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救命:我的艦娘好像有點不太對第8章 「凄慘」小靈與歡樂零在線免費閱讀

救命:我的艦娘好像有點不太對第9章 零:現在能講嘛?在線免費閱讀

零帶着那幾分不滿的話語,如敲響墨逸腦袋中,僅存情感大鐘的尖頭錘。

僅僅只是一錘,就讓墨逸的感性踹到理智,佔領高峰。

隨着感性出現的下一秒,墨逸便意識到了,自己剛才是犯了一個多大的錯誤。

女孩子口中的睡覺,真的就是單純的睡覺嘛?

畢竟她們只是好了兩年的新婚燕子啊,都還處於一種蜜月期嘞。

想要拋開小孩,單獨相處的最好辦法,不就是晚上的睡覺時刻嘛!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才短短兩年啊,他就不解風情的拒絕了同房申請。

那不純純是給自己找不自在呢嘛!

零沒有第一時間,直接炮決他,他都應該感謝親愛的幸運女神了。

雖然心裏依舊對自己不爭氣的猶態審美,發出嚴厲審判倡議。

但是身體卻是非常老實的,任由嘴角掛起笑容,牽着零軟糯的小手,跟在她身後。

望着眼前小小的,可可愛愛,頭頂呆毛一飄一飄的零。

墨逸覺得,自己當的這個指揮官一點都不虧。

畢竟這可是零啊!

誰能拒絕一位猶零呢?

心底那抹殘存的批判精神,在面前小腳丫的一下下跳動之中,直接飲恨當場。

至於那該死的猶態審美,墨逸表示,那可是海軍制定的,但是他面對是誰啊!

那可是零!

海軍再強,他還能用律法規判零不行?

所以…他這波不算違法,嗯~甚至某種程度上而言,他這可是為海軍做貢獻了~

畢竟以身飼….零嘛~

走到一半的零,突然好似想到了什麼。

站定,在墨逸古怪的眼神中,回頭看了他一眼。

隨後便把視線轉向了,用觸手裝模作樣捂住腦袋的小靈。

忍住微跳的眼角,對着小靈輕聲道:「小靈,你幫我去三號試驗場走一趟,穩固一下那邊的鏡像海域。」

聲音雖然很輕,但是其中卻蘊含著難以化解的堅定。

「嗚?(什麼?)」

因為事情來的突然,原本還在胡思亂想,零到底會怎麼對待自己的小靈還沒來的及反應。

就直接被零傳送了出去。

「讓小靈一個人出去,真的沒問題嘛?」

原本還在好奇,為什麼零會突然停下來的墨逸,在看到她把小靈穿走後,有些不放心的詢問道。

畢竟小靈給他的感覺,就是一頭啥都敢玩,且智商感人的憨憨二哈。

而二哈嘛,你見過又有誰,不穿繩就讓自家二哈跑出去瞎鬧的?

而且去的還是,不知道有多遠的地。

真的不怕沿途出了點啥事,讓二哈直接鑽到某座海軍學院,或者迷失在某個海域上嘛?

對於墨逸的擔心,站在他身旁的零,則翻了一個好看的白眼。

雖然哈,小靈在她面前,表現的真的像個憨憨。

但是!如果真以陸地上,那群指揮官的標準來看。

就這頭憨憨,那也可以算的上是,一百二十五級,滿級艦娘。

並且還是在她的幫助下,進行多次覺醒的滿級艦娘。

給它身上裝備的物件,那也都是彩裝!

(等級就是從1~125,剛召喚出來的艦娘,一般而言只有1級,而在120級之後,則是會根據艦娘自身,觸發一些覺醒,每次覺醒都會進行相應的加強。

而裝備從低到高則是:白裝,藍裝,紫裝,金裝,彩裝。)

更不用說它身上還配備着,特意研發著的特殊兵裝。

以及滿級艦娘的獨有能力:可以隨時碎開空間,出現在任何它存儲有坐標的位置。

可以說,只要不碰上那群處於暴走時期的深海棲姬。

就這麼一頭憨憨,它幾乎可以橫着走遍所有海域,不帶一點損傷的那種。

對於這些,沒有深入了解過小靈的墨逸自然是不清楚。

因此才會像個獃獃一樣,擔心這種水母型城堡的安危。

不過對此,零倒是並沒有責怪他。

畢竟有人挂念的感覺還是不錯的,雖然現在不是自己。

但是,就以他現在連自家水母出去,都要擔憂的狀態。

想來自己出去,也應該會是的。

所以,在翻完白眼後,她便輕聲解釋了起來。

至此,墨逸心中懸着的心,這才放了下來。

跟着零,邁步走向了浴室大門。

而至於墨逸牽掛的小靈,則是孤身一水母,獃獃的望着面前一片深邃且布滿無盡黑暗的海洋。

清冷的月光,自殘碎的月牙上,散落在海面當中。

讓這片平靜的海面,顯得越發孤寂。

能聽到的,除了呼呼長嘯着經過的海風,便是海浪拍打海岸,引起激浪的嘩啦聲。

迎着月光,懸浮在海面上的小靈,回頭向著那座亮着白色燈光。

宛如燈塔的城堡望了一眼後,無奈長嗚了一下。

便頭也不回的,按照零所給予的指令,向著三號試驗場行駛而去。

(小靈:不是我不想快速,只是水母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幽色的月光,照耀着它那與海面相趨的藍,讓小靈彷彿融在了海中。

遠遠看去,竟是看不出一絲痕迹。

對比於獨自一人,融入黑暗中,凄凄慘慘切切的小靈。

另一旁,燈火通明的城堡中,拉着墨逸走入浴室的零,則是顯得歡快的多。

步入大約百平的寬闊浴室,在橘黃色燈光的照耀下,墨逸環顧了了一圈。

嗯~除了浴缸,洗澡間外,整個浴室中還擺放着一些奇奇怪怪的物件。

不過,對於這些東西,墨逸倒是沒有想要了解的想法。

僅僅只是了解各種清潔用品的擺放後,便自覺的脫離零的小手。

走到浴缸旁,向其中放起了熱水。

因為等浴缸滿水還需要一些時間,而且墨逸也想先淺泡一下,然後再進行洗浴。

因此便抱着已然走到身旁的零,搬着出現的椅子坐了下來。

開始了每天的胡聊時間。

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墨逸向零講述了一些流傳的傳說後。

墨逸這才發現,身為大boss的零,竟然會像小孩一樣,對這些莫須有的東西感到好奇。

所以為了能夠和零找一些共同語言,墨逸便每天都會講一些稀奇古怪的傳說。

並且給零提出來的古怪問題,給出一些建議。

故事剛開始講了有十多分鐘的樣子,浴缸里的水便已經達到了可以泡的地步。

見狀,一直觀望着的墨逸便停了下來。

在零渴求的眼神中,蹭了蹭她雪白的額頭:「一會再講吧~先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