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不同的選擇

「音音,你是願意跟着爸爸媽媽,還是跟親生父母回鄉下?」

盛夏午後稍顯熾熱的陽光照進別墅客廳內,吳瑜緊張地看着養了十六年的女兒,神色間滿是期待。

不只是她,此刻客廳內凌、蘇兩家,十幾號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一處。寬大的歐式單人沙發上,身材纖細的小姑娘蜷縮在裏面,雙手抱膝頭埋進去,整個人孤獨而脆弱。

「音音,不要怕,媽媽在這呢。」

吳瑜走上前,激動地將女兒抱在懷裡。緊張的姿態,彷彿懷中的小姑娘是稀世珍寶。

熟悉的窒息感來襲,蘇音嘗試着睜開眼,略顯刺目的光線後,一串人映入眼帘。

蘇建軍、孟田芬、凌志成……還有……視線轉動,如記憶中一樣,她看到了坐在沙發角落裡的凌夢。

眼前的場景,跟她回憶過無數次的那幕一模一樣。

蘇音短暫的人生分為兩段。

前十六年,她是富裕家庭凌家的獨生女,家境優渥、無憂無慮。直到十六歲那年,中考前夕全市學校統一體檢,負責體檢的吳瑜偶然間看到了農村女孩蘇夢,兩張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臉很難不讓人去懷疑。親子鑒定後,當年抱錯孩子的事真相大白。

凌夢當然要回凌家,可輪到她時情況卻複雜起來。

除去長女外,蘇家夫婦前幾年又生了個兒子,陌生的女兒對他們來說可有可無。與之相反,凌家養了她多年,早已有了深厚的感情,全家上下都捨不得她。

一邊想推脫,一邊想接納,在雙方會談並詢問她意願後,她順理成章繼續留在凌家。

當時她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在短暫的拐彎後,一切都會恢復原狀。

可後面發生的一切卻告訴她自己有多天真,親生的與抱養的終歸不一樣。她一再讓步,對方卻得寸進尺,一步步將她逼到懸崖邊,最終以無比慘烈的結局收場。

十六歲到二十五歲,整整十年,當她一次又一次忍住委屈讓步於凌夢時,腦海中總會閃現出當日的一幕。

凌、蘇兩家所有人坐在凌家別墅客廳內,吳瑜滿含期待地詢問她想跟哪邊。

十年間,她不止一次地設想着:如果當時她做出另一種選擇,是不是會不一樣。最起碼在別人要求她謙讓時,她可以挺直腰板大聲拒絕,因為她並非寄人籬下,靠人施捨才得以維持眼前生活,她堂堂正正、理直氣壯。

「音音?」

吳瑜稍顯急切的聲音將她拉回現實,胳膊因對方握得太緊而傳來的悶痛感告訴她,眼前的一切不是夢。

如無數次期盼的那般,她回到了十年前,當初選擇的時候。

抬頭,她再次環顧客廳。

以茶几為界,左邊凌家人衣冠楚楚、氣質不凡,跟別墅內豪華歐式裝修相得益彰。而右邊的蘇家人……能看出他們為今天的會面特意準備過,身上穿得衣裳還帶着新熨燙後的褶子,可土氣的款式與同樣鄉土的氣質是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

兩撥人,處於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前世她選擇留在凌家,其中很大部分原因源自於她對底層貧困生活的恐懼。

可經歷十年磨礪,她的心境早就變了。與錦衣玉食相比,她更希望得到一份心靈上的坦然和無愧。

「音音,告訴媽媽,你要跟着誰?」

吳瑜半跪在沙發前,殷切地看着她。無論十六歲之前還是之後,這位「媽媽」對她始終是不冷不熱。區別在於,十六歲前她看她的眼神中帶着戒備和冷漠,而認回親生女兒後,她則是毫不掩飾的厭惡和排斥。

昨晚的下廚和今早的勸說,是記憶中唯二母女溫情的時刻。

既然不喜歡她,為何極力勸說她留下?

前世她身處居中,被周圍人洗腦着要感恩凌家,從骨子裡不敢生出任何反抗的心思,只一門心思覺得肯定是自己不好,才招致吳瑜厭惡。可如今跳出那個怪圈,她才開始疑惑吳瑜態度。

這也太奇怪了。

不過現在不是深究的時候,心裏留下個問號,她扶着沙發扶手站起來。稍微停頓下,讓久坐麻木的腿恢復知覺,她走到蘇家人跟前,面對面看着坐在最中間的中年夫妻。

黝黑的漢子叫蘇建軍,旁邊稍顯老態的婦女叫孟田芬,這便是她的親生父母。與對面凌家人自然但不失禮的坐姿不同,他們僅半個屁股坐在沙發上。見她走來,兩人放在膝蓋上的手局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