,縱使是自小便接受訓練的墨逸,此時說話都有些磕巴。

這倒不能怪墨逸頂不住誘惑。

主要是,零那不講武德的腳丫,正好因為她的身材問題,自然垂落在墨逸兄弟身上。

而且,也不知道是她感知不到腳底的動靜。

還是故意為之,那小巧的腳丫,依舊調皮的前後晃動着。

以墨逸兄弟為舞台,自然的跳起了獨屬於她們的舞蹈。

而且,最為主要的便是,零還把手中的鏈鎖,拉的賊緊。

導致墨逸根本無法後退一步。

哪怕他儘力向後傾斜,但是迫於兄弟的體型,還是依舊被繼續當作小舞台,被盡情戲弄着。

在這種不可抗拒的外部環境影響下,為了維護自己的正人君子形象。

壓制着兄弟崛起的墨逸表示,他也很難辦啊!

僅僅只是語言上有些磕巴,已然是他的巔峰操作了~

「對的,」眼眸中幽藍色光芒逐漸旺盛的零,撫摸着他的手頓了一下。

睨了一眼身下,體態頗為尷尬的墨逸,微微鬆了一下手中的鏈鎖,讓已經快壓制不住的某人快速後退了一步。

不過卻已然將腳丫懸於離那微微湧起的小山丘前,手上撫摸的動作也沒有絲毫的停止。

甚至越演越烈的,將白凈小手向著他的下顎放去。

彷彿沒有看見某人逐漸泛起微紅的臉頰,以及被某人握住的小手。

神色依舊平淡:「我要你去跟她們每個人都簽訂契約!」

相比於不管怎樣,都平淡的零。

自稱是正人君子的墨某人,腦袋旁邊卻迸發出了兩個與他相似的小人。

一個腦袋上頂圈圈的,拉着他的耳廓,趴在上面,苦口婆心的郭郭勸解:

「你怎麼能這樣呢?她可是零啊!你么能有這麼一個邪惡的念頭呢?」

而另一個握着三角糞叉子的則是,站在另一邊,向頂圈圈的那位丟了一個叉子後,低語:

「為什麼不行呢?她可是零啊~你最想要的~難道你忘了當時你的夙願了?

還是說,你不喜歡人家那吊打你所見女性的顏值嘛?

眼見兩個小人爭論不休,都已經爬到他腦袋頂,互相動手打起來的時候。

又有一道聲音,帶着蠱惑人心的誘惑,從不知道何處傳了出來:「但是,那可是她先動的手哦~」

這句話的出現,讓原本還在互撕的兩個小人,一下子頓在了原地。

嘴裏低聲喃喃了一句後,默契點頭,同時出聲:「對啊!是她先動的手!!」

隨後,便一起撞進了墨逸腦袋中。

「額~」

見兩人都消失,墨逸有些疑惑的念叨着:「所以….現在我應該抬頭?」

心裏念叨了一句的墨逸,逐漸抬起了低下的腦殼。

但,當他與零那純凈的好似,可以倒映出一切污穢的湛藍色眼眸對視時。

自身剛才出現的一系列反應,一下子就讓他陷入了羞愧當中。

眼神亂飄着,錯開了與她交匯。

向上看着她腦袋,白雪染色般的純白秀髮,在不知從哪來的微風中,紛紛洋洋的飄散。

如散落的雪,繞的墨逸有些痴。

順着之前斷裂的思緒,下意識輕吟:「我該怎麼和棲姬們簽訂…..嗯?等等,棲姬?」

在念叨到棲姬時,墨逸原本消散在美人畫卷當中的意識瞬間清晰。

眨巴着眼睛,握住零的小手都忘記了用力,極為震驚的望着零。

再度質疑道:「真的是棲姬?」

「當然~」

在得到零的肯定答覆後,墨逸的心情再度澎拜了起來。

要知道,棲姬,那說的可是深海她們啊!

而她們和零以及她領導的塞壬,可不是一個遊戲當中的人啊!

雖然同屬於艦娘類遊戲,但是,卻隔着十萬八千里嘞!

而且,最為重要的就是,棲姬,是某種被深海氣息污染的產物。

她們大多數,僅僅只保留着,最原始的殺戮意志。

跟她們打交道,簡直就是背着十萬噸石油見鷹醬,找死啊!!!

再說了,碧藍裏面,什麼時候又和深海染上關係了?

他不會是穿了一個假越吧?

瞥了一眼墨逸臉上震驚的表情,零大概也知道了他的所想。

開口為他普及起了這個世界的知識:

「棲姬她們和我一樣,也是同屬於….嗯~你們人類口中的反派。

但是,因為種種原因,她們只願意佔守着大海深處,與世長隔。

而且,只有低級的深海才只知道殺戮,棲姬她們與人無異。」

見零解釋的認真,墨逸暗嘆了一句網絡信息不靠譜的同時。

便主動擔當起了捧哏:「哦~原來是這樣啊!」

同時問出了自己心頭的疑惑:「那大陸上呢?那裏面的制度是什麼樣的呢?」

看着對陸地保持高度好奇的墨逸,零停了下來,拍了拍他的肩膀:「下一次再告訴你。」

而被拍的墨逸,此刻卻覺得無比彆扭。

就好似你和女友都已經去酒店了,但是她卻因為無t,拍着你兄弟說:「崽~咱們下次再見。」

這感覺,也是有夠酸爽的。

不過迫於已經纏繞在自己身上觸手的威脅,墨逸還是按住了想要吐槽出去的話。

一副你不說,我就不多做追問的寶寶模樣,乖巧的詢問道:「那..我能不能知道,為什麼要我去她們哪裡卧底啊?」

「嗯~」望着眨着眼睛,如好奇寶寶的墨逸,零在他古怪的眼神中。

輕撫着他的臉頰,眼神中多了一些他看不懂的東西。

有些神秘莫測的輕聲喃喃:「因為..你很適合她們啊~」

「適合?」

「對,」零從觸手上跳了下來,拽拉着鏈鎖,向著城堡中的第二層樓梯走去。

邊走邊說:「就是適合呢,手中滿是罪惡,心裏卻向光明…你們…是同類人。」

嗯~被水母再度纏繞起來,捲縮在空中,像個移動氣球一般被零牽在手中的墨逸聽着零的話語,小心臟又跳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