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蘇音秦朗的小說免費 第2章、吳瑜的心思_一盾小說
◈ 第1章、不同的選擇

第2章、吳瑜的心思

「音音,你是願意跟着爸爸媽媽,還是跟親生父母回鄉下?」

盛夏午後稍顯熾熱的陽光照進別墅客廳內,吳瑜緊張地看着養了十六年的女兒,神色間滿是期待。

不只是她,此刻客廳內凌、蘇兩家,十幾號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一處。寬大的歐式單人沙發上,身材纖細的小姑娘蜷縮在裏面,雙手抱膝頭埋進去,整個人孤獨而脆弱。

「音音,不要怕,媽媽在這呢。」

吳瑜走上前,激動地將女兒抱在懷裡。緊張的姿態,彷彿懷中的小姑娘是稀世珍寶。

熟悉的窒息感來襲,蘇音嘗試着睜開眼,略顯刺目的光線後,一串人映入眼帘。

蘇建軍、孟田芬、凌志成……還有……視線轉動,如記憶中一樣,她看到了坐在沙發角落裡的凌夢。

眼前的場景,跟她回憶過無數次的那幕一模一樣。

蘇音短暫的人生分為兩段。

前十六年,她是富裕家庭凌家的獨生女,家境優渥、無憂無慮。直到十六歲那年,中考前夕全市學校統一體檢,負責體檢的吳瑜偶然間看到了農村女孩蘇夢,兩張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臉很難不讓人去懷疑。親子鑒定後,當年抱錯孩子的事真相大白。

凌夢當然要回凌家,可輪到她時情況卻複雜起來。

除去長女外,蘇家夫婦前幾年又生了個兒子,陌生的女兒對他們來說可有可無。與之相反,凌家養了她多年,早已有了深厚的感情,全家上下都捨不得她。

一邊想推脫,一邊想接納,在雙方會談並詢問她意願後,她順理成章繼續留在凌家。

當時她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在短暫的拐彎後,一切都會恢復原狀。

可後面發生的一切卻告訴她自己有多天真,親生的與抱養的終歸不一樣。她一再讓步,對方卻得寸進尺,一步步將她逼到懸崖邊,最終以無比慘烈的結局收場。

十六歲到二十五歲,整整十年,當她一次又一次忍住委屈讓步於凌夢時,腦海中總會閃現出當日的一幕。

凌、蘇兩家所有人坐在凌家別墅客廳內,吳瑜滿含期待地詢問她想跟哪邊。

十年間,她不止一次地設想着:如果當時她做出另一種選擇,是不是會不一樣。最起碼在別人要求她謙讓時,她可以挺直腰板大聲拒絕,因為她並非寄人籬下,靠人施捨才得以維持眼前生活,她堂堂正正、理直氣壯。

「音音?」

吳瑜稍顯急切的聲音將她拉回現實,胳膊因對方握得太緊而傳來的悶痛感告訴她,眼前的一切不是夢。

如無數次期盼的那般,她回到了十年前,當初選擇的時候。

抬頭,她再次環顧客廳。

以茶几為界,左邊凌家人衣冠楚楚、氣質不凡,跟別墅內豪華歐式裝修相得益彰。而右邊的蘇家人……能看出他們為今天的會面特意準備過,身上穿得衣裳還帶着新熨燙後的褶子,可土氣的款式與同樣鄉土的氣質是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

兩撥人,處於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前世她選擇留在凌家,其中很大部分原因源自於她對底層貧困生活的恐懼。

可經歷十年磨礪,她的心境早就變了。與錦衣玉食相比,她更希望得到一份心靈上的坦然和無愧。

「音音,告訴媽媽,你要跟着誰?」

吳瑜半跪在沙發前,殷切地看着她。無論十六歲之前還是之後,這位「媽媽」對她始終是不冷不熱。區別在於,十六歲前她看她的眼神中帶着戒備和冷漠,而認回親生女兒後,她則是毫不掩飾的厭惡和排斥。

昨晚的下廚和今早的勸說,是記憶中唯二母女溫情的時刻。

既然不喜歡她,為何極力勸說她留下?

