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闆娘偷偷跟着我修仙第8章 老闆,你爹是我哥在線免費閱讀

老闆娘偷偷跟着我修仙第9章 必須記下這個教訓!在線免費閱讀

端詳着被切開原石的切面,噴壺淋上一層水,老坑老種的帝王綠呈現在眼前。

翠綠靈動的翡翠,因為水頭一級棒,而顯得布靈布靈的!

顯然,是極品!

這時,刁猛目光看向虎嘯天。

這時的虎嘯天面色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嚴峻,雙眼中,泛出了有些不可置信的神色。

意外!的確意外!

居然切出了帝王綠,這跟中了五百萬的彩票,沒有什麼不同。

兩連漲!難道真是有實力嗎?

不能吧?應該是碰巧了吧?

這邊的疑竇未消,那邊的震驚聲再度傳來:

「卧槽啊,三連漲!」

「細糯飄花的料子,雖然種水中等,但是勝在料大無裂,而且活花靈動,手鐲可以出一小框……」

還沒有看完手中的帝王綠,張偉又轉向另一台切石機,捧着一塊細糯飄花的大料,雙手有點顫抖。

且不說把這些料做成貨,就算是現在出手,也至少能賺10倍了!

這時,董事長虎嘯天,也不再看翡翠原石,而是雙眼直勾勾地盯着刁猛。

卧槽啊,老子行走江湖一輩子,多簡單的錢都賺過,可是,從來不知道,財富可以來得這麼容易!

只是,虎嘯天並沒有從刁猛眼中看到驚喜。

這個年輕人依舊是平靜如水,就好像一切真的手拿把掐,盡在掌握的神情。

虎嘯天遲疑了,難道自己真的小看了這個小子了嗎?

「第四塊,也切漲了!」

「白冰,玻璃種!有手鐲位,價值百萬以上!」

切石師傅,再度失聲驚叫。

這一次,虎嘯天沒有再去看切開的原石,而是,再度看向刁猛。

看向刁猛的眼神,完全就是一副看妖孽的樣子。這小子怕不是人吧?

濱市,是華夏國內最大的翡翠原石集散地。就算是濱市在翡翠界這樣的地位,恐怕一天也開不出這麼多高貨翡翠料子吧?這小子居然能輕鬆做到了?

看着虎嘯天驚惑的眼神,刁猛仍舊是波瀾不驚道:

「今天,我和老闆娘,在原石一條街掃貨時,讓各家把壓箱底的石頭都拿出來了,所以,品質高的多一些,以後,恐怕都沒有那麼多了。」

的確,好品質的翡翠,少之又少,很多人抱着一塊好的原石,可能幾年都出不了手,誰能想到,翡翠一條街存了好多年的存貨,這一下子被刁猛收來了大半。

要是收貨的行動,不被虎嘯天叫停,或許,僅剩的那一點,也逃不過刁猛的魔爪了。

「你真的確定,這些都能開漲?」

看着滿車間的翡翠原石,虎嘯天似乎開始相信刁猛的話了。

「看嘍,這事兒誰說得准呢,不過,按照我知道的相玉之法,應該是十有八九了吧?」

這時的刁猛開始諱莫如深,甚至,還大言不慚地說什麼「相玉之法」。

這讓一旁的夏末白白眼直翻,內心暗罵——哼!不要臉!還騙人說自己有相玉之法,欺騙純潔小老頭兒,刁猛,你不是好人!

……

石頭一塊接一塊地切開,一直切到了二十連漲!

開翡翠都開到了麻木,什麼天空藍、冰晴底、紫羅蘭花樣頻出。

「別切了,別切了!」

好料子切出一籮筐後,虎嘯天趕緊叫停了切石師傅。

「這樣切,會浪費不少料子,回頭找個好的解石師傅,好好規劃切石線路,一塊一塊慢慢切!」

虎嘯天雖然不是翡翠專家,可是,也在濱市生活了一輩子了,自然也知道越是高品質的料子,越是金貴。

這樣直接拉開大鋼鋸,照着翡翠原石一切兩半,直接把裡邊的翡翠也一切兩半了,嚴重影響了翡翠的價值。

縱然,張家有錢,也不能這麼暴殄天物。

叫停了解石團隊,虎嘯天信步走到刁猛面前,搓了搓手,一把握住了刁猛的雙手,滿臉不好意思道:

「小刁,不不不!刁老弟,剛才,是老哥誤會你了,老哥給你道歉!」

虎嘯天的這話,倒是讓刁猛沒有想到。且不說你張家是濱市的四大家族之一的家主,就單說你已經是個七十歲的老人,也不應該叫自己「老弟」的哇。

所以,雙手握着虎嘯天的刁猛,一臉懵逼地看向張偉,眼神中充滿了詢問之意。

那意思也很明顯,老闆,你爹叫我老弟,這話,我接了你不會生氣吧?

作為一個濱海市有頭有臉的老狐狸,虎嘯天自然是一眼就看透了刁猛的意思,轉頭看了三兒子張偉一眼,繼續說:

「別管他,咱們各論各的,他是你老闆,我是你老哥!話先說到這裡,以後,你可不能生老哥的氣了,老哥不了解你,真誠向你道歉!」

本來,刁猛還打算客氣客氣的,可是,看到了一旁夏末白滿眼狡黠的目光,刁猛的心中,忽然泛起了一個不成熟的想法,先是露出了一個職業假笑,又繼續說:

「董事長言重了,一切都聽從董事長的安排。」

說完,刁猛還看了一眼滿臉尷尬的張偉,和一臉壞笑的夏末白。

「老弟,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什麼董事長,董事長的,以後,你直接叫老哥。」

虎嘯天假裝生氣道。

「好好好,一切,都聽從老哥的安排。」

刁猛順勢接話。

這時,虎嘯天才放了心一樣,拉起了刁猛的小手,就往外走:

「今天,咱哥倆第一次認識,必須好好喝一杯。」

要說,這虎嘯天的成功,絕對不是偶然的,就是這種翻臉比翻書還快的能力,就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來的。

二十連漲!這絕對是個神話了。

而且,也證明了刁猛絕對不是尋常之人。這樣的人,在自己手下,絕對是超級臂助,而一旦自己籠絡不下,落到其他家族手裡,就是自己最大的敵人。

所以,趁着這個熱乎勁,自己無論如何,也得籠絡住此人。

至於自己屈尊稱呼他「老弟」什麼的,無非都是虛名,是一分錢都不值的東西!

再說刁猛。

既然,人家張家家主都這麼給自己面子了,要是自己不接這面子,顯然也不合適,便也不再看自己老闆的臉色,而是大手一揮:

「一切全憑老哥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