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老闆娘偷偷跟着我修仙 老闆娘偷偷跟着我修仙第10章 刁猛的底細在線免費閱讀_一盾小說
◈ 老闆娘偷偷跟着我修仙第9章 必須記下這個教訓!在線免費閱讀

老闆娘偷偷跟着我修仙第10章 刁猛的底細在線免費閱讀

一個豪華的房間內。

虎嘯天端坐主陪之位,刁猛自然是主賓之位,至於張偉和夏末白則是在下首陪着。

事情的變化,就是這麼快!

早晨的時候,張偉還是自己的老闆;這一刻,自己已經成了老闆的叔叔。

飯桌上,虎嘯天拉着刁猛的手,言辭關切:

「老弟啊,你知道老哥上午為啥發火嗎?」

這一問,讓刁猛有些意外,這老小子又撅起了屁股,又要放什麼屁?難道這樣的事兒,也能圓回來嗎?

所以,刁猛的眼放精光,露出詢問之意。

看到刁猛有興趣,虎嘯天才緩緩開口道:

「你想想,你那可是幾億的貨,好歹,你也要跟集團說一聲,怎麼著也得找個保鏢團隊去保護一下。你想想,如果這不是嘯天集團的貨;如果,嘯天集團的人不及時趕到,你這些原石,能平安運回倉庫嗎?就算是平安運回了倉庫,你又能保證原石的安全嗎?」

虎嘯天的話說到這裡,刁猛猛然菊花一緊。

小兒抱金行走於鬧市,這不是明擺着喊別人來搶自己嗎?

縱然,刁猛知道這是虎嘯天圓回自己上午失態的借口,可是,不得不說,安全這一塊兒,自己還真是沒有考慮。

想想,還是有些後怕。

實話實說,要是自己和夏末白往回運這些石頭的話,丟了小命兒都不是不可能!

那可是價值3個多億的貨!

自己還傻批兮兮得大張旗鼓,生怕別人不知道。

為了這筆巨大的財富,天知道會出什麼事兒!

想到這裡,刁猛直接起身舉杯:

「老哥說得是,老弟欠考慮了,以後,做任何事兒,一定多考慮一步,一定多向老哥請教。」

說完,刁猛一飲而盡。

坦白說,這還真不是刁猛的客氣話,而是真心話。

以後,自己的路一定很長,如果以後再這麼冒失,出事兒也是早晚的事。

今天,必須記下這個教訓!

感謝虎嘯天,給自己上了一課!

……

就在刁猛和虎嘯天,盡享賓主盡歡時,原石一條街又炸了。

「剛才,我聽到消息,上午,嘯天珠寶拉回去的一車原石,切出了二十連漲!」

「二十連漲?!!不可能吧,神仙也沒有這樣的操作啊!」

「咦!咋還不可能,老孫頭是嘯天珠寶的切石師傅,他親眼看着切出了帝王綠!」

「帝王綠?!!卧槽啊,這麼猛的嗎?!」

「可是,我分明看到張家那小相玉師挑石頭了,根本就沒有看啊,只是拿過來一上手,就決定要不要,完全就是開玩笑啊。」

「對對對,我也看到了,那小相玉師根本就不會看石頭,連燈都沒打!這不會是張家又要玩什麼營銷吧?」

「我不管,我要去買石頭了,他那樣都能開出高貨來,我就不信,我開不出來!看來,原石一條街這一批的石頭,非常不錯,容易出高貨!」

「對對對,一定是容易出高貨,要不然,他們怎麼可能開出二十連漲!」

「走走走,我也去,我也要試試運氣,看看能否開出來高貨。」

……

天色漸暗,仍舊有不少的賭石人,湧向原石一條街。

人家嘯天珠寶都切出來那麼多高貨了,自己好歹也得去試試運氣。

然而,場面如下——

「卧槽啊,磚頭料!」

「踏馬的,也就是個豆種啊,跟風來切石頭,我踏馬就是個逗逼。」

「我勒個日啊,全踏馬是裂,連車珠子的料,都不給啊,血虧啊!」

「都別拉我,我要跳樓去了,還踏馬二十連漲,我踏馬怎麼切出了五連垮!!!」

「走吧,一起去天台吧,剛借了200萬,都砸進去了,居然連個糯種,也沒有切出來,生無可戀了……」

……

當天晚上的濱市原始一條街,哀鴻遍野。

幾乎沒有人能笑着走出切石店。

想想也是,好的料子,都讓刁猛挑走了;也就意味着,剩下的都是磚頭料,都是渣渣料。

或許,連刁猛也沒有想到,自己的瘋狂掃貨,自己的二十連漲,引發了強烈的跟風效應。

而更為慘烈的是,所有跟風的人,幾乎全部血本無歸。

……

這就是翡翠,這就是賭石,這就是活生生的生活。

殘酷,而又無情。

小韭菜看着別人吃肉,總是想跟着喝口湯,可是,到最後才發現,自己只是別人肥肉上那一點翠綠的點綴。

悲催,而又無奈。

……

華燈初上之時,刁猛、張偉、夏末白一起告別的虎嘯天。

「要不要先把你送回去?」

走出別墅大門,張偉看向刁猛。

因為刁猛只是個剛從偏遠山區出來的窮小子,根本沒有車,張偉便破天荒地,提出把刁猛送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吧,你們回家吧。」

說完,刁猛就打算抬步離開。

可是,這個時候,看着夏末白和張偉一起上了車,要一起離去,心底一股酸意泛起——夏末白不能和他一起走哇!

這一刻,夏末白和張偉,躺在一張床上的畫面,呈現在刁猛的腦海里。

這讓刁猛有些抓狂,好像自己心愛的玩具,讓人搶走了,還被肆意蹂躪那樣。

此刻,刁猛的內心,感覺極度的不適。

可是,回頭一想,刁猛又笑了——

卧槽啊,自己這是怎麼了,那是老闆和老闆娘,人家是兩口子!自己才是多餘的那個,自己怎麼能有這樣的想法!!是不是自己的心理變態了?

不過,縱然是這樣想着,刁猛還是掏出了手機,一個電話打給老闆,電話接通:

「張總,我想了一下,我們是不是要回公司看看石頭?」

「看石頭?不都是安排好人看了嗎?我們還看什麼?」

老闆張偉有些意外,他自然不知道刁猛的小心思,有些奇怪的反問。

「是這樣的,這些石頭,我都沒有做備案,我擔心別被人調換了,我們還是回去做個備案吧。」

不知道為什麼,刁猛的借口,隨口而來,反正,就是不想看到張偉帶着夏末白離開。

而聽到了刁猛的這話,張偉也覺得有道理,便說:

「也對,那行,你等我,我回去接你,我們一起去公司。」

這時,刁猛忽然感覺,內心一陣輕鬆喜悅,好像又奪回了心愛的玩具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