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闆娘偷偷跟着我修仙第4章 承諾點靈在線免費閱讀

老闆娘偷偷跟着我修仙第5章 老娘早晚扒光你在線免費閱讀

聽到這話,刁猛無奈地搖了搖頭。

這樣的結果,顯然讓夏末白失望至極。

不過,她並沒有打算放棄。

只是,她還沒有開口繼續爭取,便被刁猛打斷道:

「靈賦人的境界,從高到低,依次為:天靈境、地靈境、玄靈境、黃靈境四個境界。點靈之法,最低的黃靈境,就能施展,但是,需要到黃靈境四階,我現在還是一階,還沒有能力施法。」

「等你到了黃靈境四階,能幫我點靈嗎?」

聽到刁猛懂得點靈之法,夏末白趕緊追問,迫切想得到肯定的答案。

可是,刁猛卻遲遲沒有給出答案。

因為,刁猛知道,給別人點靈,需要消耗體內的元極之精。黃靈境的靈賦人,經脈中的元極之精,少得可憐,僅夠為一人點靈。

這也就意味着,如果自己無法突破至玄靈境,這是他此生唯一一次為別人點靈的機會。

所以,刁猛並不想輕易地做出承諾。

對於刁猛來說,這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便和盤托出。

「我不想騙你。而且,我要告訴你,這是我最珍貴的東西。可能,我這一輩子,只有這一次機會,我想留給我的後人。」

刁猛用真誠的眼神看向夏末白,這根本就是人之常情,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進階玄靈境,那根本就是雲里霧裡、不着邊際的事情,成為靈賦人尚且如此之難,刁猛可不想把這唯一一次的機會,留給外人。

聽到刁猛的這話,夏末白陷入了沉思。

良久,夏末白才抬起小臉,雙手十指交叉,托住下巴,看着遠方,若有所思道:

「如果,我願意跟你分享爺爺留下的東西,你願意為我點靈嗎?」

刁猛:「這話怎麼說?」

雖然,刁猛並沒有把所謂的「爺爺遺留下的東西」當回事兒,還是下意識地問了一句。

旋即,夏末白向刁猛如實說了自己家族的情況。

根據家中長輩的說法,夏家是流傳了數百年的修仙家族,也掌握着修仙的法門。

但是,修仙消耗巨大。

為了集中有限的財富,讓家裡的靈賦人小有成就,進而有能力地支撐整個家族。家族的修仙法門傳承,從來都是口口相傳的,只有上一輩進階無望時,才會將修仙法門傳授給自己看好的下一輩。

也正是這種口口相傳,使得家族中,往往只有一個人掌握修仙法門。

因為,一旦將法門傳授給他人,就意味着,自己的修仙資源至少要被分出去一半。

誰也沒有想到,修仙法門到了夏末白爺爺這一輩,卻意外中斷了傳承。

因為夏末白的爺爺,遇到了意外,突然身亡,而沒有機會將修仙法門傳授給家族裡的後人。

夏末白的爺爺已經去世十多年了。

夏末白說,全家族對爺爺去世的事兒都諱莫如深,她也不知道詳細情況。

只是,在爺爺去世後,夏家的產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水。

沒有了爺爺的夏家一族,就好像是失去的支柱的大殿,垮塌得不像樣子。

為了讓夏末白走上修仙之路,重振家族雄風,夏父把女兒嫁給了張偉。

張家,是濱市四大家族之一,涉及地產、娛樂等很多產業。

張偉,是張家第三子,負責的是張家最近涉足的——珠寶產業。

本來,夏末白是沒有機會嫁入張家的。奈何,張偉的妻子因病去世,也就讓夏父看到了希望。

夏末白的父親,聽父親說起過,翡翠之中有靈氣,可以用來修仙,便一力促成了夏末白和張偉的婚事。

「我爺爺在家裡,有個密室,他去世前,一直在那裡修鍊,如果,你願意幫我點靈,我願意和你分享房間里的一切。」

說著,夏末白看向刁猛,再次露出了迫切的眼神。

顯然,這應該是她的底牌了。

可是,她並沒有等來自己想要的答案,便繼續勸說:

「我雖然不知道爺爺修行到了什麼等階,不過,他畢竟修行了幾十年,而且是在夏家龐大家族的支撐下,我想,他一定留下了很多驚喜。」

不得不說,這個條件,對於刁猛來說誘惑力十足。

那位神秘的點靈人,為自己點靈後,就匆忙離開,除了那一套《通脈訣》和幾個簡單的法術之外,自己也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或許,從夏家,自己可以得到自己需要的東西。

又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機緣。

還有非常重要的一個問題是,現在夏末白已經知道自己是靈賦人。

如果,自己不能和她穿一條褲子,而她反手選擇出賣自己的話,自己可能都很難活過今晚。

雖然,自己已經是靈賦人,可是,真要是來個能打的,自己還真不一定是對手。

畢竟,自己才剛剛跨入修仙大門,現在的自己,也僅僅是比普通人跑得快點、力量大點、眼神好點,僅此而已。

相反,如果答應了夏末白,兩人肯定都會保守同一個秘密。

且不說,夏家那個密室,是否真的有自己需要的東西,就目前的翡翠供應來說,自己答應了夏末白,她一定會盡全力保證自己所需的。

「好,我答應你。」

一番思考之後,夏末白終於聽到了自己最想聽到的答案。

兩隻柔夷素手,再次猛地抓住了刁猛的胳膊。

激動啊!

自己終於有機會跨入修仙之途了,自己的家族終於有希望了。

雖然,這一切要等到刁猛達到黃靈境四階,不過,一切都有盼頭了。

看到如此激動的夏末白,刁猛趕緊抽回了胳膊。自己可沒有那麼激動,頭腦還是很清醒的,就算是要送給老闆一頂翠綠翠綠的小帽帽,也一定不是這個時候。

「那啥,我們公司的翡翠,已經全部都沒有靈氣了,明天,我們得去搞點石頭了。」

推開夏末白的小手,刁猛才理直氣壯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你是說,你把公司里所有的翡翠,都吸光了靈氣嗎?」

夏末白一臉驚奇,這才三個月的時間,那麼一大堆的翡翠,竟然都被刁猛吸光了!

那可是價值abc萬的貨啊,這踏馬也太能造了!

不過,夏末白很快恢復了正常。

反正吸收過靈氣的翡翠,也不耽誤賣,那就再去收點石頭,也就是了。

放下了此事,夏末白饒有興緻地看向刁猛,朱唇輕啟:

「我所有的一切,你都知道了,你不打算跟我講講你的故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