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闆娘偷偷跟着我修仙第1章 眾美女圍堵廁所在線免費閱讀

老闆娘偷偷跟着我修仙第2章 老闆娘偷偷跟我學修仙在線免費閱讀

「嘶……呃……嘶嘶……歐……嘶啊……呃呃呃……啊……啊啊……」

刁猛,正在公司衛生間里做事,情不自禁,發出一陣身心非常愉悅的聲音。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忽然,一眾急促的高跟鞋聲音,敲擊着地板磚,由遠及近。

「刁猛這個死變態,又在公司廁所里做那種噁心的事,還不停發出那種奇怪的聲音,我等了半小時了,憋得都要尿褲子了,他還不出來!敲門,他也不說話,自顧自地『啊啊啊』……哎呀哦,羞死了……」

一眾高跟鞋聲中,一個清脆的女聲,向身邊的姐妹們,控訴着刁猛的猥瑣、不堪與過分。

光聽聲音,都能聽出來,她一邊說,一邊緊蹙秀眉。

「就是,就是,我也遇到過很多次,上次,他用完衛生間,我進去好一個沖,才勉強蹲下用,嘔,想想都噁心……」

上一個清脆的女聲剛剛落地,另一個女聲馬上附和。

「對對對,我碰到過……」

「我也碰到過,我也碰到過……」

「誰沒碰到過,他來了才三個月,誰都碰到過很多次了吧!」

……

「好了,好了,都別說了,我們這就去把他堵在衛生間,倒是要看看這個臭不要臉的,能吐出什麼象牙來!」

一個溫婉的女聲響起,刁猛聽得出來,這是老闆娘夏末白的聲音。

可是,縱然自己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刁猛卻根本停不下來!正在關鍵時刻,怎麼能停得下來!!只得繼續。

這時,一眾美女主播已經來到了公司廁所門口,停下了腳步。

因為是公司內部廁所,所以是男女共用的,一個站立位,一個蹲位。

此刻,刁猛正把自己關在蹲位的隔間里。

隨着身體的愉悅,刁猛的聲音也繼續着:

「歐歐……嘶……呃呃呃……嘶嘶嘶……唔唔……」

「刁猛,你踏馬給老娘滾出來!」

聽到這聲音,老闆娘夏末白的小臉,瞬間漲紅,溫婉的聲音,硬生生被逼成了粗口,以及惱羞成怒地大喊。

雖然,自己是老闆娘,可是,自己也僅僅是剛過20歲的年紀,刁猛公然在公司衛生間內干這事兒,她哪裡還能淡定!

於此同時,夏末白身邊的眾美女主播,都好像看到了刁猛在做什麼一樣,一個個羞紅了小臉,炸了鍋:

「卧槽啊,這麼猥瑣嗎?」

「哎呦呦,不堪入耳啊,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

「每天好幾次,也不知道他是一個什麼品種的畜生!」

「老闆娘,我跟你說,這樣的禽獸,你要是不開除,我就不幹了……」

……

不過,縱然外頭炸了鍋,隔間裡頭的刁猛,卻根本就沒有停下來。好像,他根本聽不到外頭的人在說話一樣。

「刁猛,你踏馬給老娘滾出來,要不然,老娘就要報警了,你踏馬這就是性騷擾!」

這一刻的夏末白,貝齒緊咬,牙花子都要磨出火星子來了。

此前,她上衛生間時,也碰到過刁猛在衛生間做這事兒,因為,自己有獨立的衛生間,就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偷偷溜了回去。

畢竟,大家都是年輕人,做點奇奇怪怪的事情,也不是不能理解。

只是,在這大庭廣眾之下,你也這麼干,多多少少就有點不合適了。所以,夏末白,才以報警相威脅。

其實,這一刻的夏末白,也真是這麼想的!

現在,刁猛這事兒在公司都成了公憤了,要是他再不收斂,自己真要報警!讓他去號子裡邊干這事兒去吧!

不知道刁猛是被夏末白報警之詞嚇到了,還是自己的事兒做完了,身體愉悅之音頓時消失。

一陣淅淅索索之後,蹲位的隔斷門打開,刁猛一臉尷尬地出現在一眾美女主播的面前。

看到刁猛終於露臉,一眾美女主播玉指橫陳,討伐聲聲:

「你猥瑣,你下賤,你臭不要臉……」

「臭不要臉!」

「不要臉!」

「趕緊滾出來,老娘都要尿褲子了,哼!」

「啊?!!這廁所你還能用?!你不嫌噁心嗎,嘔!!……」

……

「說說吧,這是今天第幾次了?你到底要鬧哪樣?」

把刁猛拖出衛生間,一眾美女主播把刁猛團團圍住,逼他說自己剛才做了什麼。

「刁猛,我現在正式通知你,你被解僱了,趕緊收拾東西走人!」

看刁猛黑着一張臉,站在那裡,一語不發,身為老闆娘的夏末白,忍不了了,直接發話,要開除刁猛。

聽到夏末白,要開除自己,刁猛慌了,好像有人要拿走自己最珍貴的東西一樣,趕緊開口:

「老闆娘,別啊,別啊,你可不能開除我,我可是給公司做了很多貢獻的!」

這是一家翡翠玉石直播電商公司,刁猛是一個相玉師。

坦白地說,入職三個月以來,刁猛為公司挑選了三塊高品質原石,開出過冰種翡翠,為公司至少創造了200多萬的價值。

也正是因為有了刁猛選出來的這些貨,才讓這些美女主播,有貨可買,有高品質的翡翠手鐲、吊墜出售。

所以,刁猛說出這話時,夏末白也微微一愣。

是的,現在他的老公張偉,對刁猛也非常看重。

之前,公司因為沒有好的相玉師,而不敢開原石,只能拿別人的成品貨,這也一度讓公司的利潤非常有限。

而刁猛來到後,直接開石頭,加工帶銷售,成本直線降低,公司業績直線飆升。

所有人都很奇怪,這個剛滿20歲的大男孩,為什麼這麼懂原石。不是說,只有老師傅才是好的相玉師嗎?

「那你……跟大家說明白……你剛才在幹什麼,只要大家原諒你了,就不開除你了。」

略一思索,夏末白的話頭有些鬆動。

夏末白很清楚,自己雖然說要開除刁猛了,可是,自己的老公張偉,卻不一定能同意。

甚至,老公張偉已經制定了一個宏大的公司發展規劃,這一切,都是因為有刁猛。

怒氣褪去大半後,夏末白也開始清醒,要是自己開除了刁猛,老公張偉一定會呲自己。

與其被老公呲一頓,不如找個機會,借坡下驢,讓刁猛別頻繁、長時間,佔用衛生間也就是了。

「我……我……我……」

看到一眾美女,非要讓自己給個合理的解釋,刁猛語塞。

好一陣撓頭後,刁猛才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道:

「老闆娘,咱倆到小房間,我單獨給您說說……」

小房間,單獨,說這事兒?

眾美女主播愕然!

刁猛果然不要臉啊!難道要對老闆娘單獨耍流氓嗎?!!

然而,更讓人驚詫的是,老闆娘居然點頭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