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二嫁高門 第7章 _一盾小說
◈ 第6章

第7章

但就算她付出這麼多,梅小琴也一直沒把她這個嫂子放在眼裡,說話做事更是不客氣。她們一家人早知道梅元青在外面養了個張若若,生下了孩子還過繼到自己名下,讓她撫養,卻沒告訴自己。
恐怕自己到死,在這個惡毒的小姑子眼裡,都是個徹頭徹尾的傻子。
梅小琴聽她這麼說自己便想發怒,轉念想起自己懷中的匣子又開心起來,畢竟得了件好寶貝,她便大人有大量,不跟魏景薇計較了。
「嫂子,你的好東西可真多!我剛才又去你庫房尋了件東西用用,過幾日便還你,我看你整日打理家事,又要伺候我母親和哥哥,估計也用不上這種好東西,那我便替你用了。免得東西在那也只能落灰不是。」
說完她也不等魏景薇表態,只是理所當然地抱着那隻看起來異常珍貴的木頭匣子趾高氣揚的便離開了。
見魏景薇也不阻止也不說話,只是默默的坐在那兒。
蓮兒是真的又氣又急,以為小姐心軟的毛病又回來了。險些當場大哭出來。
她可是認得那一隻木頭匣子,裏面裝的可是一整套十分珍貴的紅寶石頭面。
上面的每一顆紅寶石放在京城裡也是珍品,這麼一整套,可是名貴非常!怎麼能讓這種人借走呢!
蓮兒想了想更加傷心了,立馬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小姐!你糊塗啊!那套紅寶石頭面可是當初夫人找遍京城好材料,為你打造的首飾。那可是一套珍品,京中只此一件!夫人特意留給你當做陪嫁的。你怎麼能給了那個梅小琴,她哪裡配這麼好的東西。」
說著便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的好不傷心。
魏景薇看她可憐的樣子,噗呲一聲笑了出來,「蘇兒,還不把這傻丫頭扶起來。這麼大人了,還哭的像個孩子。」
蘇兒無奈上前拉住蓮兒,好不容易把她扶了起來。
魏景薇見她起身後又想繼續哭,好聲好氣的解釋道:「你真是傻,我如今早就看清楚了他們一家的嘴臉,如何還會跟以前一樣。我既然答應了借,當然是已經想好了辦法。」
蓮兒擦了擦眼淚,眼神十分委屈的看向她,有些不信的問道:「真的?」
「真的!」
得到承諾,蓮兒這才擦乾淨臉,露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魏景薇穿好鞋子,披散着一頭烏髮緩緩走到桌邊坐下,瑩白的手指端起茶杯喝了口,才笑道:「你既然都說這東西是珍品,只此一件,那還有何擔心的?她戴去參加宴會,京中不少人識得此物。我的嫁妝,好端端出現在小姑子身上,你猜別人會怎麼說。」
蘇兒眼睛轉了轉便已經明白了小姐的意思,只有蓮兒托着圓乎乎的一張臉,眼裡還十分懵懂。
蘇兒好心解釋道:「到時候別人便知道,這小姑子貪墨小姐的嫁妝。」
蓮兒聽罷眼前一亮,臉上重新掛上了笑容。
這一日魏景薇正在院子里和丫鬟們採摘新鮮的花朵製作脂粉膏子,轉眼便從石子路的盡頭走來一個氣呼呼的人。
梅小琴幾步走到魏景薇面前,臉色氣得漲紅,指着她罵道:「魏景薇,枉我叫你一聲嫂子。你居然拿這種物件來故意欺負我!你知不知道今日我在外頭出了多大的丑,那些人都說我貪自家嫂子的首飾,說我不知禮數!這下我可怎麼出去見人!回頭我定要告訴母親和哥哥,讓他們狠狠教訓你。」
說著還不解氣,走近幾步作勢就要動手推人。
蓮兒反應快,立刻擋在了魏景薇面前,反手推了回去,誰知梅小琴如此不濟事,居然一下就被推倒在地。
她坐在地上灰頭土臉,隨即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魏景薇,「你居然敢讓你丫鬟推我!我現在就去找母親做主!」
說罷站起身便朝慈安堂跑去。
蓮兒以為自己惹禍了,有些惴惴不安,「小姐,我是不是做錯了,待會兒太太和爺肯定要為難你了,都怪我…..」
「你何錯之有?別擔心。」魏景薇淡淡道。
慈安堂內,梅小琴一進去便直奔上首的梅母,坐在她身旁又哭又鬧,把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
「娘,這魏氏居然縱容丫鬟這麼對我!你一定要幫我好好教訓她,那個對我動手的丫鬟也定要打殺了!」
梅母一臉心疼的看着女兒髒兮兮的衣服,仔細檢查了一番確認她沒有大礙後,才臉上怒氣沖沖的對着丫鬟吼道:「還不快去叫魏氏給我過來,難道在紅霞院裝死不成。」
貼身的丫鬟鶯歌還沒走幾步,門口一身華衣的魏景薇便自個兒走了進來,步伐不緊不慢,十分沉穩。
梅母見她不緊不慢的便來氣,斥道:「魏氏,你今兒是怎麼回事,居然讓一個下人對着我小琴動手,快給我把那個以下犯上的丫鬟拖下去打殺了!」
魏景薇看她喊打喊殺全然沒有往日的婆婆架子便覺好笑,幾日前她打個李婆子,便說她是潑婦,沒規矩。
這會兒自己比那一日的自己更甚,卻全然不覺得。
果然是對人一套,對自己又一套,這前後兩幅臉孔,可真叫人噁心。
吵嚷間,魏景薇還來不及說話,便聽到一個清冷的聲音詢問。
「怎麼回事。」
梅元青剛從外面忙完公務回來,準備來慈安堂請安,走到門外便聽到裡頭吵吵嚷嚷的,十分不像話。
他剛走進來,便看到梅小琴眼圈發紅的迎上來,把自己皺皺巴巴十分臟污的裙子指給他看。
「哥哥,你是不知道,嫂子身邊的丫頭真是瘋了,今日居然推我!我今天在外面還被那些夫人小姐嘲笑,說我是…說我是鄉間的野丫頭,不知禮數,上不得檯面。都是因為嫂子的錯!」
梅母也氣呼呼的說道:「真是個攪家精,早知道這樣的話,當初就不應該看她可憐,娶了她回來。如今倒好,居然欺負到我女兒頭上了。」
魏景薇看着他們的一唱一和,心中異常的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