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二嫁高門 第4章 _一盾小說
◈ 第3章

第4章

蓮兒是她從娘家帶來從小伺候到大的丫鬟,衷心自不必說。但如今怎麼回事。
她突然想到剛才梅元青給人的奇異感,鬼使神差的問了句,「蓮兒,我嫁來多久了?」
「小姐,今年是你入門的第一年。」
魏景薇倒吸一口涼氣,半響闔眸。
看來自己大約是真的死了,那麼現在是老天見她可憐,讓她重生了嗎?既然能重活一世,為什麼不讓她回到未嫁之前。
聞到桌子上瓜果點心的香味,魏景薇有些餓了。
如今這具身體能吃能喝,她萬萬不會似曾經苛待了自己。
前世梅家在她嫁進來之前剛從鄉下來到京城,幾乎一貧如洗。是她用盡心血好好經營,省吃儉用才有了之後的豐厚家業。
她斂住心中複雜的心思,「蓮兒,吩咐人擺飯,我要八寶鴨,松鼠魚,再來一道粳米粥。」
蓮兒微微詫異,小姐往日里為著整個家十分節儉,如今倒是不一樣了。
她心中高興,往日里就看不過眼小姐為了這個家過苦日子,如今終於想通,她比誰都高興。
「是,小姐,我這就下去吩咐。」
來到廚房,廚娘們早早就收拾了,一聽蓮兒點的菜,便面露難色。
「蓮兒姑娘,不是婆子我推辭,而是如今這府里實在沒有這些食材,就連我們也是清粥下蘿蔔,哪裡去給夫人弄什麼鴨子和魚的…..」
她嘀咕了兩句,蓮兒臉色就黑了下來。
往日里梅夫人處每日都是山珍海味,小姐節儉但是重來沒有省了慈安堂那邊的嚼用,怎麼如今小姐要吃點什麼,府里的婆子就推辭沒有了呢。
她氣上心頭,叉腰怒斥道:「我看就是你們這些婆子偷懶,要麼就是東西給你們偷偷吃了,小姐每日讓你們備着慈安堂那邊的各種吃食,難道太太一個人能吃完了不成。」
婆子也回嗆道:「今日確實沒有了,蓮兒姑娘明日請早。現在這會兒就只有一些簡單的食材,要燒火燒鍋的,恐怕也要一個時辰。」
言下之意就是不做了。
蓮兒氣了個後仰,小姐往日里對待院子里的人實在寬容,居然縱的他們不知天高地厚了。
她急匆匆的回到院子,見魏景薇正拿着一塊點心嚼着,一臉委屈的上前道:「小姐,廚房的人實在可惡。居然推脫說沒有食材了做不了。」
魏景薇心中冷笑,夫君冷淡,太太時常讓她站規矩伺候,更是經常當著下人的面對她呼來喝去。府里的下人也是見風使舵的,這會兒能恭敬才怪了。
她擺了擺手,「無事,你也無鬚生氣。明日我倒要看看,這院子的下人,到底是副嘴臉,那些吃食我究竟吃不吃得。」
蓮兒聞言先是不可置信,險些以為自己聽錯了。
委屈了這麼久,小姐終於要出手整頓了。
想他們這個紅霞院,這一年來大大小小受了多少氣。小姐總是礙於當家婦的身份和新夫人的臉面不肯給這府里的老人掉臉子。
這下可以出口氣了。到時候看他們還敢不敢像如今這樣對她們!
次日早膳用過,魏景薇收拾妥當,特意在打扮上和往日簡單清雅大相徑庭,穿着打扮華麗起來。
隨後便帶着蓮兒和蘇兒,外加兩個粗使婆子,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前往大廚房。
剛走到門口,便見幾個膀大腰圓的婆子圍坐在一起翹着腿兒磕瓜子喝茶聊府里的八卦,面前還擺着一些專供主人使用的昂貴瓜果和茶水。
那副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這個府里的正經主子呢。
幾人聊得開心,完全沒有注意到魏景薇來了。
她緩步走到幾人身後,然後對着身後的蓮兒和蘇兒吩咐,「把桌子上不屬於他們份例里的瓜果茶點通通拿走。」
幾個婆子還沒看清楚來人,便見桌子上的瓜果被端走,當下便急了。
登時便站了起來,叉腰便罵,「什麼小蹄子,來老娘頭上動土,我看你是……….」在看到來人是魏景薇後,才不甘心的把後面的話咽了下去。
嘴唇蠕動了幾下,不情不願的說道:「原來是夫人大駕光臨,只是不知,夫人一早來到大廚房所為何事,難道就為了欺負我們幾個婆子?」
她這話說的有技巧,倒是讓身旁的幾個廚房的人都面露不虞。
蓮兒蘇兒清理出一塊乾淨地後,魏景薇把一塊自己的帕子墊在剛才婆子坐過的凳子上,看到婆子面色有些憤慨後,才不急不緩地出聲。
「怎麼,我來廚房還必須有事才可以,我倒是不知道這梅家還有哪處地是我不能去的。」
「奴婢不敢。」
看着婆子嘴裏說著不敢,面上卻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魏景薇手掌重重地拍了下桌子,發出「砰——」的一聲。
「你不敢?如果你李婆子不敢,這府里就沒人敢了。昨晚上的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婆子還是第一次見這個從前溫婉賢淑的夫人如此疾言厲色,雖然心中驚了驚,但還是十分不以為然。
「昨天我已經告訴蓮兒姑娘了,廚房那些吃食用完了。奴婢也沒有辦法,總不能讓奴婢給夫人變出來吧。奴婢又不是活神仙。」
她說著眼睛咕嚕嚕直轉,一看就沒說實話。
魏景薇冷哼一聲,「吃食用完了?今日一大早我就查了賬本,廚房裡每日都備了五隻鴨子,五隻雞,魚6尾,其餘粳米等食材,更是不少。你說用完了?那我想問李婆子,是太太一個人吃完了五隻鴨子,五隻雞,6尾魚,還有三袋粳米是嗎?」
她說完便不作聲,只是眼神狠厲的掃向面前的李婆子一行人。
李婆子心中有些慌亂,但很快鎮定下來,自己是府中的老人了,太太身旁的貼身丫鬟杏兒更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她就不信,太太會為了這些吃食,為難自己。
畢竟這府里,夫人說了可不算。
「無論夫人怎麼問,這些吃食昨日就是沒有了。這府里主子繁多,更有得寵的大丫鬟,食材用完是正常的事,怎得夫人如此斤斤計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