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蘇音秦朗的小說免費 第8章、清晨打臉(下)_一盾小說
◈ 第7章、清晨打臉(中)

第8章、清晨打臉(下)

福至心靈般,蘇音腦海中划過一幕場景。

那是課間操時間,實驗學校初中部所有同學聚集在教學樓前的廣場上。喇叭里音樂喊到「跳躍運動」,少男少女們整齊地跳躍,她也跟着開合跳。

手臂上抬,跳起又落下,幾次動作後她腰身突然一松,海軍藍的校服裙子崩開,順着兩條腿滑到地上。

整個初中部的師生見證了這一幕。

本來因為身世突變,她就承受着極大的心理壓力,整個人處於崩潰邊緣。當場掉裙子成為了壓彎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自那之後她在學校走路低頭含胸,徹底抬不起頭。

蘇音摸向裙子腰間,穿皮筋的地方有個大約一指寬的開口。扒開往裏面看,果然寬皮筋只留了最後幾條絲線相連。

斷裂處露着好多線頭、形狀極為不規則,乍看起來像是時間久了老化給撐開的。可仔細觀察後不難發現,整個裂口呈一條直線,而線頭的橫截面更是一刀切,明顯是有人故意剪斷。

原來掉裙子並非巧合,而是人為。

凌夢……

蘇音第一時間想到這個名字,她朝地上看去。在陽台地板磚的縫隙間,她看到了剪下來的細微線頭。

這下她徹底確定,的確是對方故意為之。

迎着晨曦蘇音眯起眼,開始思索應對之策。

告訴父母?這個念頭剛升起就被她給迅速否決了。剛才早飯時吳瑜態度擺在那,明顯向著凌夢,而凌志成向來聽吳瑜的。說了也是白說,指不定弄到最後她惹一身腥。

可這口氣她實在咽不下去。

怎麼辦?

蘇音突然想起前世今早發生的另外件事,默默點頭,她裝作沒事人似得抱着衣服回房。

房門反鎖她開始翻箱倒櫃,很快就在寫字檯抽屜里找出一小卷絲線。

凌志成有個好哥們是開繡花廠的,他們廠里用到一種「水溶線」。這種線在乾燥情況下跟普通棉線沒有任何區別,可一旦遇到水,超過20度就會迅速溶解。

她乾脆將最後連着那幾根絲也剪斷,整根皮筋徹底斷成兩截,穿針引線後再度縫合。整齊細密的針腳縫合住,她將活動的皮筋往邊上一拉,縫合接口轉向另外個地方,透過那一指寬的開口根本看不出有什麼異狀。

做完這一切後,她雙手拉一拉,確定皮筋極其富有彈性,跟正常校服沒什麼區別。

校服有兩套,方便換洗。她將這條二次動過手腳的裙子疊好,與柜子里另外一件上衣放在一起,自己則是換上那條裙子。

差不多做好這一切後,房門被敲響。

來了!蘇音心底湧起興奮。

敞開門後,果然凌夢正站在門邊,手裡拿着瓶果汁,滿臉希冀地看着她。

「姐姐,我第一天上學還沒有校服,聽媽媽說你有兩套,可以暫時借我穿一會么?」

凌夢原本是想穿昨晚買的新衣服去學校,可剛才餐桌上問到校服的事,聽吳瑜說校服有兩套後,她心裏打了個突。不怪她沒有想到這點,鎮中學生家裡普遍經濟條件不如城裡學生,校服也只有那麼一套長袖長褲。

