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沈嫣然傅聲俞 《沈嫣然傅聲俞》 第1章_一盾小說
◈ 《沈嫣然傅聲俞》 第3章

《沈嫣然傅聲俞》 第1章

「啊……」沈嫣然驚喘一聲,本就一片泥濘的地方竟直直坐在了傅聲俞不能人道的地方。她渾身猛地顫慄起來,下意識抱住傅聲俞的肩,下裳都濕透了。傅聲俞垂眸看向懷中柔若無骨的女人,就窺見一片溫軟雪白。聲音都啞了幾分:「你這是在勾引我?」沈嫣然這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沈嫣然傅聲俞》第3章免費試讀

一時之間,屋內的喘息聲都沉重許多。
沈嫣然光是聽着,那些藏在身體里的藥性就開始發作!
她笨拙的討好傅晟,生怕讓他發現不對。
傅晟的大手隔着布料覆了上去,握着滿手溫軟變換着各種形狀。
她感覺到抵着她的那處更加灼熱膨脹。
沈嫣然迷糊不清的意識里隱約冒出一絲畏懼——這還不得把她弄死在這床榻之上……
傅晟忽然開口,聲音是帶着欲的喑啞:「你跟誰學的?」
他的話語像一盆冷水兜頭潑過來,手卻一個用力,將肚兜生生扯下!
沈嫣然剛要開口,顫巍巍的雪尖就被銜入了火熱的口中!
「唔……」她感覺自己都要融化了,沒忍住喟嘆一聲
可這聲剛起。
床邊的牆壁忽然傳出一聲脆響,像是打碎了什麼!
這動作驚得兩人動作都是一頓。
沈嫣然回過神,緊張地回頭看向傅晟。
傅晟的眼神重新變得清明,他收回手起身:「我去書房睡。」
他丟下這句話,徑直披了衣大步離開。
沈嫣然看着他的背影,僵坐在床上,思緒如亂麻。
怎麼會突然就要走?她明明都能感受到,傅晟方才已然動情。
若是今天圓房不成,豈不是還要繼續糾纏……
正想着,門口就傳來嫡姐沈晏秋氣急敗壞的聲音:「你怎麼回事?連個男人都留不住!」
沈嫣然委屈地攏了攏衣襟,不說話。
可沈晏秋看着她桃紅的面色和肩頭妒火更甚,大步上前質問:「他都碰你哪兒了?!」
沈嫣然籠緊外衫,低聲說:「沒有,隔壁耳房傳來聲響,世子被打斷,就走了。」
她抬眼看向沈晏秋:「嫡姐方才,是在隔壁嗎?」
沈晏秋氣焰頓時熄滅,沉默了幾息生硬開口:「滾出去!」
沈嫣然抿了抿唇,默默起身出去了。
翌日,沈嫣然就聽說傅晟因公辦差,要離京數日。
洞房的事只能擱置。
沈嫣然暗暗鬆了口氣,腦海中卻時時浮現那晚的畫面……
她心裏本就燥,偏偏嬤嬤仍要每日給她送葯來喝。
哪怕只有微量,也讓她動情不已。
如此過去幾日。
這天,沈嫣然剛剛喝了葯。
就有個侍女過來通傳:「綿姑娘,二公子回來了,請您過去商量婚事。」
屋內,沈嫣然驚恐地瞪大了眼睛。
她的身體已經開始一陣陣湧起熱潮,怎麼好去見傅聲俞!?
可傅聲俞喜怒無常,她也惹不得,只能勉強撐着身子跟着侍女過去。
他們沒拜堂,商談婚事需要隔着屏風。
沈嫣然想着,左右見不到人,她興許能矇混過關。
平瀾院。
沈嫣然進屋,透過屏風,隱約看見一個人影坐在書案前,似乎在寫着什麼。
傅聲俞的聲音懶懶傳來:「過來,看婚帖。」
他的聲音也和傅晟幾乎一樣,這讓沈嫣然又想起了那晚的畫面,心跳得越發強烈,胸前一陣陣飽脹。
「……是。」她不敢拒絕,挪着步子過去。
可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棉花上,腿腳軟得厲害,褻褲的摩擦更是讓她想要發瘋。
傅聲俞坐在書案前的輪椅上,正提筆寫婚書,耳廓上有一顆小小的紅痣。
她湊過去,見到那張和傅晟一模一樣的臉,心裏不禁一陣愧疚。
可一想起傅晟,她身體里的藥效又像是浪潮一般湧上,連呼吸都像輕喘。
耳邊,卻傳來傅聲俞狐疑的聲音:「你很熱?」
沈嫣然一驚。
哪怕她臉上已經布滿潮紅,眼前的一切彷彿都變得模糊不清。
卻還是強忍着難受搖頭:「沒、沒有……」
傅聲俞眼神幽深地看了她一眼,拿起喜帖遞給她:「瞧瞧。」
沈嫣然咬緊了唇去接,骨節分明的大手和她手無意觸碰的剎那。
她渾身猛地一顫,腿一軟,就直直跌進了傅聲俞的懷中!
「啊……」沈嫣然驚喘一聲,本就一片泥濘的地方竟直直坐在了傅聲俞不能人道的地方。
她渾身猛地顫慄起來,下意識抱住傅聲俞的肩,下裳都濕透了。
傅聲俞垂眸看向懷中柔若無骨的女人,就窺見一片溫軟雪白。
聲音都啞了幾分:「你這是在勾引我?」
沈嫣然這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她滿面通紅,難為情地想要解釋:「我……我……」
還沒說出個所以然,沈嫣然忽然察覺到什麼,渾身一僵。
某個烙鐵般的東西正亘在她腿間,散發著讓人無法忽視的強烈存在感。
沈嫣然傻眼,下意識脫口而出:「你、你不是不能人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