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蘇音秦朗的小說免費 第3章、秦朗_一盾小說
◈ 第2章、吳瑜的心思

第3章、秦朗

眼瞅着對面親生母女抱頭痛哭,即將迎來大團圓的結局,吳瑜急了。

坦白說,她對音音還真沒什麼感情。

當年孩子出生時,她剛入職醫院沒多久,還沒轉正。正值事業起步期,做完月子後她便將孩子交給鄉下公婆,然後就一心撲在事業上。

等事業穩定再回過頭看時,孩子已經跟迎風生長的小白楊般竄老高。整個成長過程幾乎未曾參與,所以母女間感情十分生疏。

說沒遺憾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隨着近兩年她事業穩固,空閑下來時也開始期盼母女親情。她曾試圖修補感情,可偏偏音音那孩子是個悶葫蘆,三棍子打不出個屁,幾次挫敗後她也不想再自討苦吃。

抱錯孩子之事曝光後,驚訝之餘她長舒一口氣,得虧這些年沒怎麼關心過。

照她的意思,趕緊把她打發回親生父母那。偏偏就在這節骨眼上,音音救了個孩子。

那孩子出身可不一般,雖然不清楚具體來頭,可省里領導親自打電話來醫院,囑咐給孩子換乾淨病房、悉心照顧。

之後不久院長親自找她談話,說省大給了院里一個進修名額,話里話外那名額會歸她。

那可是省大進修班,有燕京來的醫學專家親自授課。上完進修班回來,以後都能說我是某某專家的學生,單這點就足夠吸引人。因此,進修班名額可謂是搶破頭,開班四五年來,還是頭一次輪到他們的頭上。

吳瑜自認這些年勤勤懇懇、兢兢業業,之所以無法獲得晉陞機會,全是吃虧在學歷上。

如果能得到這次進修機會,她日後的路肯定能走得更順利。

這些念頭在吳瑜心中一閃而過,權衡利弊後她迅速作出決定:今天無論如何得留下音音。

起身走到對面母女跟前,她面色越發誠懇:「音音,你說媽媽不關心你,這不是剜媽媽的心么!」

邊說著她邊給後面打眼色,凌家陣營中有位肥胖的中年婦女出聲,「音音,你怎麼可以這麼誤會你媽媽?她那麼努力工作是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讓你過上好日子。你從小吃的穿的,包括現在住得小洋樓,哪樣不是你爸爸媽媽辛辛苦苦賺來的。這孩子,也太不懂事了。」

「桂花!」

吳瑜忙打住她,滿臉不贊同,「音音還小,別說得這麼重。」

說完她扭頭,輕輕拍下蘇音肩膀,「音音別聽你小舅媽瞎說,媽媽對你心甘情願,畢竟你可是我們家的小公主。」

這寵溺的語氣…蘇音忍不住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尤其現在她還在孟田芬懷裡,對方情緒很激動,抱住她的手臂還在小幅度顫抖。

一邊說得天花亂墜,另外一邊卻是沉默無言。

或許以前的蘇音會相信前者,可閱盡千帆後她深刻地明白一個道理: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好多時候需要用心去感受。

「好啦,先別哭了。」

拍下孟田芬肩膀,從她懷裡站起來,蘇音抽張衛生紙遞給她。

然後她看向對面凌家陣營,剛才出聲幫腔的不是別人,正是她的小舅媽周桂花。

這位小舅媽可謂是見風使舵的典型,十六歲之前對她有多好有多親,後面十年就對她有多壞。目光掃過凌家一眾人模狗樣的親戚,周桂花這樣的不在少數。

蘇音目光微眯,慢慢來,她有的是時間。

現在最重要的是撫養權歸屬,如果她年滿十八歲,肯定想都不想直接一個戶口本單出去。前世經歷那麼多年冷暴力,好多時候她都是一個人,倒沒覺得獨自生活有多麼可怕。可她現在才十六,必須得有監護人。

剛從龍潭虎穴逃出生天,總不能再傻乎乎回去。

握緊拳頭,她目光定格在後面櫥柜上。

「媽媽真的當我是小公主?」蘇音撫摸下胳膊上的雞皮疙瘩。

吳瑜絲毫不覺得難為情,專註地看着她,「那當然,這麼多年來,音音可是爸爸媽媽唯一的女兒,我們不疼你疼誰啊。」

「真的疼我?」

蘇音輕笑,下一刻她指向飯盒,「前面有幾天特別熱,中午放學我拎着飯盒去給媽媽送飯。一路走到醫院門口時都快要暈倒了,不過是隨口提一提,媽媽卻十分嚴厲地批評我,說我不應該那麼嬌氣。」

隨着她手指的方向,凌、蘇兩家人齊刷刷看向櫥柜上的飯盒。

那是個四層的鋼口飯盒,單看着就知道重量就不輕,如果裏面盛滿湯湯水水,只怕成年人拎着都會覺得有點重。

當然重點不是飯盒輕重,而是那麼熱的天,放學回家的孩子不午休,而是被折騰着大老遠跑去醫院送飯。不僅如此,熱到快要中暑,開口說下就要被罵。

這真的是寵孩子?

所作所為,哪點跟「寵」沾邊?

客廳內出現短暫的沉默,凌家陣營尚能沉得住氣,蘇家這邊卻響起此起彼伏的抽氣聲。

吳瑜急了,「音音胡說什麼!」

回應她的是蘇音滿臉的不解,以及委屈的聲音,「媽媽不是說最愛我么?為什麼會這麼大聲跟我說話。」

吳瑜噎住了,她感覺情況有點不妙。

下一秒她的預感成真。

孟田芬本以為,把孩子留在城裡享福是最好的選擇。為了孩子的將來,她痛苦點沒什麼。可現在看來,情況壓根就跟她想像中不一樣。母女連心,她知道音音沒有說謊。

「吳醫生,既然孩子願意,那就讓她回來,好不好。」

孟田芬眼中全是懇求,吳瑜不禁皺眉。

不愧是親母女,都一樣不靠譜,答應好的事也能給反悔。

眼下局勢對她很不利,吳瑜心裏很清楚,音音必須得留下來。

只是怎麼才能讓她留下來?她飛速地思索着對策,大腦迅速轉動,當看到茶几上枱曆時,她腦中靈光一閃。

「不是我讓不讓…你們看這馬上就要中考,正是最關鍵的衝刺期。音音回去肯定會耽誤複習,不如讓她先呆在這,這事等考試完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