萬一蘇音心血來潮,換另一套怎麼辦?保險起見,凌夢決定把另外那套給借走。

蘇音心裏一萬個樂意,可這會她還是沉住氣,沒有立馬答應。

「你第一天報道,沒校服也正常。」

凌夢將果汁塞到她手裡,臉色越發誠懇,「我第一天報道,不想搞特殊化。反正能借到,那就遵守學校的規矩。姐姐,你就行行好,借給我嘛,好不好?」

似乎被她的撒嬌所打敗,蘇音嘆息聲。

「好吧。」

轉身從衣櫃里拿出另外套校服,「給。」

凌夢歡天喜地接過去,小跑到自己樓上卧室。翻開裏面開口看下,橡皮筋接口不在這,應該不是同一條。不過她沒有徹底放心,而是使勁撐開皮筋。確定沒有任何斷裂處後,她終於徹底放心。

遺憾地看了眼床上漂亮衣服,做戲要做全套,最終她還是換上校服。

為了送凌夢上學,凌志成特意把停在公司的奔馳車開回來。

以前蘇音都是坐這麼高檔的小轎車啊……閃亮的三叉星車標驅散了凌夢心底最後一絲愧意。

吳瑜則是有些不解地看着穿校服的女兒,聽她解釋完原因後,她心裏越發滿意。

「等會報到後,也給你買身新校服。」

汽車啟動,凌家夫婦坐在前排,蘇音和凌夢坐在後面。聽完這話,凌夢立刻巴到前排座椅上,對着副駕駛上的吳瑜撒嬌。

「離中考還剩最後兩周,買來也穿不了多久。我借姐姐的湊合幾天就好,你和爸爸賺錢那麼辛苦,我不想太浪費。」

這下不光吳瑜,連凌志成都滿意地點頭,勤儉節約,這點很不錯。

只有蘇音低下頭,掩飾住眼中的嘲諷。拿她上學每天必須要換洗的校服,這些人問過她意見?算了,校服也是凌家出錢買的,她就不計較這事。只希望等會事情發生後,凌夢還能堅持現在的原則。

凌家別墅所在小區離學校很近,出小區直行一段拐個彎就是,說話功夫大奔已經停在了學校門口。

在平城這種三四線小城市,奔馳絕對屬於豪車。往校門口一停,瞬間吸引了很高的回頭率。而當蘇音這個這段時間的話題人物從車後排下來後,整件事幾乎以風一般的速度傳遍校園。

自帶關注度的凌夢沐浴在晨光中,擦擦額頭上汗珠,迎着眾人目光,面露驕傲。

她爸爸可是開大奔……

早早來到學校等候的孫主任熱情地將一家三口領進辦公樓,親自將凌夢介紹給初三一班的班主任李玉枝。

而蘇音則是獨自進了教學樓,還沒等到教室門口,她就受到了無數同學的注目禮。饒是早先有心理準備,當一雙雙充滿好奇和探究的眼睛齊刷刷看過來,尤其這其中更不乏惡意的目光,一時間她還是有些承受不住。

下意識地又想含胸駝背做鴕鳥,下一刻她迅速反應過來,不能再走前世的老路。強迫自己挺直脊樑,她迎向那些目光。

說來也怪,原來她處處小心低頭,這些人肆無忌憚地打量;如今她昂首挺胸,那些目光反而稍微收斂些,視線掃過之處,甚至有幾個人朝她露出友善的笑容。

蘇音受到鼓舞,走路的姿勢越發自然。等到教室時,她已經敢徹底直視這些同學。

好奇和惡意依舊存在,蘇音目光掃過全班同學,在其中幾個男生身上稍微停頓下。她清晰記得,前世這人可沒少欺負過她。

慢慢來。

剛才凌夢換衣服耽誤不少時間,這會教室里大多數同學都已經來了,除去最後一排空個位置外,剩餘就在第三排中間有個位置。蘇音也順理成章想起來,那正是自己的座位。

剛坐下來還沒等收拾書包,前後左右已經有人圍過來,還好及時響起的早讀鈴聲解救她於水火。

拿出英語課本,蘇音開始早讀。朗朗的讀書聲響起,成功隔絕了那些好奇的目光,她鬆口氣。

早讀進行到三分之二時,班主任帶着凌夢走進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