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秦朗

第4章、空間

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窮不能窮教育。

對於華國絕大多數家長來說,孩子的教育那可是比天還要大的事。吳瑜祭出大招,包括蘇音在內,蘇家所有人都只有退步的份。

蘇音想起了往事。

前世她學習成績一直不錯,即便身世變故後整個人渾渾噩噩,可底子擺在那。中考成績出來後,她押着分數線進入了本市最好的高中。

然而凌夢卻發揮失常、名落孫山。

成績出來後,吳瑜軟硬兼施,藉著調動學籍的功夫把兩人成績對調過來。凌夢進了市一中,而她則代替對方去了學渣雲集的八中。

八中學習風氣不怎麼好,很多學生私下組織起各種小團伙。報到當天她就被其中一個團伙盯上了,各種騷擾,好多時候搞得她課都不能好好上。

黑暗的高中三年,她學習成績一落千丈,到最後高考成績慘不忍睹。

沒能念大學是她的遺憾,可深究起來,這份遺憾是從她沒能進入合意的高中開始的。

重來一次她想彌補這份遺憾,儘管十分想脫離凌家,但她不得不承認吳瑜說得有道理。凌家別墅所在小區離學校只有兩條街,步行過去不到十分鐘,中考前留在這複習衝刺,於她而言的確是最好的選擇。

跟在凌家夫婦身後送蘇家諸人出小區,一路上蘇音已經完全想通。

小區門口,孟田芬正在同凌夢告別,喋喋不休地叮囑她在新家要好好生活,千萬不要委屈自己,聽親生父母話云云。

凌夢滿臉不耐煩。凌家條件這麼好,跟蘇家比起來簡直是天壤之別,她怎麼可能受委屈。至於聽父母話,她的親生父母都那麼厲害,不像蘇家夫婦丁點沒出息,她當然會乖乖聽話,擠走蘇音,做他們最疼愛的貼心小棉襖。

「我都知道啦,你也跟音音說兩句。」

四兩撥千斤地將上不得檯面的鄉下養母推給蘇音,她回到吳瑜身邊。

孟田芬也不傻,她察覺到了凌夢的疏遠,心裏有些泛酸。可她絲毫沒怪凌夢,誰叫她沒本事,給不了女兒好的生活。

音音會不會嫌棄她?

有了這種認知,對着蘇音開口時,她語氣都有些小心翼翼,「那音音……你安心複習,等中考結束後我們再來……看你。」

最後兩個字是已經確定她不會回去了么?

蘇音聽得有些心酸,前世她的確有些看不上蘇家人,加上當時整個人渾渾噩噩,在確定留在凌家後,甚至都沒跟着出來送他們。

那時她肯定很傷心吧?

往事歷歷在目,她覺得自己有些混賬。走上前緊握住孟田芬雙手,她保證道:「你們今天先回去,等中考結束後再來接我。」

孟田芬再次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眼眶,「好,到時候來……接你!」

短暫的告別後,蘇家一行人出了小區,徒步趕往兩條街之外的長途客運站。

雖然同在一個城市,可從凌家小區所在的市中心到蘇家人住的東屏村有將近二十公里路。正好從平城到臨市有班長途客車路過村口,今早他們就是趕這班車過來。

長途客車是流水發車,蘇家人過來時前一班車剛駛走,下一班車開過來停在那。

買好票上車,中巴車上還很空,只在最前排左側靠門位置坐了位穿迷彩T恤的小夥子。

小夥子板板正正地坐在那,一雙長腿頂着座位前面的護欄,身姿很挺拔。比他身材更好的是那張臉,劍眉星目高鼻樑,就算理着小平頭也絲毫無損那股年輕人特有的俊朗和英氣。

陪同前來的蘇家大嫂劉金香有些暈車,來時坐得第一排。這會前排有個那麼帥的小夥子,她一個中年婦女也不好意思再湊過去,只好拉着孟田芬坐第二排。

恰好孟田芬來時就是坐得第二排,當時她身邊就坐着凌夢。觸景生情,她忍不住捂起嘴。

「你這……又是怎麼了。」劉金香滿臉納悶。

「早上來時夢夢還好好獃我身邊,等回去時孩子就不見了。也不知她在凌家能不能習慣,真是想想就擔心。」

秦朗坐在妯娌倆的斜前方,聽他們好像要說些比較私密的內容。瞅下手腕上表,離發車還有段時間,他打算避出去。

正準備起身,他聽到「凌家」兩個字。

凌……救了小蕤的那個小姑娘也是這個姓。

想到這點他沒有馬上起來,而是坐在那繼續聽。在聽到「音音」兩個字時,他已經基本確定,後面兩人說得就是他所想的那一家。

緊跟着,在他們含混不清言語中,他總結出一個十分匪夷所思的故事。

抱錯孩子?

斜後方的孟田芬絲毫不知前排有人在偷聽,這會她心神全被擔憂所佔據,「音音那邊我也放心不下,她過得好像並不是凌家人所說那樣。以前當她是親生,還讓她頂着大太陽提那麼重飯盒去醫院送飯。現在知道不是親生,會不會對她更加不好?」

秦朗再次總結出一點:凌家對小姑娘好像並不是很好。

這跟他調查中的不一樣!

秦朗這次來平城,就是專門來報恩的。小蕤是他二哥的兒子,二哥二嫂前幾年離異,孩子由二嫂帶着。前幾天二嫂路過平城,去了新開的游泳館,不知怎麼就放任小蕤一個人去了深水區。

正好那天游泳館人特別少,深水區更是幾乎沒人。幸虧有個小姑娘出現在那,不然等工作人員發現,只怕後果不堪設想。

小蕤是他們秦家的孩子,秦家人向來有恩必報。所以爺爺特意打電話到他單位,命全家上下離平城最近的他趁放假走一趟,看看能否做些什麼。

來的當天他已經摸清楚小姑娘家庭情況,父親開公司收入不錯,母親是醫院職工,小姑娘是他們獨生女,很幸福的三口之家。了解過後,他決定把這份恩情還到她父母身上。

聯繫下熟悉的人,給她父親正在進行的項目開下綠燈;至於母親那邊,正好省城有個進修班適合她,他特意給要了個名額。

自問這份報答足夠豐厚,他安心踏上返程的客車。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可現在聽到的情況,跟他了解到的好像有些不同。首先,小姑娘不是那家親生女兒;其次,他們對小姑娘也不是很好。

前一點還好說,畢竟養了十六年。後一點萬一是真的,那他那些安排可就不是報恩,而是報仇。

想到這秦朗再也坐不住,起身他跳下車。

反正假期還有些時間,保險起見,還是再了解清楚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