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餘燼落幕前 餘燼落幕前第6章 憤怒的…狗啃泥在線免費閱讀_一盾小說
◈ 餘燼落幕前第5章 你可以睡一會在線免費閱讀

餘燼落幕前第6章 憤怒的…狗啃泥在線免費閱讀

市中心的路走的很慢,不過走出了市中心這一段就通暢多了,前前後後花了差不多四十多分鐘才到家。

「怎麼樣楚源,你能自己上樓嗎?」凌星落走在楚源身前,對着身後的楚源輕聲問道。

「我只是回來換身衣服順便洗個澡,又不是要死了。」

楚源不緊不慢的回答道。畢竟剛才上車的時候,楚源已經在汽車的鏡子中看到自己狼狽的模樣。以及……身上凌星落擤的鼻涕。

進了家門後,楚源便走進了房間里,把換洗的衣服拿了出來走進浴室。

「楚源,你把換下來的衣服給我,正好我現在幫你洗了。」

「不用,回頭我自己洗了就行。」

「放心,我不往你內褲里放辣椒面,快點扔出來吧,你讓我在這等多久?」

楚源看着門外的凌星落,輕輕嘆了口氣,把換下來的衣服開了個小縫遞給凌星落,當然,只給了短袖和長褲。

「切~一點也不經逗,好了,你慢慢洗吧,我給你把衣服洗了。」

凌星落話音落,便拿着楚源的衣服走向另一旁的洗手池開始洗起衣服來。

楚源正好趁此機會看一眼今天上午被李沐然踢的那一腳,還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啊,映入眼帘的是腰眼處一個紫黑紫黑色的痕迹,仔細感覺一下似乎還有點疼。

楚源看向門外凌星落那模糊的身影,有些渾身不自在,但還是打開龍頭洗起澡來。

這次澡洗的可真久,感覺都快把自己搓嘟嚕皮了,煙熏出來的黑色痕迹確實很難消下去,不過好在最終在楚源堅持不懈的努力下還是搓了下去。

也幸虧楚源把換洗的衣服提前拿了進來。門口的凌星落洗完衣服後就坐在門口的小凳子上背對着浴室門,不知道在幹什麼。

楚源穿上衣服,從熱氣中走出浴室,這才知道凌星落為什麼一直不動彈,合著洗完衣服坐在凳子上睡著了啊!

楚源並沒有管睡着的凌星落,徑直走進了卧室。簡單收拾了一番後,從抽屜里拿出一個古色古香的小盒子,從中取出一枚帶有繁奧花紋的戒指戴在手上。

等到楚源再出來的時候,凌星落已經迷迷糊糊的醒了。

「楚源你洗完了啊,我什麼時候睡着的?突然就感覺有點困,那倆人還沒來嗎?」

楚源也覺得有點奇怪,就算市中心那邊打車比較困難,但也不至於自己都洗完澡了之後倆人還沒過來。

楚源拿出手機給李子辰打去電話,與此同時凌星落也給慕思雨打去電話。

電話響了沒幾聲兩人就一起接了起來。兩人的說法是一樣的,因為遊樂園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自從楚源和凌星落走了之後,遊樂園的人就全都出來了,別說打車了,就算從手機上叫車都叫不到。無奈兩人就只能去擠公交,結果半路慕思雨被下車的人給擠下車了,李子辰索性也跳下了車,此時兩人剛找了個地方吃午飯呢。

看樣子一時半會也回不去了,索性晚上直接在自助餐門口見面吧。

「嗯?楚源,你手上那個戒指好好看,從哪買的?」

兩人掛斷電話後相視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凌星落的目光下移,看到了楚源戴在手上的那枚戒指,有點疑惑的問道。

「一個朋友送的。」

「能給我看看嗎?反正閑的也是閑的。」

楚源沉思了一會,最終搖了搖頭。「這東西好像是開過光的,別人不能碰。」

楚源撒謊了,一般人怎麼會拿個戒指開光,更何況這東西看上去最多算是個現代工藝品,一點年頭都看不出來。

「那好吧。」

「現在還不到一點,中午就簡單吃點吧,晚上再好好吃一頓。楚源,你想吃什麼?」

凌星落邊問邊走向冰箱。

「你看冰箱里有什麼就做什麼吧,我都行。」

凌星落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楚源,這傢伙為什麼天天過的這麼佛性?不過還是拿出了半塊還剩下的咖喱做了頓咖喱飯。

凌星落做的飯很好吃。但其實此前她幾乎沒做過什麼飯,都是這半年才剛開始學的,也算是天賦異稟了,基本什麼飯到她手裡都能做的很好。

唯一一次失敗的飯是番茄牛腩。

這頓飯吃的很快,吃完飯後有些尷尬的坐在沙發上,畢竟一男一女兩人共處一室。

當然,只有凌星落是這樣想的,楚源只是翹着二郎腿在一旁刷着手機。

「楚源,你平常玩什麼遊戲嗎?這樣干坐着有點無聊吧……」

楚源看向凌星落,隨即在手機上划了幾下,然後將手機遞到凌星落面前。

凌星落有些疑惑的接過手機,畢竟之前楚源從沒和他們一起打過遊戲。

「額……這就是你玩的遊戲?」

凌星落看着手機上顯示的「開心消消樂」,臉色瞬間黑了下來。同齡人玩的遊戲大多數都是聯盟,吃雞,原神,崩鐵……什麼什麼的,結果你遞過來一個開心消消樂?

「下個遊戲咱們一塊打吧!你看看你想玩什麼?」

凌星落將自己手機解鎖,遞給楚源。

「我實在是不想玩遊戲,一般也就刷刷短視頻了。你要是覺得無聊可以睡一會。」

楚源一本正經的回答道。

「我嚴重懷疑你要把我騙上床,現在我要反擊了!」

凌星落說完話,把楚源的手機扔到一旁,抬起一條胳膊勒住楚源,另一隻手還做出拿刀的手勢不斷往楚源腰上戳。

「嘶……」

不知道是凌星落有些太用力了還是戳到了楚源腰上的傷痕,楚源皺起眉痛呼一聲。

「你還喊上疼了?剛才那股囂張氣焰呢?」凌星落不以為意,繼續做着囊刀的手勢。

「等一下等一下,我輸了我輸了,我這裡是真有傷啊!有點疼,你先放開我。」

楚源被凌星落勒的有些喘不上氣來,連忙拍了拍凌星落的胳膊表示投降。

凌星落放開楚源後立馬掀開楚源身上的衣服,這一掀可把凌星落整不會了。畢竟楚源身上是真的有一個紫黑色的傷痕!

「這!這是你今天在鬼屋裡弄的嗎?抱歉抱歉抱歉,我真的不知道,我還以為你在開玩笑!還疼不疼?」

楚源偏頭看了一眼傷痕,搖搖頭表示不疼了,像這種程度的傷他還真沒當回事。