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精選篇章竹馬不留情面,我換做他小嬸氣瘋他 第11章_一盾小說
◈ 第10章

第11章

第9章

解除婚約

簡橙今天沒打算來找周庭宴的。

她和孟糖一覺睡到下午一點,從起床到吃飯,孟糖一遍遍重複着嫁給周庭宴的好處,不遺餘力的給她洗腦。

「寶啊,你聽姐姐的,你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拿下周庭宴。

「等你和周聿風的婚禮取消,甭管以什麼理由,你肯定會被推上風口浪尖,到時候看你笑話的人,唾沫都能把你吞了。

「周庭宴就是悶了點,人品絕對是沒問題的。

「秦濯之前就說過,周庭宴是他所有朋友里最值得託付終生的。

「要不是你這些年一頭扎在周聿風那渣男身上,我早給你牽線了。

「你嫁給周庭宴,你能氣死簡文茜,你爸媽你大哥都不敢再冷落你,周聿風天天喊你小嬸,蔣雅薇也得對你點頭哈腰,外人那些看你笑話的也不敢明着嘲笑你……」

孟糖拚命洗腦,簡橙生了賊心,沒賊膽。

從公寓出來,她開車去簡家老宅。

周庭宴那邊還沒消息,她最近靈感又枯竭,在家待不住,所以準備去老宅鬧一場。

找簡文茜算賬,找梅嵐和簡宏雲訛錢,兩個巴掌不能白挨。

昨晚她受的委屈,總得全部討回來。

心情本來挺好,結果半路接到周聿風的電話。

手機昨晚沒電關機了,今天醒了才充電,開機時她看見周聿風的幾通來電,沒回。

正巧當時紅燈,就順手接了電話。

周聿風心情似乎很好,只是話里話外全是諷刺。

「簡橙,這次真要謝謝你了,因為你的無理取鬧,胡攪蠻纏,小叔答應成全我和雅薇。」

他向來知道怎麼在簡橙的心上捅刀子。

「婚禮不會取消,不過新娘換成雅薇,簡橙,恭喜我吧,終於可以娶心上人,終於可以擺脫你。」

簡橙沒說話,把電話掛了。

掛電話是因為綠燈了,掛了電話後她情緒波動的厲害,安全起見,把車開到路邊停下,沒哭,就是難過的很明顯。

難過之後,又長舒了一口氣。

周聿風真要娶蔣雅薇了。

行啊,娶就娶吧,娶了好,她倒要看看,在周家那樣的環境,周聿風和蔣雅薇的愛情,能維持到幾時。

在車裡坐了很久,簡橙腦子裡亂糟糟的,想的最多的,就是孟糖的話。

「周庭宴是你最好的退路。」

在衝動的驅使下,她沒回老宅,給潘嶼打電話,得到回復後,調頭,一腳油門開到京岫集團。

「小叔,你缺老婆不?」

簡橙決定賭一把。

來的路上她都想好了,萬一周庭宴重承諾,真答應了,她就賭贏了,以後周庭宴就是她靠山,她在哪都能橫着走。

如果周庭宴拒絕,也沒事,她就說開玩笑的,然後說另一個請求。

反正,無論周庭宴答不答應,她都不會讓自己丟人。

話已經問出口,簡橙最開始的緊張過後,慢慢的就放鬆下來,端起咖啡喝一口,然後就一眨不眨的看向周庭宴。

小叔,你缺老婆不?

簡橙的這句話,在周庭宴心裏落下一道不輕不重的痕迹。

短暫的征愣後,又擔心自己理解錯誤惹尷尬,決定先問清楚。

「什麼意思?你要幫我介紹?」

簡橙已經過了緊張勁,此刻能冷靜的說話。

「不是介紹,我意思是,您要是缺老婆,您看,我行嗎?」

話音落下,辦公室內針落可聞,寂靜了很長時間。

周庭宴深邃冷冽的眸子始終看着她,修長冷白的手指沒節律的點在膝蓋,手腕上的名表泛着一層惑人的光澤,渾身透着矜貴和禁慾感。

他沉默的時間太久,久到簡橙在心裏嘆氣。

這應該是拒絕了吧。

意料之中,不難過,就是有點遺憾,遺憾這麼粗的大腿她抱不上了。

「小叔,我就是開個玩笑,您……」

「周聿風想娶蔣雅薇,我答應了。」

周庭宴突然打斷簡橙的話,見簡橙一臉平靜,如墨的眸子閃過瞭然。

「所以,你知道了?」

簡橙點頭,「周聿風給我打電話了,刺激我呢。」

周庭宴問的直白,「你想嫁我,是因為被他刺激了?他結婚了,你也要立刻嫁人?報復他?」

「報復?」

簡橙嗤笑,又自嘲,「他心裏有我,才算報復,他現在特煩我,我嫁人,他一點不會在意。

「不能算報復,最多我成了他長輩,會讓他膈應死。」

周庭宴沉默片刻後,緩緩起唇,「所以,為什麼想嫁我?」

簡橙想恭維幾句,說因為你帥你有錢你有魅力,又覺得太假,畢竟她跟人侄子糾纏這麼多年。

思來想去,很坦誠的交代。

「我現在倒霉的事一大堆,您說無論提什麼要求都可以。

「我就想着,反正您沒有老婆,我不如拼一把,如果我嫁給您,那您就是我靠山,誰也不敢再欺負我。」

說完又補一句。

「我知道這個要求很過分,您若是不願意,可以直接拒絕,沒關係,我換一個。」

周庭宴:「如果換,你想換什麼?」

簡橙心說果然,這個要求太過分了,緩了口氣道:

「您能讓周聿風把婚房賣了嗎?