前世她身處居中,被周圍人洗腦着要感恩凌家,從骨子裡不敢生出任何反抗的心思,只一門心思覺得肯定是自己不好,才招致吳瑜厭惡。可如今跳出那個怪圈,她才開始疑惑吳瑜態度。

這也太奇怪了。

不過現在不是深究的時候,心裏留下個問號,她扶着沙發扶手站起來。稍微停頓下,讓久坐麻木的腿恢復知覺,她走到蘇家人跟前,面對面看着坐在最中間的中年夫妻。

黝黑的漢子叫蘇建軍,旁邊稍顯老態的婦女叫孟田芬,這便是她的親生父母。與對面凌家人自然但不失禮的坐姿不同,他們僅半個屁股坐在沙發上。見她走來,兩人放在膝蓋上的手局促的搓着,低頭像沒寫作業被老師抓住的小學生。

「你們……」

蘇音嘴唇闔動,神色複雜。即便遭遇過那麼多,此時此刻她依舊難免同情起凌夢。深吸一口氣,收攏駁雜的思緒,她緩緩開口,道出前世在心裏問過無數遍的問題:

「不想要我?」

面前夫婦不約而同地猛烈抬頭,眼中全是不可置信。

這麼強烈的情緒,蘇音當然感受到了。一瞬間她如釋重負,同時心中的疑惑也越來越深,直到後面吳瑜咳嗽聲傳來。

情緒激動的孟田芬接到吳瑜眼色,理智回籠,低頭訥訥道:「音音,凌家……多好啊。有大房子住,漂亮衣服穿,而我們家……別說你多了個弟弟,就算前面只有夢夢一個的時候,我們也給她買不起這麼好的東西。」

說到最後,孟田芬聲音中帶出點哽咽。知道孩子抱錯後,她忍不住偷偷去學校看過。當時正好周一升國旗,迎着朝陽,小姑娘站在主席台上演講。她長得那麼好看,五官集合了她和建軍,不,蘇家和孟家所有人的優點。演講稿也寫得好,連她這個文化水平不高的聽着都大受鼓舞。還有普通話,那麼標準,比電視里的播音員也差不到哪兒去。

這樣一個哪哪都優秀的小姑娘,就是她的親生女兒!

她多想認回她,可隨後吳瑜的一番話卻讓她認清現實。看看音音再看看夢夢,同樣的兩個小姑娘,為什麼音音那麼優秀?全是因為凌家的悉心培養!

凌家這麼多年養出了感情,捨不得想留下她,這是音音的幸運。

「你們沒養過音音一天,但應該知道好賴。如果你真的愛孩子,想為她好,就應該讓她繼續留在凌家。」

吳瑜是這麼說的,當時她有些難以接受,可冷靜下來後她不得不承認,對方說得有道理。

勉強抑制住心中激動,她狠心道:「你弟弟馬上就要上學,我們家真的養不起兩個學生,你就留在凌家吧……」

口口聲聲都是「弟弟」,為了兒子毫不留情的拋棄女兒?這種橋段在90年代再尋常不過。如果蘇音只是個單純的十六歲女生,她肯定就信了。可她芯子里裝着個成人的靈魂,方才這對夫妻下意識的抬頭足以讓她作出判斷,後面這點干擾像絲毫沒用。

「我知道了。」

走回到單人沙發前,她看着左右兩側,緩緩開口:「我選爸爸媽媽。」

在吳瑜和凌志成激動的神情中,她再次開口,斬釘截鐵道:「親生的。」

吳瑜唇角的笑容戛然而止,錯愕道:「凌音……你……」

很快意識到自己的口氣不對,她忙改口,溫柔道:「音音,昨晚媽媽不是跟你談過了,今早你也答應過媽媽會留下來?」

如川劇般的變臉速度讓蘇音越發篤定自己的選擇。

想着自己目前的處境,不便與凌家撕破臉。正準備虛與委蛇、大肆煽情一波,給雙方一個台階下,她餘光看到角落裡的凌夢。對方正看着她,雙眼中的嫉恨幾乎要化為實質。

前世種種如電影膠片般迅速閃過眼前,她想過給這些人讓步,可這些人何曾想過她?

心裏堵着口氣,她直接開口,「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媽媽突然對我這麼好?」

吳瑜噎住了,蘇音繼續道:「我是奶奶帶大的,從小媽媽雖然經常來看我,但卻從不抱我。每次看到我,甚至有點……怎麼說呢,好像是厭煩。那時候我不明白,甚至還偷偷哭過,後來奶奶告訴我考第一媽媽會開心,所以我拚命讀書,每次都第一,可就這樣媽媽依然不喜歡我。這些年我一直不明白,但現在清楚了,這就是傳說中的血緣天性。孩子是母親生得,是不是親生母親肯定有天然的感知。」

客廳內安靜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蘇音身上,吳瑜眼中閃過心虛。

「我想知道,被媽媽愛是怎樣的感覺,所以我想回到親生父母身邊。」

左邊,孟田芬早已是淚流滿面。她本以為音音這些年在凌家受盡寵愛,沒想到那些所謂的優秀根本不是什麼悉心培養,而是一個孩子為爭奪母親注意力的無奈之舉。

「我不想繼續呆在凌家,你們可以接納我么?我聽說今年高中開奧賽班,能考進去的免學費……」

沒等蘇音說完,激動的孟田芬已經將她抱在懷裡,緊緊摟住。

「回家,音音我們回家。你放心,就算砸鍋賣鐵,媽媽也要供你念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