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沈嫣然傅聲俞 《沈嫣然傅聲俞完整章節》 第1章_一盾小說
◈ 《沈嫣然傅聲俞完整章節》 第3章

《沈嫣然傅聲俞完整章節》 第1章

這幾人是我最好的朋友,上一世我家被為愛瘋狂的薄衍舟整垮,是她們伸出手幫我,雖然還是敵不過薄衍舟,可是患難見真情,她們的真心讓我銘記於心。…《沈嫣然傅聲俞完整章節》第3章免費試讀這幾人是我最好的朋友,上一世我家被為愛瘋狂的薄衍舟整垮,是她們伸出手幫我,雖然還是敵不過薄衍舟,可是患難見真情,她們的真心讓我銘記於心。於是我就把我要和薄衍舟離婚的事,告訴了她們。重生的事除外。聽完我的話,三人沉默了幾秒後,一齊鼓掌,「好!為了祝賀我們家然然脫離戀愛腦,今晚不醉不歸!」「Cheers!」我也開心的高喊,白骨精的手臂舉得高高的。我好像看到了自己和薄衍舟離婚後,自由自在的奔向新的人生,上一世的慘劇被我遠遠的甩在了身後。有了幾分醉意後,四個女人的膽子也迅速膨脹起來。李悠拍着我的肩膀,「然然,你看這裡有沒有合眼緣的帥哥,不要怕,喜歡就上!薄衍舟成天鬧緋聞,咱不能輸!」「有、有點道理。」我醉眼朦朧的四處掃蕩,最後視線停留在了一個背影上,高高瘦瘦的,從穿着來看應該很年輕,大學生嗎?薄衍舟能找個女大學生,我也能找個男大學生。我端着酒杯跌跌撞撞的走過去,伸手拍了拍那個年輕男孩的肩膀,「帥、帥哥,喝酒嗎?我請、請客……」年輕男孩轉過頭,很清俊,有點奶油小生的感覺。他先是驚訝的看着我,然後就略帶抱歉的搖搖頭,「不好意思,姐姐,我有女朋友了。」「啊這樣啊?啊對不起啊,我換個沒女朋友的……」我對着年輕男孩深深鞠躬,酒精麻痹了我的語言系統,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換個方向就繼續物色人選去了。結果我沒走兩步,就被別人凌亂的腳步絆倒,連手裡的酒杯也摔了個四分五裂。我頭昏腦漲,栽倒在地上後竟有一種想要原地睡覺的奇特想法。「姐姐,我扶你起來吧!」是男大學生伸出了援手。我坐在地上,仰頭滿臉通紅的看着他,怎麼眼睛還出現幻覺了?男大學生的臉變成了薄衍舟的,正冷冰冰的盯着我。我努力的想爬起來,結果一巴掌按在了碎玻璃上,鮮紅的血涌了出來,我愣了兩秒後,眼前一黑暈了過去。「沈嫣然,你以為你家能攔得住我嗎?」夢裡,我又看到了薄衍舟那張殘忍冷酷的臉。我像個瘋婆子一樣,癱坐在摔得亂七八糟的客廳里,眼淚拚命的流。得知薄衍舟要和我離婚的事情,我的父母聯合薄家長輩們紛紛給他施壓。薄衍舟根本不聽勸,一意孤行,還付出巨大代價把沈家整垮。薄家長輩們從一開始的反對他,斥責他,到後面不得已幫助他,再到後面我聽說他們也接受了蔚藍。她在薄衍舟一意孤行的袒護下,漸漸得到了薄家父母的贊同。最重要的是,那時候蔚藍已經懷孕了。「薄衍舟,我愛了你十年,你就對我一點點感情都沒有嗎?」我捂着臉,眼淚又從指縫流走。「沒有,沈嫣然,我給過你機會好聚好散,是你不珍惜。」薄衍舟冷冷的告訴我,然後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專屬鈴聲,蔚藍清脆動聽的聲音響起。薄先生請接電話,薄先生快接電話啦!我聽着那樣甜蜜的鈴聲,看着薄衍舟快速離開,感覺天旋地轉,胸口也一陣陣劇痛。在窒息的痛苦中,我猛地驚醒。「呼~呼~」我劇烈的喘着氣,才發現我竟然在自己的卧室里,窗外陽光明媚,鳥語花香。男大學生怎麼還把我送到我家來了?我看了一眼包紮好的手,然後捂着劇痛的太陽穴,想要搜索一下男大學生的身影,卻聽到了薄衍舟的聲音在門外傳來。「你們玩,今天沒興趣。」他倚在二樓的護欄上,指間夾着香煙,聲音慵懶,側影如松。我扶着門框,看到他走了過來,問,「你把他藏哪裡了?」「誰?」薄衍舟濃眉緊皺。「男大學生。」我答道。難得遇到一個除了薄衍舟以外,我感覺不錯的男人,我有點捨不得放過。反正一個月以後,薄衍舟就要為另一個女人開啟瘋狂模式,我也可以早點選一位心靈安慰天使,用來轉移我的痛苦。聽到我的回答,薄衍舟那張俊臉頓時怒氣蔓延,他看了一眼我的穿着,然後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把我拖進了卧室的衣帽間,「媽的,給我換掉!誰准你穿這麼騷的?」騷?我低頭看了看胸前二兩肉,微弱的起伏,全靠布料全力輔助。我覺得這個字眼不適合我,況且一個不愛我的男人,你管我騷不騷?「薄衍舟,前兩天你和那個小白花女藝人開房,是真的嗎?」我沒動,反而平靜的問他。「輪不到你管。」他的回答一如既往。「那我以後也輪不到你管,如果不離婚,那就各玩各的吧。」我淡淡的說。這麼多年了,我沒有愛情的滋潤,總得找一點荷爾蒙的滋潤。原來擺爛就是這種感覺,真的很舒服,我再也不用為了薄衍舟而快樂悲傷,靈魂都開始回歸身體了。男人的是天生的雙標狗,自己能出去花天酒地,但老婆必須在家三從四德。薄衍舟也不例外,他不愛我,但我名義上還是他的妻子。「想給我戴綠帽子了?」薄衍舟冷笑了一聲,然後十分惡劣的伸手勾開了我的黑色深V,「你覺得這種身材哪個男人喜歡?」我低頭一看,胸貼完整的包裹住了所有的春色,一點都沒泄露出來。這可是最小號的胸貼。我撥開那隻手,很冷靜的整理好衣服,「我以後會多吃點飯,多喝木瓜牛奶,盡量攢夠資本,好讓你頭上的綠帽多幾頂。」「沈嫣然你他媽是瘋了?!」薄衍舟終於受不了了,他看着我,「這兩天吃錯藥了?」以前那個沈嫣然,沉穩大方懂事體貼,怎麼可能滿嘴胡言亂語?要是我爸聽到我剛才的話,可能會氣出心梗。可是只有先變成瘋子,才能從即將變成瘋子的薄衍舟手裡逃出來。沒有蔚藍的出現,他是不會和我離婚的,商業聯姻從來不是可以隨心所欲的過家家,他那麼理智的人,權衡利弊是拿手好戲。而我又實在不想再經歷一次眼睜睜看着他愛上別人的過程。「那你和我離婚吧。」我再度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