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救命:我的艦娘好像有點不太對第7章 零:睡不着?洗個澡再說!!!在線免費閱讀

救命:我的艦娘好像有點不太對第8章 「凄慘」小靈與歡樂零在線免費閱讀

應了一句,墨逸便抱着蜷縮在懷中的零向著外面走去。

等到他們的身影,出現在樓梯轉彎處的時候。

原本八隻觸手全開,正在努力工作的小靈。

一瞬間…或者說,早就已經感知到了自家主人的氣息。

只不過一直強壓着,等到她們走到轉彎處的時候。

一下子,放下了讓它整個水母頭已經大了三圈的工作。

嗚嗚叫着,如同一隻脫韁的二哈,搖晃着觸手,風一樣迅速向兩人奔襲而來。

看着已然席捲起一陣風,朝自己奔來的超大號水母。

墨逸下意識轉過了身子,將零護在自己胸前,背部留給了那隻脫韁的二哈。

原本都準備要出手,將小靈定住的零,因為墨逸的突然轉身,一下子倒是失去了目標。

看着身體早已緊繃,但是面對自己,卻依舊帶着一抹微笑,並且下意識用身體保護自己的墨逸。

零原本僅僅只是把他當作指揮官的心,出現了微微顫抖。

自她誕生以來,無論是答應造物主,保護世界。

亦或是,保護着制裁者她們。

對她而言,守護者,就是她理所應當擔任的。

但是這次,角色卻出現了反轉。

一直保護着她人的自己,卻被他人所保護。

這種可以待在別人身後的感覺…..對她而言,還是有些虛幻。

不過在感知到,從那單薄的身體上傳來的震蕩感後。

這種虛幻感,徹底落實。

零湛藍色眼眸中浮現了些許迷離,下意識伸手,用手撫摸着,那依舊帶着淡笑的清秀臉頰。

手中滑嫩的觸感,讓零第一次感到心安。

獃獃的注視着眼前,頭髮已然被觸手弄亂,顯得有些狼狽的墨逸。

做夢般輕聲囈語道:「原來…這就是被護着的感覺嘛?」

而此時,早已被八根觸手,席捲纏繞着脖子,小腹,兩條腿,只有胸膛處,抱着零的位置得以倖免的墨逸。

耳朵裏面能聽到的,只有來自小靈的深沉思念,根本沒有聽見零的低語。

一句接着一句接踵而至的話語,讓墨逸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從哪插嘴。

不過卻很有耐心的等候着,雖然不能看見小靈。

但是就從那到處亂竄的觸手,墨逸也能猜出,現在小靈現在應該是很興奮。

而至於為什麼不打斷它,墨逸表示,他這種沾着罪惡的人,如果有人可以聊天就已然是天賜了。

何況是這種,心心念念的思念,不斷詢問安康的人呢?

那簡直就是老天爺可憐他,讓他感受人間溫情了。

他為什麼要打斷呢?

雖然墨逸是不在乎小靈的熱情了,但是抱在懷中的零可不這麼想。

畢竟小靈很大程度上,也算是她的姐妹了。

相處了那麼久,它那點小心思,騙騙心底缺愛的少年也就算了。

她又怎會不知呢?

無非是想要乘機,佔取一些自家指揮官罷了。

將自己心中鍥動壓下的零,在墨逸露着的臉頰上輕吻了一下,「這是你應得的獎勵哦~」

隨着臉頰上溫潤感的到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墨逸,聽着這句莫名奇妙的話,滿頭霧水。

不過,對此零也沒有任何解釋,直接跳了下去。

看着被觸手掀開,並且因為觸手纏繞,而撐起衣服,裸漏出來的白凈肌膚。

心頭便有種自己玩具被人搶走的莫名觸感。

直接伸手,定住了還在熱情求抱抱的小靈。

並且將其從墨逸衣服種拉了出來,懸放在距離兩人幾步遠的位置。

扭過身子的墨逸,看着被定在原地,腦袋上清晰可見的幽怨的小靈。

想要上去安慰一下,卻被零以吃飯為由。

拖着小靈觸手,走向了客廳。

餐桌上,墨逸一邊喂着兩人,主要也是投喂零。

一邊聽着小靈絮絮叨叨的,向零彙報這七天之間發生的事情。

聽着自小靈口中,爆出來的一個個陌生詞組,僅僅只是聽了一小段。

(因為墨逸與小靈簽訂了契約,所以現在的墨逸是可以聽懂小靈講話的。)

墨逸便已然放棄,轉頭投入了豐盛的晚餐當中。

畢竟那些東西,都是零一手安排的。

雖然墨逸知道一些鏡像計劃,但是那也是殘缺的,並不完整。

因此,就算聽了,也給不出建議。

還不如直接投身乾飯事業,本身就已經餓了七天。

雖然與零簽訂契約,增強了幾分體質。

但由於他原本,就是被當做壓榨潛力的殺手培訓,經常性的被投喂藥品。

導致身體內部受損嚴重。

因此就算是增強了幾分,但是也僅僅只是達到了比正常人弱一點的程度罷了。

該有的進食,還是得保持。

另一旁的零,目光掃了一眼進食的墨逸後,便收了回來,認真的聽着小靈講述。

對於他的身體,她也多少知道一些,所以並未乾涉他的自由進食。

反而很愉悅的接受着來自墨逸的投喂,同時用手操作着浮現在空中的數據流。

並且不時的對某些,早已淘汰的數據進行刪減。

由於這頓晚餐加入了部分辦公的性質,所以,等到完全吃完,天色早已昏暗。

活動了一下因為長時間敲擊而酸澀的手腕,零瞥了一眼依舊坐在自己身旁。

陪着自己辦公,但是已經無聊到,撥弄着纏繞在身上觸手的墨逸,輕笑了一下。

揮揮手,將身前的餐桌帶着餐碟全部變作飛灰。

從懸浮椅上起身,緩步來到了墨逸身前。

在零目光的威懾下,小靈識趣的放開了已經纏繞成蟬蛹的墨逸。

並且向後退去,停在了距離墨逸一步之遙的位置。

對於小靈的退讓,零滿意的點了點頭。

「走吧,指揮官,洗個澡,就該睡覺了。」

「啊嘞?還要睡嘛?」沒理解深層意思的墨逸,站起身子,伸了一個懶腰,「但是我感覺…我現在應該睡不着啊。」

「睡不着?」零聞言瞥了一眼他,直接拉着他的手,朝着浴室走去。

本就空靈的聲音,因為某人的木頭行為,增添了幾分不滿。

如穿過山谷的風,撞上了冒着岩漿的火山,清涼卻又帶着幾分火氣:「睡不着,那就先洗個澡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