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差別待遇

第6章、清晨打臉(上)

周末下午的「認親大會」結束後,蘇音就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開始惡補作業。

而一天花板之隔的樓上,送走自家親戚後,凌志成和吳瑜夫婦也在陪着剛剛回歸的親生女兒參觀新家。

吳瑜拉着凌夢的手,凌志成跟在娘倆身後,夫妻倆陪女兒轉遍別墅每一個角落。中途吳瑜耐心而溫柔地跟女兒解釋,哪間房間具體是什麼功能,一直到最後來到她的房間。

「這裡原本是客房,不過我們去年才搬進來,房間也一直沒人住過。知道你要回來後,媽媽又重新布置了下,窗帘、床單都是新的,爸爸還給你配了台電腦,夢夢看喜不喜歡?」

三人站在客房門口,吳瑜推開房門,含笑看着凌夢。

凌夢完全被映入眼帘的景象驚呆了。這是間以奶白色為主要基調的卧室,奶白色大衣櫃、床、寫字檯,床單、窗帘以及電腦桌都是粉色Hello Kitty,一切都跟她在電視中看到的公主房一模一樣。不,比那些公主房還要好。

驚喜來得太過突然,激動之下,她幾乎忘了呼吸。

「這…真的是我的房間?」

吳瑜和凌志成相視一笑,前者慈愛地摸摸她的腦袋,提議道:「進去看看?」

凌夢小心翼翼地邁開步子,進門後她很快便發現,這裏面還帶着個獨立的洗手間。單獨一個門,裏面洗手池、馬桶、淋浴蓬蓬頭一應俱全。

「你們城裡人都是在屋裡上廁所?」

滿是天真的一句話卻讓吳瑜紅了眼眶,捂着嘴她扭過頭。凌志成摟過她肩膀,無聲地給予支持和安慰。

凌夢絲毫沒察覺到父母的異樣,此刻她完全沉浸在興奮中,在房間里走走停停、東摸摸西看看。衣柜上雕刻的花紋好精緻,床頭那塊鐵彎曲成的鏤空銘文好洋氣,還有電腦……她所在的鎮中學去年配備了電腦房,但從不讓學生們進。

過了許久她才從興奮中回過神,然後就想到個問題,「姐姐以前住的,也都是這樣的房子?」

想到這點,她心裏有些難受。

吳瑜知道她口中「姐姐」指得是誰,看到夢夢小臉從興奮到黯淡,突然她心裏有些不是滋味。前面那些年音音在凌家衣食無憂生活安逸,而她的親生女兒卻在鄉下受苦受窮,長這麼大甚至連馬桶都沒用過。

本來享受這一切的應該是夢夢,而音音才應該在鄉下過苦日子。

本來就對蘇音沒多少感情,此時此刻,她心裏升起股怨懟。

接下來的時間吳瑜越想越不是滋味,對蘇音的仇恨值迅速飆升。所以在出門吃晚飯時,她刻意忽略了蘇音。

凌志成倒是沒忘,眼見收拾好要出門,他主動開口:「去叫下音音,這孩子怎麼一下午不見人影。」

「志成,今天是夢夢第一天回家。咱們一家三口這麼多年破天荒頭一次團圓,就安安靜靜吃頓飯,還是別叫外人了。」

音音怎麼能算外人呢?凌志成有些不贊同。但娘倆可憐兮兮的目光一起投過來,瞬間他妥協了。

「走吧。」

等蘇音翻着課本,好不容易應付完數理化作業後,天都已經黑透了。感覺到飢腸轆轆,推開卧室門出來準備覓食,迎接她的便是漆黑而寂靜的別墅。

藉著落地窗照進來的月光,她打開燈,開闊的客廳收拾得乾乾淨淨、空無一人。

同樣乾淨的還有冰箱。凌家搬進別墅後雇了保姆,肉和菜都是每天保姆來之前路過菜市場新鮮採買。今天家裡有重要的事,吳瑜給保姆放假。家裡沒人做飯,他們應該是出去吃了。

只是…沒有叫她。

蘇音有些失落,然後很快她反應過來。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前世最後十年她遇到過太多次這種情況,從最初的驚訝、難過,到最後的習慣、麻木。

不叫就不叫吧,她這麼大人了,還能活活餓着不成?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尋思想通,然後她從旁邊架子上找包即食麵,放煤氣灶上煮一下,打個雞蛋加進去。獨自一人吃完,刷好碗洗乾淨鍋放回原處,她回房繼續看書。

情況不容樂觀,還有兩周就要迎來中考,而她基本得從零基礎開始複習。

下午她還對孟田芬誇下海口,說爭取考上奧賽班,減免學費,不給家裡增添負擔。可以她如今的狀況,別說是考奧賽班,能不能考進一中都是個未知數。

時間緊迫,她必須得爭分奪秒。

伸個懶腰坐回寫字檯前,翻開數學課本,她決定從最基礎的例題和定律開始看起。

畢竟是曾經學過一遍的東西,當初學得時候都能輕鬆理解,現在蘇音身體里住着個成年人芯子,理解能力比十六歲時強不少,看起課本來很輕鬆。

還有一點就是,她以前是認真學習的乖寶寶,課本上筆記做得很詳細很認真,這些東西都是當初老師講課時的結晶。

基本上一個公式,看下課本給出的推導過程,再對照下筆記,她差不多就能掌握。翻到課本後面跟着的隨堂練習,在草稿紙上寫寫算算,她很容易就做出來。

當然,隨堂練習要比起真正的考試題要簡單很多,可這點進步還是給予她很大的信心。

「好像也不是很難。」蘇音微微翹起唇角。

此刻她完全將凌家三口撇下她出去吃飯的事拋諸腦後,調動所有腦細胞,全神貫注投入到複習中。

在蘇音學海無涯苦作舟之時,凌家三口卻沉浸在一片歡樂的海洋中。

親生女兒找回來了,吳瑜掏心掏肺想彌補缺失的十六年。不光重新布置房間,其它地方也是盡心儘力。雖然離中考還剩最後兩周,但她還是想把女兒送去全市最好的學校。

正好凌志成高中同學孫仁現任實驗學校初三年級的年級主任,托他關係成功搞到個借讀生名額。這會出來吃飯時剛好碰上,吳瑜也不管什麼「一家三口團圓飯有沒有外人在場」,極力邀請孫主任跟他們一起吃。順帶着,場所也從原先定好的那家移到了市裡最高檔的餐廳。

裝修精緻的包廂內,滿滿一大桌子海鮮鮑魚。孫主任被邀請到最為尊貴的主賓位,旁邊主陪是凌志成。凌志成負責跟老同學推杯換盞,吳瑜則是笑盈盈地聯絡感情,中心思想只有一個:請孫主任多多關照凌夢。

孫主任是個有着「地中海」髮型的中年男子,平常沒啥特殊愛好,就愛喝酒。這會他吃得舒心、喝得爽快,也就格外好說話。

「不如安排她跟音音同桌?」吳瑜提議道。

為了凌夢她也是操碎了心,怕她初入新環境不適應,也怕她在學校被調皮搗蛋的孩子欺負,更想有個學習成績好的同桌能隨時幫她。思來想去,音音性情乖巧柔順、學習成績也不錯,而且現在衣食住行都靠凌家、肯定得關照夢夢,簡直是量身定製的最佳選擇。

「沒問題,包我身上!」

孫主任跟凌志成碰下酒盅,一口悶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