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二嫁高門 第1章 _一盾小說
◈ 

第1章

外面天色漸暗,一抹殘陽掛在天空,看着窗外的景色魏景薇胸口一陣疼痛,臉色煞白。
她已經病了很久,身子因為病情的一日日加重整個人形容枯槁面色蠟黃,只是透過紙糊的窗戶獃獃的看向窗外。
「小姐,爺….還是沒回來,你先休息吧。」丫鬟蓮兒低聲勸慰道。
魏景薇低下頭,手指緊緊的拽住了身上的厚厚的被子,忍不住捂住胸口痛苦的咳嗽了幾聲,隨後一滴熱淚滴落在被褥上。
自嫁給梅元青後,他整日忙於公務。夫妻見面時間甚少,這次若不是她病得實在太重,說什麼也不會去打擾他。
見她不說話,蓮兒眉頭緊鎖,出門囑咐丫鬟,「待會兒若是爺回來了,要第一時間來通報。」
「是,蓮兒姐姐。」
魏景薇聽見蓮兒的囑咐,心中覺得好笑。
眼淚流得更急了幾分。
她嫁到梅家如今已經十年,在這十年間,她扶持丈夫,讓梅元青從一個小小御史,坐上了如今人人艷羨正三品禮部尚書之位。認真侍奉公婆,在內用心整肅內帷,在外待人接物十分穩妥。
是京城裡人人談起都會贊一句的媳婦典範。
自從大夫斷言她病好不了後,梅家立刻徹底放棄了她。老太太更是早在暗地裡相看好一名叫張若若的美貌女子給梅元青做續弦。
如今,她病了一年就已經門庭冷落,丈夫不聞不問,悉心培養的兒子在即將進門的繼母前邀寵。
人已經以借住的名義住下了,只等她去世,就可以順理成章的上位了。
她為這家付出十年,憑什麼隨意找來一個女人,就可摘取她的果實?
今日稍早些的時候,魏景薇第一次不顧世家女的尊嚴和臉面,派丫鬟出去喚梅元青來,可惜從清晨等到黃昏,再等到晚上殘陽消失。
始終不曾等來,她的丈夫。
憤怒,憎恨,如今就只剩下麻木。
打她娘去世起,爹很快娶了續弦,娘家是靠不住了。
想到這兒,魏景薇又忍不住咳嗽兩聲,拿起帕子連忙捂住嘴,唯恐自己身子每況愈下的消息傳出這個小院兒。
看到帕子上面的一抹殷紅,她神色怔忪,半晌間輕笑了兩聲。
蓮兒沒瞧見血跡,以為她在傷心,勸慰道:「小姐,爺或許在忙公務,還未歸家,你別傷神。當務之急是養好身子,等爺回來才能把那起子狐媚子趕走!」
身子?她身子還能好起來嗎。
她每日都能清晰感覺到一日不如一日。
十年時光熬盡了她的每一滴心血,每次在窗前回想起,都是滿滿的心酸。
梅元青早年間中了狀元時,是京城女兒家心中的謙謙君子,夢中情郎。
當時她繼母入門,只覺婚嫁艱難,沒想到母親去世前已為她打算好,和梅家定下兒女親家。
嫁給梅元青,她自是歡喜不已。
嫁進來後才發現,事情遠遠沒有她想的輕鬆。內帷之事繁雜,人情往來也是一門學問。官場上的利益暗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