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救命:我的艦娘好像有點不太對第4章 墨逸:我要乾飯,零:嗯~確實是時間投餵了在線免費閱讀

救命:我的艦娘好像有點不太對第5章 熱情的零在線免費閱讀

「心向光明啊?」

被懸掛起來的墨逸輕聲念叨了一句,墨色眼眸當中晦暗不明。

身在黑暗,這點他承認,畢竟原本就是被當作武器來培訓的。

手上沾染的罪惡,不知凡幾。

但是心向光明….

他的心,現在依舊嚮往着光明嘛?

如果就最後毀掉那個,收攏孩子,動用藥物,以他們壽命為代價換取他們潛力,讓他們賣命的公司那一步來看。

他的心…也許嚮往着光明。

也許….僅僅只是為了自己的一己私慾罷了。

而在前方走着,順手放着氣球墨的零,回頭望了一眼沉默不語的墨逸。

但是卻沒有說話,僅僅只是看了一眼,便轉了過去。

畢竟…..有的東西….它只是場面話罷了,何必要當真呢?

就像是…她剛才說的話。

墨逸才出現在她面前,不過兩天時間,她也檢索不到關於他的任何信息。

僅僅只是對他的身體各項素質,以及下意識的舉動,判斷出來的他可能是一個被培養出來的武器。

再加上對他昏迷出現在海上,進行小小腦洞,隨口說的一些話罷了。

目的就是為了給他打個雞湯,緩解一下心中對深海的恐懼。

畢竟當時提及的時候,他眼中浮現的恐懼,可不像是作假。

而她之所以敢放心大膽的,讓自己剛收養的小寵物去卧底,真正原因還是:

自家寵物他自身特帶的,讓自己都可以淪陷其中,可以激發青春荷爾蒙的體質。

不然真的就因為她剛才胡扯的性格相似,就讓自己的小寵物去深海那邊卧底?

別逗了,要是棲姬的地盤那麼容易卧的話,那也就簡單了。

但事實卻是:數十個與她們性格相似的人,也不見得可以有一個,能活着見到棲姬的面。

更不用談什麼,在人家身邊安身。

但是自家寵物就不一樣了,再加上自己的助攻。

嘿嘿嘿~這一波飛龍騎臉!!!

幾十階的旋轉樓梯並不算長,沒一會的功夫,零便帶着自己的氣球寵物來到了一扇大門前。

那是一扇被滿滿黑科技填充的大門,嗯~至少在墨逸眼中,它是的。

近乎十二米的黑色主體,細密的幽藍色流光,如同呼吸燈般,一閃一閃的在黑色大門中來迴流竄。

不知名材質的大門身上,也用深紫色鐫刻着一些古怪的,類似於古代鐫刻在青銅器上的,不知代表着什麼的詭異紋路。

彎彎曲曲,僅僅只是看了一眼,墨逸便感到自己眼睛酸澀難耐。

不過好在眼睛酸澀的下一秒,那扇大門便被零給打開。

門後從窗戶中傳入的溫和陽光,倒是緩解不少他眼中酸澀。

最為重要的是,門後世界。

一扇科技感拉滿的大門,身後的世界,卻與它那威嚴的門面大有不同。

原本在看到門的時候,墨逸以為,在這麼一扇大門之後。

怎麼說,也應該是森嚴通道,重重掃描,各種陷阱。

最不濟,也得有與是困住自己的水母一樣的機器守衛。

不過事實卻是,他想的太多了。

如果說大門是威嚴的守衛,那它的背後,便是溫婉的公主。

在金黃色的陽光中,大門後,有的只是鋪滿紅木的地板,以及空大的房間。

等被零牽拉着緩緩飄進後,房間的一切這才全部顯現在墨逸面前。

賽過公主房的碩大空間,高高吊墜起的玲瓏燈塔。

以及一座大約佔地一半的,好似其中養了不少藍色熒光浮游生物,不斷向外冒着瑩藍光的水池。

和一件鋪着藍色毯子,懸掛着白色罩頂。安置在靠近窗戶旁,可以直接看到大海與森林的小床。

以及房間內,唯一一座讓墨逸覺得有些科技含量的,某種酷似98英寸大屏電視機的顯示器和其連接的某種儀器。

幽藍色的水池佔著房間的左壁江山,而顯示器和小窗則是合力統戰了右壁。

顯示器與小床中間雖有一大片剩餘,但是…感知着自己身上的束縛。

墨逸大概也知道了那是給那位剩下的。

就在墨逸猜測這裡是零的房間時,零那獨特的空靈嗓音倒是先響了起來:「你準備好了嗎?」

沒頭沒腦的話,讓墨逸感到疑惑,不過還是耐心的接嘴:

「嗯哼?準備?準備什麼啊?」

早已坐到中間懸浮椅上的零,聞言抬頭望向了墨逸,純凈的面容上看不出任何雜念:「當然是接受一下小調教….育。」

「……」

對於零那睜着眼睛,胡亂編話的事,墨逸沉默了一下。

忍着想要捏捏某人氣球,並且給予些正確指導的想法,點頭:「可以,但是….」

原本都已起身的零,在聽到「但是」後,硬生生停住了邁向前方的腳丫。

脆生生的望着被小靈卷裹着的某人,湛藍色的眼眸如同會說話般。

表達着主人的不滿。

對上這種瞪眼殺,再加上心中不潔。

墨逸戰術性的輕咳了一下,隨後將視線偏向了一旁,低聲說:「能不能先給我提供一點食物,然後在進行教育呢?」

聞言,零微微呆了一下。

倒也是哈,雖然她和小靈一直以來,一個忙於檢索各種數據,而另一個則是放養着在森林裏面,都不怎麼吃飯。

但是眼前這個傢伙,他怎麼說,也算是一個人類。

而且還是已經昏迷一天的人,算算時間,也確實是應該投餵了。

於是便揮了揮手,憑空掏出了一份帶着桌子,與椅子的豐盛大餐。

望着眼前突兀出現,甚至還冒着騰騰熱氣,以及些許沒有散去金光的飯菜。

嗅着從那裏面飄散出來的香氣,被倒掛着,一天未曾進食的墨逸嘴角不爭氣的留下了眼淚。

小靈在此時也沒有再舉着某墨,直接將他放在了餐桌上。

雖然放開了他的手,但是觸手卻依舊沒有收回。

反而以某種大師,捆綁烏龜龜殼的手法,將他纏繞着。

對於這種特殊的服務,墨逸這種大直男直呼接受不了。

因此在墨逸的強烈要求下,直到與小靈簽訂了契約,並且友好交談一番後。

這羞恥的捆綁這才算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