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餘燼落幕前 餘燼落幕前第9章 李沐然小朋友在線免費閱讀_一盾小說
◈ 餘燼落幕前第8章 酒局在線免費閱讀

餘燼落幕前第9章 李沐然小朋友在線免費閱讀

「來走一個!」

「滾吧你,照你這個喝法一點意思都沒有!」

楚源舉起酒杯想要和李沐然碰一杯,結果被李沐然無情的一句話懟了回去。

正當楚源想要把酒杯收回去的時候,李沐然還是舉起酒杯跟他碰了一杯。

「我只是看你一個人舉着酒杯太尷尬了,喝完這杯按我說的玩!」

楚源看着眼前的李沐然,微微笑了一下,眼中不知道為什麼有些淚水溢出,這種情感他並不能理解。仰起頭一口氣把杯中的酒喝完。

「楚源,你家裡有沒有撲克牌?或者骰子也行,最好是撲克牌。」李沐然同樣把杯中的酒喝完,朝着楚源說道。

楚源拿起一串羊肉串吃了起來,同時在腦中想了想,家裡應該是有撲克牌的,好像在茶几的柜子裏面。

根據記憶楚源去茶几的柜子裏面找到了撲克牌。他將撲克牌扔到李沐然面前。

「怎麼玩?」

「比大小唄,來來來,把這一副牌擺出來。大小王就不要了,拿出來放一邊去。然後一人抽三張牌,三張牌裏面挑一個最大的和對方比,誰輸了誰喝一杯。」

李沐然的酒局小遊戲挺老套的,但確實很簡單也挺有意思的。

楚源從中摸出了三張牌,李沐然緊跟着他摸了三張牌。

李沐然一看牌便笑出了聲,隨後把一張牌扔了出來,楚源低頭一看,好嘛,梅花A,除非自己拿着2,要不然這酒自己是必喝了啊!

楚源緩緩看向自己的牌,臉色瞬間就拉了下來。此刻他手裡的三張牌里,有兩張3一張4,就算是三張牌的數加起來,都趕不上人家一張A大!

楚源無奈的把手中的方片4扔了出去,隨後拿起酒瓶往酒杯里倒了一杯酒,一口悶了下去。

「喲,感情深,一口悶啊!」

「那肯定的,咱倆感情還用得着多說嗎?」

李沐然被楚源的話逗到了。

「那當然了,咱倆可是過命的交情咯,別說一杯酒了,一口氣吹一箱你都行是不是?」

楚源聽到李沐然的話,拍了拍她的腦袋笑罵道:「我跟你心連心,你這是要我命啊!」

李沐然嘿嘿兩聲,把六張牌放進牌堆里重新洗了一下。

這次李沐然先拿了三張牌,楚源在她拿了李沐然牌旁邊的三張。

「喲,李沐然,這把你輸定咯!」

楚源說著,將自己手中最大的牌扔到桌子上,那是一張黑桃2,已經是這堆牌里最大的一張了,除非李沐然也能摸到2,但那樣也只算平局。

李沐然看向自己手中的牌,無奈的嘆了口氣,將自己最大的牌扔了出去。

楚源隨着李沐然的動作,視線下移,只見這次李沐然最大的牌是一張紅心K。這一局是楚源贏了。

李沐然倒完一杯酒後,學着楚源的模樣把杯中的啤酒一口悶了。但好像被噎了一下,打了個酒嗝才緩過來。

「行不行啊李沐然小朋友,你今天晚點別喝多了就行啊!」楚源賤兮兮的對李沐然說道。

「到現在一共就喝了兩杯,連一瓶都不到,這不跟喝水一樣嗎?」李沐然邊說著,邊拿起一串韭菜放到嘴裏。

不過吧,好像是因為韭菜有點長,李沐然放不到嘴裏去,便只好拿了個小盤子,把韭菜全都弄到盤子里,隨後用筷子慢慢夾着吃。

兩人邊玩邊喝,大概玩了一個來小時,一箱酒也被兩人喝的沒剩下幾瓶。李沐然的臉上有些潮紅,畢竟她還是不怎麼能喝酒的。

反觀楚源倒是跟沒事人一樣,只是腦子微微有些發昏,但整個人還是清醒的,臉色基本沒什麼變化。

門外突然傳來的敲門聲讓楚源一愣。他看了一眼手機,此時已經快要九點了,這個點還有誰會來敲他家裡的房門?

楚源有些疑惑的過去開門,趴在貓眼上看清外面的情況。此時凌星落正穿了一身白色的裙子站在屋外,看上去有點小喘,似乎是跑過來的。

楚源回頭看了一眼半躺在沙發上還有些醉的李沐然,還是硬着頭皮開了門,楚源在心中還是不太想讓李沐然和他們見面的。

「累死我了,楚源你幹嘛呢?開門這麼慢。」

凌星落邊說著邊往屋裡走去。

「喲,小生活挺滋潤啊,燒烤配啤酒……不是,你一個人喝了這麼多嗎?」

楚源的視線隨着凌星落的話轉移到桌子上,桌子上還放着他跟李沐然喝酒的酒杯還有剛才沒收拾的撲克牌。只不過剛才還在沙發上癱着的李沐然不知道什麼時候躲起來了。

「今晚我爸媽不回來,索性就滋潤一點,畢竟今天晚上本來是要去吃自助餐的。」

凌星落坐到沙發上,看着桌子上放着的兩個酒杯和撲克牌,有些疑惑的問道。

「你家還有別人嗎?為什麼放兩個酒杯?自己一個人怎麼玩的撲克牌?還買了這麼多燒烤?你吃的完嗎?」

對於凌星落的疑問,楚源並沒有做解釋,自顧自的坐到了剛才自己坐的位置上。

「你怎麼突然來了?你吃飯了嗎?要不一起吃點?」

「不用了不用了,我家裡武館還有些事呢,我過來拿我的毛絨玩具,今天走的時候不是沒拿嗎?」

凌星落拿起沙發角落裡的毛絨玩具,這還是她在遊樂場里打槍贏來的。

「楚源,你自己別喝這麼多酒,我家裡有事就不陪你喝點了,少暴飲暴食,我先撤了,拜拜哦。」

凌星落抱着自己的毛絨玩具急匆匆的離開了楚源家。

楚源望着凌星落離開的背影,不由得笑了一聲。一個毛絨玩具也要大半夜親自過來拿,讓自己回頭送過去不就完了。

楚源半躺到沙發上,對着自己卧室里喊道:「李沐然,她已經走了,你出來吧,別藏了。」

話音落,李沐然從楚源的卧室中走了出來,臉上的潮紅還沒退去,整個人看上去還有些醉醺醺的。

「今晚還喝嗎?把東西吃完就睡覺吧,你現在走路都走不穩當了。」

原本李沐然走路還挺平穩的,被楚源這麼一說,李沐然瞬間感覺自己有點不會走路了,氣的一拳打到楚源身上,有些氣鼓鼓的抱胸在一邊生悶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