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二嫁高門 第5章 _一盾小說
◈ 第4章

第5章

蓮兒生氣道:「你!」
魏景薇擺擺手,眼神瞟向她的手腕處,略帶諷刺的開口道:「這翡翠鐲子不便宜吧,我估摸着至少得要個五十兩銀子才能拿下來,我還是往少說了。那我想問李媽媽,你這五十兩從何而來?這廚房管事娘子的職位一個月一兩銀子,難道你不吃不喝存了四年?」
身後的蘇兒往前走了兩步,湊近魏景薇笑了笑,「小姐,李媽媽入我梅府,至今才兩年呢。」
魏景薇聽罷眼神冷冷的看向李婆子,嘴角若有若無的勾了勾。朝着身後的粗使婆子使了個眼色。
「你們倆,上來把她按住,給我打。打這個不敬主人,不知尊卑的婆子!」
兩個粗使婆子猶豫了一番,看着端坐在哪兒的魏景薇今日一身滲人的氣勢,居然比太太氣勢更甚,只得徐徐走近李婆子。
李婆子站在原地,看着兩人越走越近有些慌亂,神色不似剛才的淡定,大吼道:「夫人,你不能動我!我李婆子可是這梅府的老奴了,我女兒更是老太太面前的大丫鬟!你這麼對我,老太太不會縱容的!」
魏景薇嗤笑,撫了撫自己的裙子皺褶站起身來,倨傲道:「太太如果為了你一個刁奴,下了我梅家主母的臉,才是個笑話。你們還等什麼,給我狠狠的打。」
很快廚房的邊兒上,就回蕩着李婆子「哎喲哎喲」的慘叫聲。
一邊慘叫,一邊咒罵,「夫人,你這麼對待家僕,說出去會被人罵的….哎喲,痛死我了。」
「我倒要看看,誰會為了一個刁奴罵我。」
過了幾刻,李婆子的怒罵聲變成了求饒聲,且聲音漸漸微弱。
又打了兩下,魏景薇才叫了停。
李婆子躺在哪裡已經跟一頭死豬一般,身上的衣裙更是浸出了絲絲血跡。
一同的幾個廚房的婆子均是臉色煞白,站在一旁瑟瑟發抖,大氣不敢喘一下。看着如今的魏景薇,如同看閻王一般懼怕。
蓮兒看着李婆子挨打,心中別說多高興了。
往日里紅霞院就受她氣最多,要個什麼吃個什麼都推三阻四的。仗着太太和她女兒杏兒,在院子里耀武揚威,很是不把他們當回事兒。
且今日小姐意氣風發大殺四方,她竟覺得,這才是小姐本該有的樣子。
過了許久,也不知道是誰去偷偷傳了話,很快石子路上一個穿着杏色衣服穿金戴銀的丫鬟,疾步跑來。
她許是跑的急了,髮髻凌亂,額頭上更是浸出了不少汗珠。
走近了,她看到躺在哪裡生死不知的李婆子,連忙撲上去喊道:「娘!娘!你怎麼了,女兒來了,你別嚇女兒呀。」轉頭又沖其他僕人眼神狠厲的喊道,「你們都是死人呀,還不快請大夫,若是我有娘個什麼,我定要你們好看。」
魏景薇走到眾人前,看着杏兒笑道,「人是我叫打的,你要誰好看。」
杏兒被她的話堵的一滯,手�厲霆琛蘇卿予��一邊查看李婆子的傷勢,半響才冷冷道:「夫人要整肅大廚房便整肅,為何對我娘下如此重手?我娘在爺還未高中之時便已經在廚房幹活,如今也有十來年了,你這樣不分青紅皂白的打家奴,說出去怕是有礙夫人聲名。這事兒我會回稟老太太,回頭夫人自己去解釋吧。」
說著就招呼幾個下人來抬李婆子。居然一副絲毫不把魏景薇當回事兒的摸樣。
魏景薇心中嘆息,上一世她身為新夫人臉皮薄,性子溫吞,加上始終覺得不能為梅家延綿子嗣心中有愧直不起腰板兒,平日里行事十分溫和,居然讓這些奴才蹬鼻子上臉。
如今知道自己不能生育都是個謊言,那些愧疚早就消失不見了,心中唯有怨恨。
「行,那我們就去老太太面前分說分說。」
杏兒本以為嚇唬嚇唬她便罷了,沒想到魏景薇扭頭便腳步不停的朝着老太太處去了。
她頓時心中有些急。
她娘這些年經常剋扣府里食材,或送與自己吃掉的數不勝數,要真算起來,他們是不佔理的。
但想到太太平日里如何的不待見和作踐魏景薇,她又心中恢復了一些自信。
扭頭急言令色的招呼僕人照顧好她娘後,她也連忙朝着老太太處趕去。
慈安堂內。
魏景薇把發生的事說了一遍,便站在一旁。
梅母坐在主位,她頭髮有些斑白了,身上穿着上好的布料,頭上佩戴抹額墜着一顆大大的綠寶石,這還是魏景薇剛進門時,用自己的嫁妝中最好的寶石,做了送給她的。
呵,真是不值。
很快她抬了抬眼皮子,眼神嚴肅的看向魏景薇,眼中明顯帶着不喜和….不屑。
「魏氏,你一個世家出來的閨中女子,怎麼跟個潑婦一樣動不動就要打要殺的。李婆子年歲大,也是我梅家的老人了,你怎麼能動手呢。說出來多難聽,還世家女呢,我看跟鄉野村婦也沒什麼區別。」說罷嘴瞥了瞥。
魏景薇心中料到老夫人不會幫着自己,在她眼裡自己就是一個幫助他兒子,照顧她哪野種孫子,加上有點錢的傻子。哪會幫她呢?
魏景薇往前一步,低頭脆聲道:「太太你有所不知,我今日已經翻過了賬本,這廚房裡的一應數目都對不上。」
杏兒匆匆趕來,一進門聽到魏景薇的話就暗叫不好,轉眼間便眼圈通紅地哭道:「太太,我娘就快被打死了,你一定要為我做主呀。夫人是主母,但是也不能這麼隨意打殺我們呀。」
她哭的十分悲拗,說著便撲倒在老太太的腳邊,扯着她的裙角,做出一副傷心欲絕又無助的模樣。
梅母用慣了的丫鬟一共有三個,杏兒是個嘴甜的,平日里在她跟前伺候,好聽的話跟不要錢似的往外倒,所以也十分得她歡心。
看着自己喜愛的丫鬟受了委屈,她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魏氏,李婆子這事兒就此作罷,回頭派人找個好的大夫,再送些補品去好好跟人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