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二嫁高門 第10章 _一盾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母親!誠哥兒來了!」
說著小小的身影便走了進來,滿臉都是被溺愛的張狂之色。
魏景薇坐在凳子上不為所動,直看的站在原地的誠哥兒有些不自在後,方在緩緩道:「男女三歲不同席,你如今五六歲了,怎得也不經過通傳,便隨意闖進房間呢。」
誠哥兒臉上的笑意斂了斂,隨即有些委屈,「你是孩兒的母親,怎得母子之間需要如此生疏不成。」
魏景薇聽罷心中冷笑,需要她的時候就是母子,不需要她的時候,她就是佔了他娘親位置的惡人。怎的好壞壞話都被他們梅家全說完了?
「那也不成,沒有規矩不成方圓。」
誠哥兒心中有些不忿,嘴裏不甘道:「我知道了,母親。」
看着他露出的表情,魏景薇都不用想,便知道他肯定心中對自己十分怨懟,或許還在偷偷懷念自己親生母親。
上一世梅母和梅小琴等人都十分嬌慣誠哥兒,她怕孩子被養歪了,是以時時逼着他學習,練字,上進讀書。費了十分的心力,才讓他學有所成。
這一世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她也不準備做了,為她人做嫁衣,簡直愚蠢。
以後誠哥兒被嬌慣的日子,還多着呢。
「母親,晚膳我留在這兒陪你用膳可好?」
許是見她這回態度不似曾經哄着自己,誠哥兒很主動的要求留下用飯。這可是以前沒有的事情。
往日里只要沒事,他是輕易不會來紅霞閣的。
「行吧,晚膳時間還早呢,不若先練會兒字吧,你這些日子在莊子玩耍,練字學習也不能落下。蓮兒,快把誠哥兒往日里練字的帖子拿出來。」
蓮兒,「好的小姐。」
誠哥兒臉色卻沉了沉,不滿道:「怎得母親眼裡只有學習練字,兒子想鬆快一些都不成。哼,我不留飯了,我要去慈安堂找祖母。」
言罷,起身跟風似的離開了紅霞閣。
蓮兒拿着字帖有些無措,「小姐……….」
「讓他走,走了我反倒清靜些。」
蘇兒抿唇,好奇道:「小姐這是放棄誠哥兒了?」
魏景薇笑道:「蘇兒果然懂我。」
「可是小姐,這是為何。」
「他本性頑劣,不喜讀書,我又何必督促他上進,反招人怨恨。」
喝了口茶,她吩咐道:「備些點心,我準備下午出去一趟。」
蓮兒,「小姐想去哪?回魏府嗎。」
她眸子半闔,「不,去柳家。我也是該去我外祖家看看了。」
上一世因着母親去世早,魏家和柳家關係一直不睦。魏父名魏延忠,魏景薇的生母去世時,才年芳三十,勢必會另取續弦。
柳家便合計,與其讓一個不知道什麼樣的人當魏景薇的母親,還不如從自家再選一個。
便由挑了個庶女柳無雙入門。
可惜柳無雙在家當閨女時性子溫和有禮,到了魏家則跟變臉似的,在其中挑唆者兩父女關係日漸更差。
魏景薇因此惱怒於柳家,柳家自認有愧於她,便漸漸往來甚少。
如今想來,柳家才是真心疼愛她的。雖然選了個柳無雙入門,那也是被她蒙蔽了。
既然魏父靠不住,那更要跟柳家多多來往才是。
蓮兒雖然性子憨直,但廚藝卻頗為不錯。
拿手的糕點桃花姬,杏仁酥,人人吃了都得贊一句。
備好了糕點,又叫人準備好馬車。
馬車到了門口,兩名丫鬟才攙扶着她進了裏面。
這馬車是她來梅家後造的,下面墊了厚厚的軟墊,馬車行徑間絲毫不會覺得不舒服。桌子下還特意安排了放茶杯糕點的地方,使用起來十分方便。
這輛馬車上一世梅家的所有人都可以任意使用,唯獨她為著大家方便,還是用原本的馬車。
如今想來,真是愚不可及。
她斂眸掩蓋住眸子里的恨意,只聽見外間馬蹄發出的「得得」聲。
蓮兒拿出杯子沏茶,蘇兒則給她打扇子,離了梅府,一時之間好不痛快。
很快馬蹄的「得得」聲便停下了。
馬夫朝裡間恭敬道:「夫人,到了。」
魏景薇微微頷首,踩在馬夫放置好的小凳上下了馬車。
梅府的僕人鮮少對她如此恭敬,她不由抬眸看了對方一眼,才發現此人有些眼熟。
「你叫什麼。」
馬夫連忙低頭,「奴婢名馬三。」
她這才想起來,這人莫不是母親去世前交給自己的那一位有些拳腳功夫的奴僕嗎。怎麼淪落到去趕馬車了。
似乎看出了她的疑問,馬三回道:「小姐到梅府後,久沒有安排。太太說我吃閑飯,就命我去喂馬趕馬車了。」
魏景薇眼中冷光閃過,梅母還真是好啊,她陪嫁帶來的人,就分到的差事是喂馬趕馬。
再看他這副滄桑的樣子,想必這段日子因着是她帶來的,吃了不少苦吧。
「以後你不必去趕馬車喂馬了,你就替我看家護院,你覺得如何。」
馬三眼睛一亮,連忙低頭行禮,「小人願意,多謝夫人。」
魏景薇點點頭,這才在柳家看門的婆子的帶領下朝里走去。
街角的另一頭。
「江兄,你看什麼看得如此出神。」
「無事,剛才好像看到一位故人。」
周榮陽勾唇一笑,「什麼故人,莫不是江兄的心上人?」
江寅白身穿一件暗綠色錦袍,長眉入鬢,一雙星眸深不可測。
聞言他掃了身旁的周榮陽一眼,「休得胡說。今日既然比賽賽馬,那就得有些賭注。」
他一把扯下腰間的玉佩,朝身後的世家子弟挑釁道:「如果有人贏了我,這枚玉佩便拿走。若是輸了….你們需得在我下次辦案時協助我,也不需要你們做什麼,給些意見便成。」
人人都知,江寅白腰間的玉佩可是祖上傳下來的,價值萬金!
贏了得到如此珍貴的玉佩,輸了只需要協助他辦案,這麼好的事,他們有何不應的。
頓時大家就都同意了這個賭局,紛紛躍躍欲試起來。
江寅白見他們上鉤,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