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二嫁高門 第3章 _一盾小說
◈ 第2章

第3章

說罷掩唇輕笑,眼裡流露不加掩飾的諷刺。
這一番話,重重的撞擊在魏景薇胸口,像一把利刃,剖開血淋淋的傷口。
「所以,這是梅元青夥同梅家,一同來騙我給我設的局?」
「當然,這事可是元青哥哥想的辦法,因為他心裏只有我,只愛我,壓根不願意碰你。」張若若說到此,十分得意。
果然…如此,他心裏從來沒有自己,還和別的女人珠胎暗結。
那為何…還要娶自己過門呢!
想到這兒,她彷彿心中的一根弦斷掉了。
夫妻多年,梅家看似太太是主事人,但梅元青十分有主見,不是他同意的事情,誰敢輕易替他決定。
還拿外面的野種到我當前,讓我當成親生子養大,可想此人心中涼薄。
魏景薇再也支撐不住,重重的倒在床榻之上,眸光黯淡。
嘴角一絲細細的血跡一路蜿蜒而下流至胸前的白衫之上。
觸目驚心。
張若若先是狂喜,隨後輕聲說道:「姐姐如此狼狽,妹妹來替你收拾一番吧。不然..就這樣死去,實在難看。」
說著握住手帕替她擦拭。
魏景薇灰敗的眼眸轉了轉,知道她盼着自己死呢。
腦中浮想起在這發生的事,一點一滴湧上心頭。
眼皮子也越來越沉重,眼前漸漸看不清。
她大限已到,再也見不到那人最後一面了….
張若若看她大口嘔着鮮血,模樣着實可怖,站起身往後退了兩步,臉色慘白。
眼看着床上那瘦弱的人很快只出氣多,吸氣少。
她忙朝着門口走了幾步,大聲喊道:「來人啊,大奶奶不行了。」
很快便聽到院子里一陣慌亂的腳步聲響起,魏景薇用力看向窗外的景色,殘陽只剩下最後一點光彩,亦如她的人生。
早知如此,她不會嫁入梅家。
她累了,不想再伺候人,也不想再端着當家婦的架子,更不想操持什麼勞什子的內帷。
她只想做自己,做魏景薇。
彷彿做了好長一個夢,有人輕輕搖醒了她,喚道:「夫人,你醒醒,爺回來了。」
回來了?呵呵。
她心中激憤,忙一把掀開被子,然後撩開床上的帘子站起身,一雙明亮的眸子看向門口處。
她倒想問問,既然有了喜歡的人,為什麼當初要娶自己,娶了自己為何又把外頭的野種帶回家噁心自己!自己到底哪點對不起他們梅家。
什麼當家婦的身份尊貴,體面端莊她通通不要了。
突然,門口踏入一雙青靴,一個高大的身影踏步而來。
神態冷漠神俊,眸光帶着淡淡的疏離。
「你居然來了?」魏景薇諷刺出聲。
青靴腳步停下。
魏景薇抬眸望去,突然之間神色詫異起來。
丫鬟點燈,整個主卧里燈火通明,桌上擺着時新的點心和水果,香爐內更是徐徐香煙飄出。
看着這麼一張俊朗的臉頰,魏景薇總覺得有哪裡不同了。
但分明人還是那個人。
梅元青身穿一身靛藍色衣袍,一頭濃密的烏髮用青玉冠高高束起。腰間佩戴一枚白玉佩,本就俊朗的臉頰,加之這一身裝扮,更是俊美如鑄。
呵呵,看來想到自己要死了,打扮的也齊整些,好慶祝他們一對兒有情人終成眷屬?呸!
怎麼不幹脆穿着新郎衣袍來自己面前呢。
不正好讓她死的更快些。
「我派人去喚你,你不是不來么,如今怎麼來了?」
她的語氣有些咄咄逼人,梅元青長眉微蹙。
魏景薇何時派人來喚自己了?難道是下人沒有傳遞消息?
他終日忙於公務,幾乎腳不沾地。吃住一應都在外頭。怎的她不能體諒自己呢?
往日見她性子還算溫順有禮,如今早知道是這樣的女人,當初他就算頂着違背婚約的名頭,也要拒了這門婚事。
但看到魏景薇眼眸發紅,他到嘴的話又咽了下去。
「許是下人忘了傳話。我這幾日實在繁忙,你有什麼事找我嗎。」
說著梅元青在稍遠些的地方落坐,蹙眉不解的看向床邊的妻子。
看着連走近都不肯的丈夫,魏景薇冷哼出聲,「你事到如今還要裝什麼。」
「你指何事?」
「你說何事?」
見他還想裝作不知,魏景薇怒氣上涌,恨不能撕破他這一張虛偽的臉。
「我事到如今什麼都知道了,你還要演到什麼時候。」
她說話間擲地有聲,讓梅元青眉頭蹙得更深了。
這人平白的發什麼瘋,難道是張若若被她發現了?轉念他又覺得不可能。
魏氏天天困在後院里,據他所知極少出府,更何從得知外頭的事。
想起今日下朝時,他被那一位朝堂皇上眼前紅人攔住過問自己的妻子。
那人身穿一身鴉青色綉飛魚服飾,神俊的面龐居然比他還要驚艷幾分,難得的是,他才二十歲,便做到自己企及不到的位置。想想便感到恥辱!
江寅白如今呼風喚雨,要什麼女人不可以,唯獨關心魏景薇,要說他們沒點什麼,他是打死都不信的。
既然如此,他就算外面有人,且生了孩子,她也沒資格指責自己!
梅元青想清楚後。
一天的忙碌疲憊,加上魏景薇的責難,他不耐地站起身,冷聲開口:「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也懶得跟你一屆無知婦人渾扯。」
說完轉身便走。
魏景薇死死握住身下的被子,眼眸中閃過厲色。
果然,梅元青….十分涼薄呢。
那她更不能如他和整個梅家如意了。
她按了按眉心,喚來蓮兒,「去取我的葯來。」
蓮兒怔忪在原地,「小姐,你哪裡不舒服,需要我幫你叫大夫嗎。」
「治療我頑疾的葯,不是都你收着嗎。」
怎麼蓮兒如今這般糊塗,連自己吃藥的事都忘了。
蓮兒緩步走到她跟前,圓乎乎的臉蛋又是疑惑又是委屈,「什麼頑疾,小姐你可別嚇奴婢。這話可不興亂說。」
她的話讓魏景薇的疑惑更甚。
自己有頑疾的事兒整個府里都傳遍了,蓮兒怎麼會如今裝作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