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蘇音秦朗的小說免費 第7章、清晨打臉(中)_一盾小說
◈ 第6章、清晨打臉(上)

第7章、清晨打臉(中)

蘇音全神貫注複習了一個多小時,到九點就睡了。這一天發生了太多事,她精神上有些疲憊,幾乎是沾枕頭就睡着。

而另外一邊,應酬完孫主任的凌家夫婦帶着凌夢去了附近商場,準備為剛歸家的親生女兒買身像樣的衣服。

凌夢從下午的事情中嘗到了甜頭。她不過是在乍見自己新房間後表現得稍微可憐了點,晚上出來吃飯,爸媽就沒有帶凌音。

敏銳地察覺到這點,所以雖然她之前來過這家商場,這會還是表現出初逛商場的興奮和好奇。

「好多漂亮衣服,比大集上那些好看多了。」

吳瑜有些心酸,「夢夢以前衣服都是趕集買的?」

凌夢搖頭,「怎麼可能?大伯娘趕集的時候會給堂姐買衣服,我就撿堂姐不要的穿。」

其實凌夢只是在很小的時候撿過蘇家大堂姐衣服,那會才九十年代初,華國上下普遍經濟條件不怎麼好。小孩子身體長得快,同一家庭里,小的撿大的衣服穿是再正常不過的事。都是知根知底的熟人,也不用擔心衣服上帶什麼病菌。

不光凌夢,就蘇音這樣的雙職工富裕家庭,小時候她跟爺爺奶奶住在鄉下,也穿過鄰居姐姐衣服。

原本很正常的一件事,凌夢卻一直記在心裏。這會含混不清地說出來,吳瑜很容易就誤會了。

皺眉,她聲音中滿是不悅:「大集上衣服才幾個錢,他們怎麼連這都不捨得買。」

先是長這麼大沒用過馬桶,現在連衣服都要撿別人不要的。吳瑜心中對蘇家印象本來就不好,現在直接跌到谷底。

同時她對蘇音的怨懟也越來越深。

天色不早,吳瑜本打算隨便買身,夠她明天去學校報到穿就行。可如今聽到夢夢的「悲慘遭遇」,她自覺腦補,那些年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女兒究竟吃了多少苦。心裏一陣抽疼,想要彌補的心情越發急迫,她拉着凌夢,開始正兒八經逛起了商場。

這一逛就堅持到商場打烊,等三人拎着大包小包回到家時已經將近十點,此時蘇音睡下已經將近一個小時。

玉如顏穆凌之

別墅內靜悄悄的,逛商場逛累得三人誰都沒想起蘇音,各回房間洗洗睡了。

當然凌夢沒睡着,躺在粉色的公主床上,身下柔軟的床墊讓她簡直像睡在雲彩里。事實上,她也覺得今天發生的事像做夢一樣。

她真的是凌家女兒。

爸爸開大公司,媽媽是醫生,家裡住別墅,一切都如想像中那般美好。

從小生活在這樣家庭中的孩子得有多幸福?凌夢翻身,看着窗戶下沙發上擺放着琳琅滿目的購物袋。

凌音……不對,應該是蘇音,從小過得就是這樣的生活,而這一切原本都應該屬於她。

寧靜的夜晚,恨意靜悄悄從凌夢心底滋生,很快生根發芽、茁壯成長。

她一定要搶回原本屬於自己的一切。

凌夢握緊拳頭,眼底升起陰霾。

這一夜睡不安穩的不僅是凌夢,還有吳瑜。明天還要早起送孩子去學校,吳瑜早早躺下,卻怎麼都睡不着。

剛逛商場時夢夢的話給予她極大衝擊。吳瑜是從農村出來的,親眼見證過那裡的貧窮以及重男輕女。閉上眼,她不由把當年自己所見所聞代入到親生女兒身上,越想越難受,以至於久久不能入眠。

翻來覆去,搞到最後連旁邊凌志成都有些受不了。

「你這是怎麼了?」

吳瑜將自己擔憂說出來,凌志成嘆口氣,「我看蘇家人品行還算端正。雖然窮了點,可當年咱們兩家條件也不怎麼樣,爹娘不還是供你上了衛校?不要想太多。」

但願如此……

樓下客廳內落地鍾隱約傳來報時聲,已經過午夜十二點。困意襲來,吳瑜終於睡過去。

然後她開始做夢,夢中幼時被長輩苛待的同村女生變成了夢夢那張臉。

這一夜,整個別墅內四人,只有樓下的蘇音睡得踏實。

臨近天亮時下了場雨,清早起來,空氣很清新。清早五點半,睡飽了的蘇音醒來。夏季大概四點天就開始漸亮,這會天已經大亮。

一日之計在於晨,簡單洗漱下,敞開窗戶蘇音開始背歷史。

大約過去有半小時,外面傳來響動,保姆許阿姨拎着從早市買來的油條進來,然後開始打豆漿。

等豆漿差不多磨好,清晨六點半,頂着熊貓眼的凌家三口終於起床,下樓吃早飯。

而此時,背完歷史的蘇音已經把昨晚看過的那些公式定理再次複習一遍。複習的效果十分讓她驚喜,不僅丁點沒忘,甚至還加深些理解。

整理好書包,她走出卧室一塊吃早餐,迎接她的就是兩雙怨懟的熊貓眼。

「音音怎麼起這麼晚?讓大家都等你吃飯。」

一整夜的噩夢,吳瑜現在看這個前面十六年鳩佔鵲巢的養女哪哪都不順眼,語氣不禁有些沖。

有了昨晚出去吃飯時被單獨撇下的經歷,蘇音已經適時調整好心態。她從容地坐到自己位置上,盛了碗豆漿,又夾起根油條泡進去。

不慌不忙地做完這一切後,她才緩緩開口,「我五點半就起來了,剛看了會書,家裡早上不一直六點半吃飯?」

說完蘇音扭頭看向門口的落地鍾,恰好此時,落地鐘響起「鐺」一聲,半點報時。

空氣出現片刻安靜,吳瑜臉色有些尷尬。

順着蘇音目光,她看向落地鍾。餘光掃過旁邊柜子,上面擺着個四層飯盒,昨天下午一幕閃過眼前,瞬間她臉上尷尬轉化為陰沉。

如此明顯的臉色變化,蘇音當然也注意到了。

她不由心下嘆息。如果換做前世吳瑜表現得這般生氣,她早就嚇到低下頭開始道歉,畢竟當時的她是那麼渴望得到母愛。

可歷經生死後,有些事她完全看開了。人生於世,好多事都不能強求。

低頭,她慢條斯理地吃着油條,吃到差不多七分飽後她便停下。

「我吃好了,先回房換衣服。」

餐桌旁一片安靜,吳瑜彷彿沒聽見。等了大概有三秒,還是旁邊凌志成點頭。

「好,去吧。」

蘇音起身走向陽台,那裡有她昨天洗過的校服。將校服從衣撐上摘下來,剛準備回卧室換好,突然她腦海中划過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