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二嫁高門的小說 第6章 _一盾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她說完一副便一臉不耐的摸樣,示意魏景薇退下。
魏景薇心中冷笑,果然是野豬穿人的衣裳,裝也裝不像。梅母從鄉下農婦變成如今的京城貴太太時間不過一年多,對於很多規矩和禮儀都是一知半解。
從來沒聽說過,那家的當家主母,居然要給一個刁奴道歉的。
加之梅母平日里行事又十分粗鄙和愚蠢,脾氣還大。曾經兩人出門赴京中太太宴時,魏景薇提醒過她規矩,被她陰陽怪氣的懟回來後,便不再提醒了。
事後在宴會上出醜,她又是責怪魏景薇無能。這樣的爛事兒數不勝數。
緩了緩,魏景薇便扭頭拿過蘇兒手裡早已準備好的賬本。
念道:「昨日慈安堂,共計消耗五隻鴨子,四隻雞,六尾魚,三袋粳米,一袋小米。前二日,慈安堂共計消耗四隻鴨子,五隻雞,三尾魚,還有螃蟹數只….」
見梅老太太狠狠的看向兀自哭泣的杏兒,她才停下,準確的給出了個數字,「光是太太這一個月,廚房就共計支出了三百兩。」
她說完便不再吭聲,梅家在她嫁進來之前是個什麼光景,那是整日的白粥下青菜,吃的梅家全家人,臉色都是綠的。
聽着這些數字,她不信心中沒有想法。
三百兩,夠尋常百姓家吃多久了?
見她這麼說,杏兒忙慌亂的抬起頭,「太太,杏兒一向矜矜業業的伺候你,我娘也在廚房好好伺候你的吃食,還時常關心你的身體,怕食物不合你的口味。她不是這種人的。」
梅母剛剛鬆動的心,一下子又回來了,看着哭成淚人的杏兒,無奈擺手,「罷了,這事就算了,他們下回不會了,魏氏你別不依不饒的,我告訴你…..」
魏景薇抬頭,蹙眉道:「太太,我想說句不應當說的話。你一味的縱容這些刁奴,恐怕傳出去會影響梅家的名聲,對爺在仕途上也十分不利。」
聽到她如此說,梅母抓緊椅子上的扶手,轉頭狠狠看來,「你什麼意思。」
「這些事往小了說,是下面奴婢私吞東西,往大了說,是我梅家家風不嚴,底下僕人手裡不幹凈,以後傳出去,爺還要在朝為官,若是被人知道他連自家都管不好,何以管好別的事?以後如何還有高升的機會?」
她雖然目的是為了給這些刁奴好看,讓他們認清形勢,但是說的也是大實話。
前世這些奴僕也是如此,老太太縱容,她只能百般遮掩府里醜事,不然梅元青想做到禮部尚書的位置,就是個笑話。
事關梅元青了,梅母頓時坐不住了。
她低頭,狠狠的一腳踹開扒着她的杏兒,一改剛才態度的大聲呵斥道:「真是個賤蹄子,往日里你們有些什麼小動作,我也不多過問和計較你們,沒想到會對我兒的仕途有影響!哪是萬萬容不下你們。來人!把李婆子和杏兒趕出府去。」
杏兒不可置信,怎麼轉眼間太太就變臉了,急忙告饒。剛才心高氣傲的樣子頓時不見了。
哭的那叫一個梨花帶雨又可憐。
可惜她一個瘦弱的丫鬟怎麼是粗壯婆子的對手,很快便被拖死狗一般拖了出去。
隔着老遠還能聽到她求饒。
事情到了這一步,底下僕人看魏景薇的眼神明顯不一樣了,眼裡有了一種曾經不曾有的,敬畏!
梅母經歷了這一遭,又是動怒又是驚嚇的,整個人陷在椅子里,幾個丫鬟們忙上前端茶倒水捶腿。
魏景薇心中哂笑,剛才還說要維護,這會兒涉及到切身的利益了,便冷酷無情的直接趕出去。
丫鬟婆子因為手上不幹凈被趕出去,還能有什麼好出路?看看這梅家,從上到下,都是一樣的涼薄。
目的達到,她行了一禮,便告退了。
回紅霞院的路上,微風徐徐,吹在她的臉上格外舒服。
頭頂上的溫暖陽光好似掃清了一切陰霾,讓她心中說不出的暢快。
蓮兒蘇兒跟隨在兩側,嬉笑着打趣,「小姐剛才是沒看見,老太太院子里的丫鬟婆子們往日里是拿鼻孔看我們,剛才小姐退出來的時候,他們居然還行禮了吶。」
蓮兒說著笑出聲,格外的快活。
蘇兒性子沉穩,但微微彎起的眉眼也暴露了她心情很好一事。
魏景薇走的不急不緩,笑着說道:「以前也辛苦你們陪我一起受苦了。」往後不會了。
當天晚上,紅霞院的膳食出人意料的豐富。
往日里紅霞院格外的節儉。
今日僕人們卻端着一盤盤的山珍海味進入魏景薇的房間,直至鋪滿整個雕花的桌子。
走了個李婆子,新上位的婆子許是知道了她的行徑,送來的吃食豐富不說,還十分精緻可口。
這頓飯是前世加上今世魏景薇吃的最開心的一餐,連帶着賞賜了不少菜下去。
整個紅霞院都是喜氣洋洋的。
一大早魏景薇還在睡着,便聽到一個十分刁蠻的聲音響起。
「你們兩個死丫頭攔什麼攔,我來看自己的嫂子都不行了?回頭小心我稟了嫂子,把你們賣到勾欄瓦舍里去當那下賤的窯姐兒,哼。」
她蠻橫又無禮,蘇兒和蓮兒兩人都不是她的對手,居然讓她就這麼闖了進來。
魏景薇被吵醒後,撐着在床上坐了起來,一頭烏黑的頭髮隨意的披散着,白皙**到的臉頰上還透着美夢被打攪的怒氣。
她眼神徑直的看向門的那一頭,見一個穿着打扮十分奢靡的女孩疾步走了進來,臉上還帶着倨傲之色。
見到她後,更是臉上氣呼呼的抱怨道:「嫂子,你的兩個丫鬟可真沒規矩。我可是這梅府的正經主子,他們居然攔着我不準見你。我見你還需要這麼多規矩嗎,你可是我嫂子。這樣的丫鬟,就應該打他們一頓才知道聽話。」
魏景薇看着眼前蠻橫無理的少女,這是梅元青唯一的親妹妹,梅小琴。
前世她對梅小琴不薄,梅家家底薄,但梅小琴喜歡漂亮的首飾和昂貴的衣裳,時常來她的小庫房裡拿東西。更是在外面花錢置辦了不少衣服首飾,這些她都照單全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