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救命:我的艦娘好像有點不太對第6章 以獵物狀態出現的零在線免費閱讀

救命:我的艦娘好像有點不太對第7章 零:睡不着?洗個澡再說!!!在線免費閱讀

看着他面龐上勾勒起的弧度,零就知道,他根本沒有在聽。

要知道,她拉墨逸進入的,可是一種多層夢境。

單層夢境,說的就是一般睡覺時,做夢時會去的一種夢境。

而零自己建造的多層夢境,則是在單層夢境的基礎上,利用自己手中的技術,完成時間的斷層。

如果說,在單層夢境中,一天對應的就是一天的話。

那在三倍的多層夢境中,一天對應的可就是三天了。

而這一次,零帶着墨逸去的,正是加了一百二十八倍的多層夢境。

所以說,雖然看起來,墨逸和她只是簡簡單單躺了七天。

事實上卻是,她在夢境中,與這個缺少愛的未成年成年的小孩,進行了長達八百多天的深入交流。

因此,對於墨逸,零可以說是比他最親密的兄弟都熟悉。

就他那掛着微笑,但是目光卻微微向上移動,隨後匯聚的模樣。

零就知道,這傢伙絕對不會聽自己的話。

甚至以後,還會時不時的拉出這件事。

不過….沒關係。

這也正是她想要的效果。

她就是要讓自己兼職着指揮官的小寵物,牢牢記住,到底是誰,第一個在他身上塗滿了印記。

不然往後,讓他去卧底的時候。

面對那群棲姬,並且與她們簽訂契約後,直接忘記了她,那她真的是連哭都沒地方哭。

所以為了牢牢掌握他,縱使以身入局,看似有些吃虧的將破綻賣了出去。

但是….不也有句話說的好嘛:

真正的獵人,往往以獵物的身份出現。

看似是自己會被一直調侃,這也間接的加強了某人對自己的印象,不是嗎?

拋開這些不談,還有一個比較重要的點就是:

自家寵物第一次簽約的可是她啊,按照普遍數據而言。

每位男性指揮官的第一位艦娘,都如同一道懸掛再漆黑夜中的白月光。

縱使是時過多年,也會對男性指揮官們產生着不可逆的影響。

因此,這破綻….怎麼看,零也覺得自己不是很虧的樣子。

不但間接加強着墨逸對她的記憶,而且還變成了他的白月光。

這波血賺好嘛~

大體再核對了一下自己的計劃,確定沒有出現紕漏後。

零蹭了蹭笑的如同地主家傻兒子的墨逸,嗅着他身上的淡雅梅花香。

挺起腰,摟着他的脖子,在上面深深種了一枚草莓後。

這才強壓着自己心中,想要直接壓倒他,在他身上留下自己印記的想法。

戀戀不捨的從他懷裡爬了出來,眸子絲毫不敢停留的望向窗外。

看着已然西斜,並且被些許橘黃色雋染的陽光,散落在翠綠的叢林中。

為這片自己獨守了許久的海島,披上了一層精緻的外衣。

一時之間,零竟是有些痴了。

她第一次見這座隨意挑選的海島,竟有如此魅力。

見零有些獃獃的望着窗外,躺着的墨逸扭頭好奇的瞥了一眼。

嗯~風景果然不錯。

但是…僅僅只是一眼後,墨逸便把目光轉了回來。

畢竟最美的風景可是正在眼前呢~

他又何必捨近求遠呢?

此刻的零正穿着自己的連衣裙,不過款式卻早已不是先前的那種。

而是一種更加清涼的,只能勉強遮掩着這丫頭大腿的,類似於睡衣的款式。

純白色的絲綢,遮掩在她的身上,兩個肩膀上的小小綁帶,左右隨意的偏着。

露出那白潔的肩,純白色的秀髮散落在陽光中。

橘黃色的陽光,映襯着雪白的身影,如一道流傳千年畫,靜靜在墨逸展開在墨逸眼前。

過了許久,眺望着風景的零突兀的轉過頭。

金橘色的陽光照射在她帶着微笑的側臉上,如日照金山般驚艷,又好似帶雨的梨花般動人。

空靈的聲音種夾雜着些許壓抑,「指揮官,起床了~」

一眼萬年….

看呆的墨逸下意識點了點頭。

身體的運轉,讓他的意識也逐漸恢復,心裏對幸運女神再度感激了一番後。

直接一個猴子翻身,從床上跳到了零的身旁。

雖然…他落地的姿勢很帥,而且空中的翻轉弧度也可以給滿分。

但是…迎接他的,卻是來自零小腳丫的熱情關懷。

「指揮官!!!」

帶着教訓口味的聲音,在呵斥之後迅速響起:「我說過多少次了,起床,不可以翻跟頭起床!!!」

零一邊輕踢着墨逸的小腿,一邊將早已被自己定住,懸浮在空中的被子重新鋪到了床上。

對於零小腳丫不痛不癢的攻擊,雖然在夢境中早已熟悉。

但還是跳着躲閃着,並且笑嘻嘻的解釋:「那不是想更快貼近你嘛~」

「哼!我看你就是讓被子蓋住我…」

對於墨逸的解釋,零是一個字也不信。

畢竟自己就在床邊,這傢伙伸手就能碰上。

就這距離,還需要他跳起來表演?

看着氣鼓鼓,白凈臉頰如包子般鼓起的零,意圖被發現的墨逸輕笑了一聲。

隨後直接蹲下,將她公主抱抱了起來。

在她依舊撇過頭的雪白色臉頰上輕吻了一下。

趴在暴漏在眼前的玉肩上,輕舔了一下,她和田玉質的精巧耳垂。

嗅着從零身上不斷冒出的淡淡玫瑰香,討饒:「怎麼會呢~我可是最喜歡神通廣大的零大人了,才不會那樣做呢~「

「我才不是神通廣大!」

伸出小手,零在某人胸膛上輕捏了一下後,扭過的腦袋回正。

湛藍色眼眸,望着前方清秀的面容,閃着毫不掩飾的歡愉。

以及被壓制在更深處的慾望~

話語雖是言辭拒絕,但是零的表情,明顯是出賣了她。

畢竟~來自自己認可之人的誇讚,不管這麼說,都會開心的吧。

「是是是~零大人說的對。」

對於傲嬌起來的零,墨逸自然是跟着附和。

畢竟,當時在零所製造的一百二十八倍的深層夢境中。

他們兩個可是已然共同生活了八百多天了,這點事他又怎會不知如何應對呢?

聽着墨逸的附和,零輕哼了一下,也沒再追究他的過錯。

將身子貼到了他懷中,一雙如果凍般軟彈的小手,順勢伸到了衣服中。

揉着布滿小手的緊緻肌膚,「走吧,去見見小靈。」

「好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