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餘燼落幕前 餘燼落幕前第2章 李沐然在線免費閱讀_一盾小說
◈ 餘燼落幕前第1章 歸來的楚源在線免費閱讀

餘燼落幕前第2章 李沐然在線免費閱讀

又是一年暑假,天氣悶的要命,一絲風也沒有,空氣粘稠的好像凝固了一樣。

今年暑假是有特殊意義的一年,嚴格來說,這是楚源上大學來第一次過暑假。但他僅僅只上了半個學期,且他今年已經21了。

楚源睜眼後就坐在沙發上,並不是他不會做飯,只是因為楚建國(楚爸)比他起的早,楚源剛醒的時候楚建國就已經出門買早飯了。

「小源,今天起這麼早啊。」

楚源的目光從窗外移到屋內,從房間里走出來的女人穿着一身睡衣,看向楚源的眼中滿是溺愛。

「嗯,今天和同學約了一起出去玩,時間挺早的,索性就早起來吃個早飯。我起床的時候老爸已經出去買飯了,一會應該就回來了。」

楚源話音剛落,源允寧(楚媽)便走到了他身邊坐下,眼中似乎有些焦急。

楚源見到源允寧這樣,不慌不忙的解釋道:「那幾個同學你都認識,就是上次來過咱們家的凌星落、慕思語、李子辰。我們四個去的就是市中心剛開的那家遊樂場,晚上從家樓下那家自助餐吃飯,你們要是晚上不想吃飯也可以一起來。」

楚源把今天的行程說的很詳細。

楚源話音剛落,楚建國恰好從屋外進來,穿的短袖上已經被汗浸濕,額頭上也布滿了密密麻麻的汗珠,看樣子今天外面很熱。

「小源,允寧,你們聊什麼呢?」

「小源說他今天要去市中心的遊樂場玩,我問了兩句。」

聽到源允寧這麼說,楚建國的表情也變的微妙起來,看向楚源的眼中布滿了擔憂。

這種擔憂並不無道理。三年前楚源剛剛考上大學的那年暑假,因為沒有作業,所以玩的很歡,經常晚上一兩點才回家,不過充其量也就是從同學家打打遊戲什麼的。

但有一日,楚源並沒有回家,而這種情況楚建國和源允寧也沒當回事,只以為楚源是因為玩太晚了從同學家睡了,便沒有過問。直到第二天楚源還沒有回來,楚爸楚媽這才感覺不對,連忙給楚源對同學打電話,但得到的結果卻是楚源前一天晚上就走了,走的還挺早。

也就是說,楚源已經消失了整整一天了!

楚爸和楚媽連忙跑到警局去報案。警局裡的警察十分重視,先是調出來街道上的監控,但可惜的是楚源走的那條小巷子里並沒有安裝監控,完完全全就是監控盲區。於是警察便帶着楚爸楚媽一起出警,將當時的小巷子封鎖了兩天,裏面的住戶挨家挨戶的詢問,但最終一無所獲。

就這樣一直找了兩個月,楚源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楚爸和楚媽像是一瞬間老了十歲似的。楚建國臉上的褶子肉眼可見的多了起來,源允寧原本烏黑的長髮已經變得黑白相間。

最終這個案件也不了了之,楚源也被定為失蹤人口。

三年的時間裏,楚建國和源允寧沒有一刻不在想念楚源。不過這種悲傷的情緒也在隨着時間而慢慢變淡,兩人也慢慢找回了生活下去的動力,就在兩人想要再要一個孩子的時候,楚源拖着疲憊的身體敲響了房門。

打開門的源允寧一瞬間眼睛便濕潤了,大聲的哭了出來,似乎要把這三年所有的委屈都發泄出來。

聽到源允寧哭聲的楚建國立馬從屋裡跑了出來,看到的卻是被源允寧抱着的……楚源!

楚建國的眼眼睛也開始濕潤,重重的將楚源和源允寧抱在一起,似乎這輩子都不想鬆手。

不過不知道是因為力道太重還是怎麼,楚源悶哼了一聲,隨即重重的咳嗽起來。楚建國和源允寧這才鬆開手,仔細看向楚源後,這才猛然發現,楚源不僅僅是看上去虛弱,就連身上也布滿血跡,衣服上都是乾涸了的血跡,臉色煞白,似乎下一秒就要昏死在這裡似的。

楚建國見狀立馬打了120,這天夜裡前前後後忙活到了凌晨三四點才休息下來。不過雖然楚源看上去驚心怵目,但醫院嚴格檢查後給出的結果卻只是勞累過度。

一直到現在,楚源也只是回來了半年多的時間,因為一直設置為失蹤人口,並沒有認定為死亡,學校便一直留着他的學籍,所以沒用多大功夫就辦理了入學。

至於這三年楚源到底去了哪,楚源並沒有說,警察也來問過很多次,但無一例外,楚源的嘴閉的很嚴實。

不過楚建國和源允寧還是覺察到了一絲不對勁,三年前失蹤的楚源雖說身體也不錯,但也只是比同齡人好上那麼一點而已,智商更別說了,拼死拼活才考上了一個大學,只算是中等檔次的。

但回來之後整個人完全不一樣了,記得有一次從老家回來帶了一百多斤自己種的菜,楚建國和源允寧還在犯愁沒電梯怎麼弄上樓,沒想到楚源一隻手就給拎上了五樓,甚至氣都不帶多喘一下的。還有到了大學之後,每次考試楚源的成績都是一樣的分數,標標準準的80分,無一例外,不管什麼科,這可不是碰巧能解釋的通的。

楚建國和源允寧對了個眼色,彼此嘆息一聲,自從楚源回來,他們還沒讓楚源出去玩過,雖然這天早晚回來,但他們還是希望這一天來得慢一點。

「去吧,好好去玩吧,要是錢不夠了再給我說,我先給你轉一些。」楚建國笑着對楚源說道。

楚源點點頭,隨即眼神落到了楚建國手上拿着的早飯上,微微皺了皺眉頭。

楚建國隨着楚源的眼神看向手中的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豆漿的袋子下面壞了個小孔,此時豆漿已經流了一地了。

「哎呀呀呀,快快快允寧,去拿個碗,豆漿都快漏完了。」楚建國立馬用手擠住了豆漿底部的小孔,對着源允寧說道。

還沒等源允寧起身,楚源便已經從廚房裡走了出來,手上拿着三隻碗,楚建國甚至都沒看清楚源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飯很簡單,就是普通的油條雞蛋豆漿,本來楚建國想買個肉夾饃的,不過排隊的人太多了,熱的實在是不想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