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空間

第5章、差別待遇

送走蘇家人後,蘇音獨自回房。

剛重生回來,千頭萬緒,她有很多地方沒想明白,迫切需要靜一靜。

她的房間位於別墅一樓,面積不大,設計上大概是屬於保姆的房間。原本樓上那間次卧應該屬於她,可當初搬進來時吳瑜想要個衣帽間。凌志成向來疼老婆,裝修時乾脆將主次卧打通。樓上沒有多餘房間,她只能搬到樓下。

其實也不是沒有多餘房間,只是不會給她住。凌夢回來後,暫住的就是樓上客房。親子鑒定結果出來後吳瑜已經將樓上客房重新布置過,傢具窗帘,所有東西統統換新的。

與整間別墅豪華的歐式裝修風格不同,蘇音房間很簡單。

去年搬進來時,吳瑜說她小小年紀,沒必要太過奢侈。簡單地刮下大白,原本在老房子里那些舊傢具填進來,就這樣草草了事。

此刻蘇音正躺在木頭有些發黑的老式床上,望着天花板,透過嚴密的磚石結構,她勾勒着樓上那間客房精緻的裝修。

後面十年,知道她並非親生,對她差點也在情理之中。

可前面十六年,所有人都當她是親生,為什麼當時對待她的態度、和後來對待親生女兒凌夢的態度如此天差地別?

蘇音陷入了深深的疑惑。

百思不得其解,她決定暫時壓着這個問題,先去考慮其他事。

首先,她怎麼就重生了呢?

蘇音回憶着臨死前最後一幕。

那時她被迷暈,從精神病院直接被抬到手術室。雖然被實施了全身麻醉,可她卻奇異地保留了知覺。不僅周圍醫護人員的腳步聲以及交談聲都聽得一清二楚,同時也很清晰地感覺到冰冷的手術刀劃開她的胸腔。

胸腔被徹底打開,戴着消毒手套的醫生碰觸到她的心臟,當時她都已經絕望了。

就在此時,手腕處傳來一陣溫熱,緊跟着護士尖叫聲傳來。她眼睛無法睜開,根本看不到周圍具體發生了什麼,但還是通過「乒乒乓乓」的聲響清晰地感受到手術室陷入慌亂。只那麼片刻,她便失去了意識。

等再度醒來時,她已經坐在別墅沙發上。

蘇音撫摸向自己左胸,隔着薄薄的衣料,稍顯平坦的胸部下,一顆健康的心臟稍顯急促的跳動。

她真的回來了。

雖然知道還有很多問題需要面對,可此時此刻蘇音卻滿滿的慶幸。

稍微平復下心情,她揚起胳膊看向自己手腕。很容易她便注意到,左手手腕內側多出塊內徑如硬幣大小的橢圓形疤痕,形狀有點像蝴蝶破繭而出之前的繭。

這裡以前沒這塊疤,而且這形狀好熟悉……

蘇音朝脖子上摸去,揪着紅繩,揪出裏面的吊墜。

吊墜灰撲撲的,有點像枯葉的顏色,說不清什麼材質,反正看起來就很不值錢。巧合的是,掛墜跟疤痕大小形狀完全吻合。

吊墜是過世的凌老太太留給她的。據她所說,這東西還是凌老爺子年輕時,用三個白面饃饃從一個瘦骨嶙峋的老道士手裡換來的。當時那道士曾說,這是道門一件至高無上的寶貝,有緣者得之。

不過老太太對這種說法嗤之以鼻。時隔多年,蘇音仍清晰記得她提起這事時的反應:

「我呸,死老頭子竟想好事呢。如果真是個什麼了不起的寶貝,能被你輕輕鬆鬆用三個饅頭換來?我看那,你就是被那牛鼻子老道給忽悠了!」

那時她還小,被吳瑜扔到農村,跟爺爺奶奶住在一起。坐在土坯房前的小馬紮上,看爺爺任勞任怨推磨,奶奶在邊上指着他鼻子罵,樂得直咯咯笑。

當然她對奶奶的說法也是深信不疑,畢竟吊墜如果真是什麼寶貝,肯定會去換更好的東西。之所以一直帶在身上,不過是出於多年習慣。

然而如今她卻對這種說法產生了懷疑。

鬆開紅繩,她將吊墜繞過頭摘下來,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着,跟手腕上疤痕仔細比對。

橢圓形上面紋理都一模一樣,當真只是巧合?

剛想到這點,奇異的一幕出現了:吊墜接觸到疤痕的部位自動消失。

蘇音伸出手腕,將整個吊墜平放在上面,邊邊角角完全沖齊。然後吊墜就跟陷入沼澤地中似得,一點點往下沉,幾次呼吸間完全與手腕處疤痕融為一體。

徹底融合後,眼前白光一閃,然後她來到個神奇的地方。

這是個有她卧室那麼大小的空間,入目皆是一片雪白,只在最中間凹下去塊三尺見方的泉眼。

蘇音蹲在泉眼邊,泉水清澈見底,底部黑石隱約冒泡,表明這是活水。

「這水是從哪來的?」

下一刻蘇音腦海中無端出現段解釋,這是上古大能飛升後留在凡人界的福祉,有緣者方可開啟。泉是靈泉,原本可以生死人肉白骨,不過無數年間歷經多代宿主,靈氣幾乎被消耗殆盡,時至今日作用微乎甚微。

蘇音前世很喜歡看網絡小說,這會兒她很快反應過來,自己應該是獲得個隨身空間。

只不過,貌似是比較雞肋的那種。

為了體驗到底是怎麼個微乎其微,她蹲下來用手捧着喝一口。泉水是涼的,入口滋味跟普通涼白開差不多,甚至連農夫山泉有點甜都達不到。

果然不能想太多,不過有總比沒有好,最起碼能當自來水用不是?

這樣想着蘇音心理平衡了,在空間里溜達圈,巴掌大的地方很快用腳步丈量完。確定沒其他特殊的功能後,她也就出了空間。

只顧着觀察空間本身的蘇音絲毫沒注意到,在喝完那口泉水後,她嘴巴稍微舒適了些,有點嚼完口香糖後的清爽感。

出空間後,看着老式寫字檯上攤着的試卷,她終於想起來,自己還有好大一堆作業沒寫。

中考前最後的衝刺期,各科老師死命布置作業,每門課都留了最起碼一整套中考模擬試卷。

本來蘇音是乖寶寶,會在周五放學回家後就開始寫,到周末這時候差不多也就寫完了。可想到這個周末就要面臨重大抉擇,她心神不定完全寫不下去,也就積壓下來。

明天就是周一,上課前老師肯定會檢查。想到這蘇音坐下來,準備開始寫,然而很快她就發現了問題。

相隔十年,書本上那些東西她基本都還給老師了。乍一下面對中考模擬試卷,語文英語多少還會點,數理化對她而言簡直就是天書。

這下她完全沒心思去想別的事,老老實實坐在寫字檯前,她開始邊翻書邊瘋狂補作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