「婚房是我選的,裝修也是我設計的,費了很大功夫,如果蔣雅薇住進去,我膈應,他們要結婚,婚房重新買。」

周庭宴語氣挺遺憾,「婚房我已經讓他賣了。」

「那我再換一個……」

「那就第一個吧,我說無論什麼要求都可以,就會遵守承諾。

「我沒有老婆,也沒有女朋友,你想要周太太的位置,可以,我給你。」

「啊?」

這麼順暢的得償所願,簡橙有一瞬間的懵逼。

說實話,她雖然膽大包天的開口了,但其實心裏篤定的成功率百分之一都不到,就是純靠着勇氣賭一把。

「小叔,」簡橙猶豫着提醒,「您真的想好了?您別開玩笑啊,我這人玻璃心,您要是出了門就不認賬了,我得哭死。」

周庭宴看着她,嗓音磁性渾厚。

「我對你說過的話,都算數。」

這話帶着溫度,簡橙被燙了一下,心道成熟的男人果然有魅力,隨隨便便一句話都像是情話。

「不過,有個條件。」

周庭宴略略一頓,「你知道我和周聿風的關係,一家人,逢年過節是要在一張桌子上吃飯的。

「如果你嫁給我,你就是他小嬸了,見了面你不覺得尷尬嗎?」

他看向簡橙,「如果你有辦法解決這個尷尬,我就娶。」

畢竟,婚姻不是兒戲。

她的心還在周聿風身上沒收回,他怕她後悔。所以,給她時間想清楚,給她足夠的時間冷靜。

……

簡橙和周聿風解除婚約的事,是在一周後傳出來的。

周家開了記者發佈會,沒多做解釋,只說婚約解除,婚禮取消。

當初簡家和周家聯姻,鬧出的動靜很大,圈裡都知道兩人青梅竹馬,後來感情出問題,周家想退婚,簡家不同意,兩人糾纏至今。

簡橙的風評不好,出了名的囂張跋扈,很多人都在揣測周聿風能容忍她多久。

沒想到,在距離婚禮只有三個月的時候突然解除婚約。

真夠狠的。

有人在猜測原因,但大多數人,都是一邊看簡橙的笑話,一邊私設賭局。

賭簡橙多久會鬧,畢竟,誰都不相信她會主動放棄周聿風。

發佈會召開的時候,周庭宴在外省出差,他是當晚回到酒店才聽潘嶼說起。

已經來不及阻止,所以第一時間給周聿風打去電話。

「記者會是什麼意思?把我的話當耳旁風?周聿風,你膽子不小!」

秦濯的生日馬上到了,周庭宴的意思,是等蔣雅薇當眾跟簡橙道歉,把罵聲引過去之後,再讓簡橙那邊發聲解除婚約。

周聿風當時答應的好好的。

「小叔,真不是我,是我媽。」

周聿風實在無辜,他現在還沒猖狂到正面跟小叔作對,發佈會不是他開的,是母親瞞着他召開的。

前兩天母親又啰嗦,說簡橙的壞話,他當時心情不佳,煩躁之餘就多說了一句。

「小叔已經同意我和簡橙解除婚約。」

母親高興壞了,立刻就要開記者發佈會,他當時攔了。

沒敢提蔣雅薇,正好小叔出差了,他就說等小叔出差回來再談發佈會的事,母親明明答應了。

沒想到,母親竟然趁小叔出差,趁他陪蔣雅薇去臨市玩,自作主張召開了發佈會!

他打電話質問。

母親說,「這種事,既然你小叔好不容易鬆了口,就得馬上落實。

「不然等簡橙後悔,又得纏着你,你小叔因為欠她的救命之恩,又得幫她,還有完沒完了!

「媽是為了你好,現在解除婚約的事鬧得滿城風雨,我看簡橙還有沒有臉再纏着你。

「她就算不死心,發佈會都開了,你小叔也不可能為了她,把周家的尊嚴踩地上!」

周庭宴知道周聿風沒說謊。

因為他現在想娶蔣雅薇,不可能在婚前得罪他。

周庭宴給潘嶼要了簡橙的手機號,給簡橙打了個電話。

「還好嗎?」

簡橙知道他想問什麼,發佈會的事她看到了。

「沒事,我知道會有這一天,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了,旁人怎麼說我也不在意,我臉皮厚。」

她洗完澡躺在床上,臉上貼着面膜。

「誰愛笑誰笑,最好嘲笑聲再大一點,等我嫁給你,我就拿着結婚證去砸他們的臉。」

周庭宴:「……」

行,狀態挺好,應該沒事。

簡橙確實沒被發佈會影響,因為現在她滿腦子都是一件事。

如果嫁給周庭宴,逢年過節就少不了跟周聿風在同一張桌子上吃飯。

這確實是個必須要解決的問題。

用長輩的身份壓制周聿風確實爽,但她這麼多年,非周聿風不嫁的戀愛腦委實丟人。

周家有些人就不是省油的燈。

萬一飯桌上有人故意提到她和周聿風的過去,噁心的是周庭宴,尷尬的也是周庭宴。

真把周庭宴惹怒了,時間久了,她的日子也不會太好過,因為是她讓周庭宴丟人了,男人丟面可是大事。

怎麼破局呢?

得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