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救命:我的艦娘好像有點不太對第5章 熱情的零在線免費閱讀

救命:我的艦娘好像有點不太對第6章 以獵物狀態出現的零在線免費閱讀

對於墨逸當面與小靈簽訂契約這件事,身為小靈的擁有者。

零隻是靜靜坐在一旁,饒有興趣的望着。

不過如果靠近一點的話,就會發現,她眼神的焦距卻沒有落在自家大水母上。

反而在某個,被捆的極其羞恥的人上。

甚至,有些滿意的微微點着腦袋。

似乎對於自己的大水母被自家寵物拐走,並不在意。

等到墨逸與小靈簽訂完契約,轉過身子。

坐在他對面的零早已收回了目光,握着與她腦袋相等的筷子。

辛苦的夾着桌子上的菜品。

這種萌娃夾飯的景象,一下子讓墨逸的心都化了。

自覺的走到了她旁邊坐定,在零疑惑的眼神中,將她本想要的菜夾了回來。

甚至害怕燙着,還貼心的等了一小會,這才喂向了她。

看着懸浮在自己嘴巴面前的菜品,還沒等墨逸想好該怎麼開口。

筷子上的菜,便已然被一條**的小蛇席捲着,吞入了腹中。

…..

至此後,在小靈的不斷催促下,墨逸同一時間,擔任起了對兩人的投喂。

期間還穿插着些許,對於自己的淺淺投喂。

一桌滿滿當當的食物,在經過了三十分鐘後。

便已然消散殆盡,甚至連一點湯,都沒有剩餘。

結束了向兩隻無底洞投喂的墨逸,看着如灰塵般,轉瞬消散開的桌子。

甩了甩早已酸脹的手臂,捏了一撮飄散的物件。

看着它在手指間緩緩消散,有些好奇的扭頭詢問:「這…是什麼原理?虛空造物?」

對此零隻是面無表情的輕輕點頭,並沒有展現出多大,想要解**望。

眼見無法繼續拖延時間,墨逸只好認命,順着零的意思:「….那…我們開始?」

話音剛落下,還沒掉在地上,他的腦袋便已然垂落了下去。

像極了那到頭就睡的大學生~

而在腦袋後面,則是一條黝黑的機械觸手,在調皮的左右搖擺,似乎很開心。

望着已然陷入深度睡眠的某人,坐在他身旁的零輕拍了一下從身後冒出來的小靈腦袋。

埋怨般輕語:「他現在好歹也算是你的指揮官了,下手這麼重幹嘛?」

「嗚嗚~嗚~(他是指揮官,但是你是主人呀~)」

說著,小靈就用自己一個頂三個的腦袋,撒嬌般蹭着零的身體。

對於這種事情,雖然零臉上並沒有任何錶情。

但是眼眸中卻是含上了些許欣慰,頗有一種自家孩子長大的姿態。

揉着小靈彈性十足的腦袋,零囑咐道:「一會我們順利進入夢境後,你要這麼這麼,任何那麼那麼,懂了嘛?」

「嗚~嗚嗚~(可是,我像陪着主人嘛。)」

「不,不行,這七天時間裏面,你要幫我把α實驗場的數據收集起來,那裡很重要。」

對於想要留下了的小靈,零直接嚴肅的回絕了回去,並且給予了工作壓力後。

一心向墨的小靈此刻也算是明白了過來,為了避免再度加班,連忙表示自己明白。

對於如此識相的小靈,零鼓勵式的拍了拍它的腦袋。

隨後便指揮着小靈,將陷入昏迷的墨逸搬到了靠窗的小床上。

等到墨逸安置好後,零很自然的跳了上去,並且騎在了某人身上。

看着眼前清秀的面容,零這一次卻沒有刻意的去抵擋縈繞在自己周圍的香氣。

隨着香氣的湧入,零這才發現,這股氣息還怪好的嘞。

裊裊的,好似突兀盛開在此地的梅花,靜靜的向外播撒着淡淡香氣。

香氣的攝入,讓零婆娑着墨逸臉頰的手指也開始不斷遊離開來。

伴隨着手指的滑動,一枚枚幽藍色的斑點,由淡向深的開始在了墨逸的臉頰上。

就在零的手指已經快把持不住的,向脖子下面移動時。

她的身體,卻不受控制的緩緩倒了下去。

如睏倦,熬不住夜晚的小貓,找到了自己的小窩,緩緩蜷縮着,躺在了墨逸胸膛上。

一旁的小靈見自己的主人已然睡去後,再學着自家主人,把墨逸身上摸了個遍後,便很自覺的飄了出去。

並且依照零的吩咐,關閉了大門,並且將幽藍色的護罩打開。

而後便飄向了,原本屬於零的監察崗位,開始了自己的辛勤勞作。

……..

七天之後,在大中午太陽的暴晒下。

癱在大床上,身上壓着貓零的墨逸久閉着的眼睛,緩緩睜開。

頂着如針刺眼的陽光,微眯着眼睛,打量了一圈周圍的環境。

在確定自己回到了現實後,一如在夢境般,掐了掐躺在身上。

如幼貓打盹的零,「懶蟲,還不起嘛?」

「嗚~」

早已蘇醒的零,等到了自己想要的話語後,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望着自己面前這個笑眯眯的傢伙,幽藍色眼眸中含着化不掉的柔情。

兩隻嬌嫩的小手握着臉上作怪的大手,空靈的聲音中含着從未有過的嬌憨。

似撒嬌,又似埋怨:「指揮官壞~」

「啊嘞~我壞嗎?」

抱起身上的小玩偶,向上滑了一下,倚靠在床頭。

眼裡滿是寵溺的撫摸着再度貼上來,如考拉緊緊抱住自己的零:

「怎麼是我壞呀,不是某人先….」

墨逸嘴裏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一道帶着清淡芳香的唇給強行封印了起來。

一條靈活的小蛇,更是橫衝直撞的向內翻湧。

帶來更多的,屬於懷中女孩身上特有的芳香。

即使早已不是第一次接觸,但懷裡這位的熱情,還是讓墨逸流連其中。

情不自禁的回應了起來,品嘗着其中不為人知的嫵媚。

過了大約三分鐘左右,淺嘗的零才停了下來。

白凈如雪的面容間,浮現了一道不屬於它的火燒雲。

讓這位高立於雪山上的雪蓮,迸發出了不輸於玫瑰的嫵媚。

高潔而又惹人憐惜。

「不是說過了嘛,這件事情不可以向外說的~」

幽藍色含着春水的眼眸,帶着些許埋怨,脆生生盯着某個帶着些許微笑的傢伙,意圖讓他明白,自家的主人真的已經很生氣了。

而對於來自零的眼神攻擊,墨逸依舊嘴角含笑,哄小孩般道:「好好好~不往外說….不往外說….」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