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二嫁高門的小說 第2章 _一盾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外面天色漸暗,一抹殘陽掛在天空,看着窗外的景色魏景薇胸口一陣疼痛,臉色煞白。
她已經病了很久,身子因為病情的一日日加重整個人形容枯槁面色蠟黃,只是透過紙糊的窗戶獃獃的看向窗外。
「小姐,爺….還是沒回來,你先休息吧。」丫鬟蓮兒低聲勸慰道。
魏景薇低下頭,手指緊緊的拽住了身上的厚厚的被子,忍不住捂住胸口痛苦的咳嗽了幾聲,隨後一滴熱淚滴落在被褥上。
自嫁給梅元青後,他整日忙於公務。夫妻見面時間甚少,這次若不是她病得實在太重,說什麼也不會去打擾他。
見她不說話,蓮兒眉頭緊鎖,出門囑咐丫鬟,「待會兒若是爺回來了,要第一時間來通報。」
「是,蓮兒姐姐。」
魏景薇聽見蓮兒的囑咐,心中覺得好笑。
眼淚流得更急了幾分。
她嫁到梅家如今已經十年,在這十年間,她扶持丈夫,讓梅元青從一個小小御史,坐上了如今人人艷羨正三品禮部尚書之位。認真侍奉公婆,在內用心整肅內帷,在外待人接物十分穩妥。
是京城裡人人談起都會贊一句的媳婦典範。
自從大夫斷言她病好不了後,梅家立刻徹底放棄了她。老太太更是早在暗地裡相看好一名叫張若若的美貌女子給梅元青做續弦。
如今,她病了一年就已經門庭冷落,丈夫不聞不問,悉心培養的兒子在即將進門的繼母前邀寵。
人已經以借住的名義住下了,只等她去世,就可以順理成章的上位了。
她為這家付出十年,憑什麼隨意找來一個女人,就可摘取她的果實?
今日稍早些的時候,魏景薇第一次不顧世家女的尊嚴和臉面,派丫鬟出去喚梅元青來,可惜從清晨等到黃昏,再等到晚上殘陽消失。
始終不曾等來,她的丈夫。
憤怒,憎恨,如今就只剩下麻木。
打她娘去世起,爹很快娶了續弦,娘家是靠不住了。
想到這兒,魏景薇又忍不住咳嗽兩聲,拿起帕子連忙捂住嘴,唯恐自己身子每況愈下的消息傳出這個小院兒。
看到帕子上面的一抹殷紅,她神色怔忪,半晌間輕笑了兩聲。
蓮兒沒瞧見血跡,以為她在傷心,勸慰道:「小姐,爺或許在忙公務,還未歸家,你別傷神。當務之急是養好身子,等爺回來才能把那起子狐媚子趕走!」
身子?她身子還能好起來嗎。
她每日都能清晰感覺到一日不如一日。
十年時光熬盡了她的每一滴心血,每次在窗前回想起,都是滿滿的心酸。
梅元青早年間中了狀元時,是京城女兒家心中的謙謙君子,夢中情郎。
當時她繼母入門,只覺婚嫁艱難,沒想到母親去世前已為她打算好,和梅家定下兒女親家。
嫁給梅元青,她自是歡喜不已。
嫁進來後才發現,事情遠遠沒有她想的輕鬆。內帷之事繁雜,人情往來也是一門學問。官場上的利益暗涌,傾軋更是防不勝防。
她努力的站穩了腳跟,因着不孕這層原因,他們夫妻…至今沒有同房。
這件事她羞於啟齒,又總認為生育上虧欠了梅家,便聽從梅家安排,過繼了旁支的孩子養在膝下悉心教導。
想到梅家人居然沒有因為此休棄她,為此,她十分感激,勤懇的管理後院,虧空了身子。
至此落下了病根。
棄她如敝履。
心中的怒火愈加強烈,她強撐起精神吩咐道:「蓮兒,你去跑一趟。務必親自見到梅元青,讓他來見我….最後一面。」
蓮兒眼眶通紅,看着短短一句話便喘的厲害的小姐重重點頭。
轉身朝着門口拔腿就跑。
見蓮兒走了,魏景薇緩了緩,靠着枕頭斂眸休息。
可很快,她便急促的喘氣起來,伸出枯瘦如柴的手便想去拿桌子上放着的藥丸。
但眼前視線漸漸模糊,明明東西就在眼前,她怎麼也夠不着。
突然一聲輕笑,「姐姐如今病重,想要什麼妹妹來做便是。」
說著,一雙白皙漂亮的手便把藥丸遞到她身旁。
魏景薇抬頭,見眼前人一臉巧笑盼兮,臉頰白皙,身子豐腴,搖晃間滿頭的珠翠搖搖晃晃,很是惹眼。
她大致能判斷出來人的身份,:「你便是張若若吧。」
「姐姐好眼力。」
見她狹長的鳳眸流光溢彩,魏景薇問道:「我看你年紀也不小了,為何這麼多年不嫁,如今來做個…續弦。」
張若若眸光一閃,嗤笑出聲,「姐姐有所不知,我和元青哥哥年少便相識,我對他芳心暗許,早早的期盼着能嫁他,做一對兒快活夫妻。」
她頓了頓聲音低沉,「可惜,梅家跟你魏家早早定下兒女親家!這些年,是你佔了本屬於我的位置。我跟元青哥哥青梅竹馬早就情之甚篤!是你!害得我們不能在一起。不過,老天有眼讓你患上頑疾,等你死後,我便能和元青哥哥一起,恩——愛——到——老。」
得意洋洋說完,魏景薇喉中湧上一股腥甜,她強行讓自己咽下去。
眼神灼灼的看着面前的女人,苦澀道:「你是說,梅元青一直喜歡你,只是礙於婚約不得不娶我?」
「不然?你一個生母早逝,父親不疼的人,怎配嫁給元青哥哥?若不是怕毀了婚約於他前途有礙,他哪會娶你。」
魏景薇眼中情緒暗涌,她儘力的讓自己保持最後的體面,死死的撐着床榻不願意倒下。
「原來….是這樣….」
看出她已經是強弩之末,張若若眼神不加掩飾的流露出憤慨和仇恨,半晌撫了撫華麗衣裙上的皺褶。
「姐姐已經油燈枯竭,何必做出一副鬼樣子呢。你享受了十年本屬於我的位置,應該滿足才是。再告訴你一個秘密,你費心照料長大的誠哥兒…是我和元青哥哥的親生孩子!嘖嘖,姐姐,我還要多謝你才是。誠哥兒剛當上了探花郎,這事兒想必你還不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