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沈嫣然傅聲俞 《沈嫣然傅聲俞完整章節》 第3章_一盾小說
◈ 《沈嫣然傅聲俞完整章節》 第5章

《沈嫣然傅聲俞完整章節》 第3章

回到家,我拎着普拉達手提包走在前面,小李抱着一堆補藥包跟在後面,一打開門,薄衍舟剛從樓上下來,一邊下樓一邊整理袖口,隨意的動作最迷人。…《沈嫣然傅聲俞完整章節》第5章免費試讀「小李,去家政公司找幾個靠譜的阿姨,要做飯特別好吃的那種,最好有營養師資格證。」我和一堆補藥坐在后座,深思熟慮後吩咐小李。「好的,夫人。」小李應道。嫁給薄衍舟後,雙方父母都提過請幾個傭人打掃衛生,修理庭院,做做飯菜,但是被戀愛腦晚期的我拒絕了。我和薄衍舟的愛巢,多一個人我都覺得礙眼,會影響我和他卿卿我我,比如從客廳做到廚房之類的。結果可想而知,我過得似寡非寡。既然都重生了,就不要再做這種腦子不清白的夢。回到家,我拎着普拉達手提包走在前面,小李抱着一堆補藥包跟在後面,一打開門,薄衍舟剛從樓上下來,一邊下樓一邊整理袖口,隨意的動作最迷人。「小李,你可以走了。」我放下手提包,吩咐小李。小李把補藥擺在了桌子上,然後對薄衍舟恭敬的彎了彎腰,才匆匆離去。「一個小時後有個酒會,你爸媽也會參加,你準備一下和我一起去。」薄衍舟絲毫沒在意我帶回來一堆什麼東西,只是寡淡的通知我。他從不願意帶我出席任何場合,除非那個場合我有用,比如我爸媽要參加。重生後我還沒回去看過我爸媽,不是因為不孝,而是經過上一世發生的事情,我至今愧對他們,有點不敢見他們。「哦,好。」我起身去二樓。這半個月我一點都沒有閑着,重新購入了一批衣服,無論風格還是版型,都和之前的單調沉悶截然不同。我選了一條小紅裙,一字肩,胸口是比較開放的V領設計,但是有一層薄紗縫製,若隱若現,下身裙擺是魚尾,露出一雙纖細筆直的小腿。雖然我瘦的過分,可是架不住我足夠白,身高168,除了胸部缺陷,其他的自我感覺良好。至於蔚藍那種小清純,我覺得實在不適合我,我又不是20歲的年紀。化好妝以後,我戴上了一套水晶耳墜和同款項鏈,聚光燈下絕對能閃瞎別人的眼,以前多收斂,現在就多張揚。薄衍舟在樓下等我,他正在講電話,聽到我下樓的聲音後毫無反應,連看一眼的慾望都沒有,我也不在意,一個人先去車上等。幾分鐘後,薄衍舟出來了,從上車到出發,視線一秒鐘都沒有落在我身上。一路上,我和薄衍舟沒有說過一句話。他開他的車,我玩我的手機,我加了齊舟陽的微信,正在噓寒問暖。我:小齊,你要是覺得醫院食堂的飯吃不慣,姐姐派人給你送飯菜過去。齊舟陽:不用不用,姐姐,我吃的慣。我:今天忘了給你買點營養品了,明天吧,明天我去看你給你帶點。齊舟陽:真不用這麼客氣!我:不是客氣,確實是我撞了你,害你住院的,別不好意思,有事直接跟我說。齊舟陽和蔚藍家境差不多,在蔚藍面前,薄衍舟是有錢有顏的高富帥,那我也可以去齊舟陽面前當白富美。想想還挺旗鼓相當的,心裏有了一絲微妙的平衡。前方紅燈,車子停下,薄衍舟終於動了動脖子,側眸看了我一眼,後知後覺的發現了我今天的不同,但是依舊狗嘴裏吐不出象牙,「這件衣服穿你身上太浪費了。」果然,電視劇里演的女主改變風格驚艷男主的戲碼,是假的。我放下手機,用手託了托胸口,反問,「真的很小嗎?我今天特地穿了厚實的胸墊。」我這個過於豪放的動作,成功的讓薄衍舟再次黑了臉,他冷冷道,「沈嫣然,你能不能注意一下你的言行。」「為什麼?」我反問。我已經注意了這麼多年,有用嗎?死過一次的人總是格外看得開一些,與其束縛自己,不如放飛心情。「別忘了你的身份。」薄衍舟的語氣已經很差了。他並沒有把我當妻子對待,卻要求我用這個身份自律。我扭頭看着窗外的風景,不想說話,換做以前,但凡是薄衍舟主動和我說兩句話,我都會開心得不行,然後各種找話題,免得聊天終結。到了酒會現場,我和薄衍舟當了一會兒表面夫妻,與幾位熟悉的生意夥伴閑聊了幾句後,我就獨自一人找了個地方坐下休息。好死不死,我旁邊也坐了一位妙齡女子,仔細一看,這不是前不久和薄衍舟開房上了熱搜的那位小白花?「青青,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坐着?」又有一個女人走了過來,沖小白花潘青青問。「我在這休息一下,小露,你也來陪我坐一會兒。」潘青青聲音甜美極了。我發現薄衍舟好像很喜歡聲音好聽的女人,蔚藍如此,他以往鬧過緋聞的對象個個如此。兩人在我旁邊開始聊天,似乎沒人注意我。陳小露一直拿潘青青打趣,「你家薄總在那裡,你也不去打個招呼?」「你別胡說,什麼我家薄總,他有老婆的。」潘青青嗔怪的答道。「他那老婆幾百年沒見過一次,形同虛設好不好?誰不知道你最近和他走得最近,我聽說他給你買房了?」陳小露滿滿的羨慕嫉妒。「嗯,他對我挺大方的。」潘青青話里話外都帶着炫耀,「我都不知道他為什麼對我這麼好,遇到他我還挺幸運的。」薄衍舟對誰都大方,除了我這個形同虛設的妻子。每一個跟他鬧過緋聞的女人,和他分手後都對他讚譽有加,這就是金錢的魅力。這時,我父母走了過來,見我一個人坐在這裡,便問,「然然,薄衍舟呢?怎麼沒陪着你?」聽到薄衍舟的名字,潘青青和陳小露立馬扭頭看着我,兩人的臉色一定非常精彩。我起身挽住我媽的胳膊,撒嬌道,「和他待在一起有什麼意思,無非就是和一群人談生意,我還是和你們聊聊天好玩一些。」我媽驚訝的看了我一眼,我都好多年沒和她撒過嬌了。「你們母女兩聊聊,我去找老秦他們聊會兒。」我爸一個直男,壓根聽不出我的變化,樂呵呵的去找他的老朋友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